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蓄意制造的纷争

2017年09月07日09:12  来源:人民网-教育频道
 

新考纲下来,汉语文学科从此更名为汉语,并且增加了文言考试成分,尼玛顿珠老师搜集整理了古代文化常识,印发给各班同学,总共两份试卷那么多的内容。涉及面较广,包含常见借代词、作者作品、中国文学之最、文化常识、诗句与人、一句话评书、人的称谓、谦称、敬称、特殊称谓、古代官职任免升降、地理部分、天文部分等。如果就这么一发了之,我想即使再怎么强调重要性,同学们接受的效果都不会理想。于是我采取了知识竞答的方式,激发同学们记忆的兴趣,效果相当明显。

星期五刚好是1416班的汉语晚自习,我上午带大家训练了十道关于句式转换的题目后,将古代文化常识卷子发给同学们,让同学们做好准备,晚自习要在班上开展知识竞答,选出班级记忆达人。同学们觉得这个活动挺新鲜,于是纷纷拿起卷子,从头到尾地熟悉、记忆起来。我则不停地绕着班级转圈子,随时解答同学们预习时遇到的各种困难。看得出,大家热情高涨,都在特别认真地准备着。

晚自习总共两节课,第一节课时同学们就迫不及待地等着我发号施令,大家其实也搞不清我到底要以怎样的方式进行这项活动。我知道,如果第一节就开始,大家肯定准备得不很充分,效果会大打折扣。于是我故意问大家都准备好了吗,不少成绩一般的学生起哄说好了,我观察有几个成绩好的学生直摇头。于是我就装作格外开恩的样子,多给大家准备一节课,下节课正式开始。同学们听我这么一说,便都埋下头,认真地准备起来。我继续在班级转圈,像是一个老农,欣赏着自家庄稼地里的苗儿慢慢拔节长高。我知道这些古代文化常识正在慢慢浸入孩子们的心坎。

第二节课铃声一响,大家就翘首期待着我的动作。可是我心里有本账呐——与其让四个小组各推选一个代表参加竞赛,其他近50个学生充当看客,不如让全体同学在之前准备的基础上,进行更深入地记忆。但我又不能扫了大家的兴,便故意说,现在请各组推选出代表参加PK。其实,我知道在推选过程中,同学们肯定会扭扭捏捏,一时是定不下来人选的——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果不其然,各组同学,一会儿后面大帮同学指着前面某某某,一会儿前面同学推举后面的谁谁谁,忙得不亦乐乎,一时间喧闹的班级仿佛是在搞什么节庆活动。

这时候,该我说话了,我显出十分遗憾的神情说,既然各组代表很难产生,我倒有个好办法。同学们这时安静了下来,等吊起大家的胃口后,我说咱们不如通过海选产生代表,就是同座位间相互提问,一局定胜负,如果平局继续提问,直至产生胜出者。各小组六排座位,按照一二排、三四排、五六排分成三队,每队两名胜出选手再进行PK,产生本队选手,最终三队选手依次进行PK,产生本小组冠军。同学们很聪明,规则说出后,大家马上就心领神会,开始动起来。

同学们依据规则,先是同座位间,后来前后小队之间,顺次相互提问。有的实力悬殊,轻松拿下;有的势均力敌,平局再平局,难分高下。整个班级,这里一团,那里一堆。胜出者信心百倍,一战再战;失败者也不丧气,热心观战。我依旧是来回转圈,走走停停,像个督战的将军。这场由我蓄意制造的混乱,我非常满意!

经过长时间的奋力拼杀,各小组的冠军终于产生。我将四个小组冠军编成次序,一组和四组先产生的冠军,于是一组跟四组,二组跟三组,冠军间对决,最终产生的优胜者进行班级冠亚军争夺。比赛越来越集中,焦点集中在了几个人身上,我看到也有好些个同学坐在座位上,没有拥过去观赛,显出遗憾和不甘心的样子,于是我的心里又产生了一个更坏的主意。

当班级总冠军最终产生后,我和同学们以热烈的掌声向央宗表示祝贺,并请其他三个组的小组冠军起立,我高举起双臂,当空伸出两个大拇指,夸张地向他们每个人表示祝贺。

所有的仪式完毕之后,我宣布“第一轮”班级冠军产生。大家表示纳闷,怎么是“第一轮”,难道还有第二轮?我趁机跟大家讲,今天的第一轮比赛就此结束,大家可以休息一下。那些曾经战败的同学,如果你不服气,不甘心,明天的汉语课将会有个复活赛机会,希望你们课后再好好准备,在复活赛上挑战“第一轮”冠军。如果你赢了,你将是本次活动的班级擂主。但前提是,挑战者在挑战前,首先得经过冠军五次提问,如果顺利通过,方有资格挑战冠军。

说到这里,那些垂头丧气的失败者,再次燃着了雄心,拿起笔,在两张卷子上圈圈画画,很认真地准备着,为了明天的复活……

(曹国彬)

(责编:熊守朋(实习生)、申宁)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

全国各地2017高考分数线及分数段分布情况 目前,2017年全国各省区市录取控制线、分数段分布情况正在陆续发布。志愿不会报?免费在线提问帮帮团专家,等你来问! 【详细】

原创报道|教育访谈录|大学排行榜

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 根据《意见》实施改革后,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组织职称评审、自主评价、按岗聘用。条件不具备、尚不能独立组织评审的高校,可采取联合评审的方式。【详细】

毕业典礼|校长访谈|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