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是需要管理的

南红英

2019年07月29日09:54  来源:人民网-教育频道
 

阅读管理的第二重境界——管理元认知能力

让学习者善于储备阅读元语言,善于监控自己的阅读,这就是元认知能力。阅读元认知是对阅读认知的认知。包括掌握阅读元语言和运用阅读元认知策略。

语法和符号是最基本的阅读元语言。在语言学上,一个句子有两个构件,一个是语法,一个是词语。其中,语法是句子的结构形式,词语是语法的表现形式。语法的表现形式构成文学符号。如果把一个文本当做一个句子来认识,其语法是文本的潜在结构,其词语是文本的意象或者故事情节之类,即符号。那么语法和词语在理解句子中的作用,同样适用于结构和符号在理解文本中的作用。这叫做把文学语法符号化。我这里引用一点索绪尔语言学中关于符号的内容:“语言符号连接的不是事物和名称,而是概念和音响形象”。

事物是客观的,物质的,实在的物体,有形的;概念则是对这样一种有形的物体的高度抽象概括,精准的、完全的总结。一般情况下,同一概念有着不同的“音响形象”,这也就在一定程度上能解释不同国家在指称同一事物时所展现出来的不同性。概念和“音响形象”,是符号的内容。概念是一定的,“音响形象”却不是唯一的。明白这个,想要说明什么呢?

要保持稳定有效的阅读,理解文本的语法和符号,是十分必要的。速度快的阅读者会运用文本语法——潜在结构,迅速掌握文本基本信息。以《西游记》为例。《西游记》的语法就是“取经者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通过困难获得成长;用词就是“取经与磨难”——这是贯穿整本小说的语法和词语。不管故事表面多么异响纷呈。再看《老人与海》:取经=取鱼,语法是“取鱼者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通过困难磨难,完成人生的价值和意义。这样《西游记》和《老人与海》的阅读就打通了。因为他们有相同的语法结构和主题,接着你就会发现原来“取X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的语法模式,古今中外,多少小说都在讲这类故事,因为这是人成长和实现自我价值的故事,全世界是共通的。尽管作品是由古往今来、天南地北的某一位作者独自写出来,但是它里面凝结了人类思维最普遍的东西。所以,具备发现潜在结构的能力之后,学生自己会去找更多的同类作品进行比较阅读。比如《红楼梦》和《安娜?卡列尼娜》,《了不起的盖茨比》与《红与黑》,《边城》与《海的女儿》等,故事里边的荣枯盛衰、生死穷通的道理和“潜在结构”是一样的。掌握文本语法化符号化的目的是可以勾连起一大片文本来阅读。将书一本一本读下去,就不再是困难的事情。

对于创作元语言的认知,也可能每个读者的理解都不一样,只有通过阅读去慢慢尝试和理解。对于太小的孩子,不用给他们这些概念,他们在阅读中即会有他自己的阅读体验和情绪体验。

(责编:实习生(褚昕岚)、熊旭)

推荐阅读

《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发布 教育部近日发布了《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对去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各项数据做了全面的统计。 【详细】

原创报道|

教育部等六部门发文规范校外线上培训 教育部等六部门日前联合印发《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意见要求,不得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 【详细】

原创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