假期到,时光好,我的暑假谁做主?

2017年07月13日08:4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我的暑假谁做主?

母女俩

全家福

武千寻

大学生

■ 王小雪 河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大四学生

复习实习两不误

即将步入大四的我,已经过了让父母来为我规划暑假的年纪,再加上我的父母比较民主,很少干涉我的假期生活,更多的时候会选择尊重和支持我的想法。

上了大学之后,假期不再被各种作业占据,所有的时间都由自己安排,也就有了更大的自主性。这个暑假是大学4年最后的一个暑假,我没有以往假期那种如释重负、轻松自在的感觉,反而比以往任何一个假期都忙碌,因为我要一边为12月考研作准备,一边还要参加暑期社会实践。由于我所学的专业应用性很强,归根到底要落实到实践中去,所以我想好好利用这个假期,真正到一个与所学专业相关的单位实习一段时间。只有这样,我才能知道自己的不足,才能有针对性地学习。同时,实习也算是对工作状态的提前体验和适应,懂得了工作的不易,才会更加珍惜学校的时光,让自己努力学习。

我在长大,父母也在逐渐衰老。他们已从命令要求我必须做什么到现在和我商量做什么,基本上不再争吵。要说有什么不和谐,最大的分歧就是我是否考驾照这件事。

父母一心让我考,我却违拗他们的意愿。所以每次一提起这件事,我们总会不欢而散。其实我心里很清楚,父母是从长远考虑,上高中时老师也说过21世纪必不可少的“3把钥匙”——电脑、驾照、英语。学会开车眼下是每个人都要掌握的一项技能,但我这个人永远只做最紧迫的事。大一升大二的那个暑假,我没有去考驾照是因为报了计算机课程,之前很少接触电脑,所以连基本的电脑操作都不会。我觉得作为学生,会用电脑比会开车更重要也更现实。之后的假期,父母也时时提起考驾照的事,但我都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父母既知此事无果,也了解我性格执拗,所以也不再多言。

感谢父母的开明,让我从小到大都能够“我的暑假我做主”。

小学生

■ 陈林濠 吉林长春 东北师范大学第二附属小学六年级

争来一票否决权

要是问我暑假想怎么过?我想还是放松一点儿,毕竟这是我在小学时代最后一个暑假。上课我不反对,但不想上得太多,一天一节课就够。时不时约上就要分手的同学们出去游泳、打球、聚会,何乐而不为呢?可是有的家长为了能多上一节课,偏偏舍弃孩子与同学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我真的不理解,很想问问他们:“你们认为孩子那一节课会好好学、认真听么?”那一节不必要的课还可以补回来,而孩子与自己同学的那最后一段美好时光却再也补不回来了。暑假中的孩子,不应该被作业、课后班压得透不过气,而应该课不多、量不大,轻轻松松。

我记得两年前的那个暑假,同样也是这课那课、这班那班如滔滔江水般向我涌来,我拒之又拒,拒完又来,拒之不得,就只好欣然接受。直到有一天被妈妈送到一个没听说过的课后班,我着实失去了学习的动力,一上课就没精打采。过了几天,爸妈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就不再让我上那个课后班了。也是从那次“罢课”开始,我在家里获得了对课后班的一票否决权。

家长将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固然没错,可我想“有志者,事竟成”,孩子学习好总不会都是逼出来的吧?自己愿意学、认真学比什么都强!我爸妈现在就常对我说:“儿子,小学时代开心最重要!”这不,这个暑假他们只报了几个我喜欢的班,而且在旅游方面让我完全作主,想去哪里、想和谁去都由我来决定。

放假就是让我们放松。如果放假还东奔西跑赶场子,比上学都累,那放假还有什么意义?

下一页
(责编:赵佳(实习生)、熊旭)

推荐阅读

全国各地2017高考分数线及分数段分布情况 目前,2017年全国各省区市录取控制线、分数段分布情况正在陆续发布。志愿不会报?免费在线提问帮帮团专家,等你来问! 【详细】

原创报道|教育访谈录|大学排行榜

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 根据《意见》实施改革后,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组织职称评审、自主评价、按岗聘用。条件不具备、尚不能独立组织评审的高校,可采取联合评审的方式。【详细】

毕业典礼|校长访谈|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