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声可以证明

2017年09月07日08:48  来源:人民网-教育频道
 

在西藏教学,我一贯秉持轻松幽默的教风,喜欢跟学生们逗逗趣,觉得那样会让课堂气氛更加活泛融洽些,便于课程开展。可是今天,我到16班,张嘴刚刚开始,前排几个女生就懊丧着脸央求我说,老师今天能不能别开玩笑了。

“怎么啦,孩子们?”我马上问道。

“大家心情不好。”

“为什么?”

“我们班球赛输了!”不知从谁的牙齿缝里挤出这么句话来。

难怪班上气氛不大对劲呢!往常只要我一进教室,同学们必然会客客气气地跟我打招呼“曹老师好(“好”字往往发成“豪”的音)!”几个调皮的男孩子还会故意混淆时间地,用藏语问候我:明明是早上,他们会说“老师,尼基!”;明明是晚自习下,他们却说“老师,晓巴德勒!”其实,他们也清楚,我是明白这些藏语的意思的,“尼基”相当于“晚安”,“晓巴德勒”相当于“早上好”。我还知道,“突基切”相当于“谢谢”,“其珠德勒”相当于“中午好”,“洛萨拉扎西德勒”相当于“新年好”,“次仁”相当于“长寿”……因为这些都是他们教会我的。当然,我也知道他们完全是在跟我开玩笑,我权当这些是藏语听力辨析锻炼了。

这段时间高三各班级间正举行着高中篮球告别赛,学生们一个个热情似火。谁不知道球赛对这帮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是多么重要?胜负对班集体是多么重要?可输了球,我该如何帮助他们呢?几句安慰的话此时显然苍白无力。对!响鼓还需重锤敲!

我突然大起声来,挑衅般地说:“输得好!……输得好!”全班顿时静下来,同学们肯定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什么。那帮坑着头正在自责的小伙子们,也个个红着脸,群情激愤地望着我。女生们弱弱地问我,老师,您说什么?

“我在说‘这场球赛输得好!’”我再次高声宣布,觉得不过瘾,又“添油加醋”地补上,“我是早晚都盼着大家打输这场球赛呢!”这还了得!教室里立刻炸开了锅。大家矛头一致对向我,叽叽喳喳地表示愤慨。

火候差不多了!

吊足大家胃口后,我马上解释道:“想知道为什么吗?”

“想!……”

“正所谓‘球场失意,考场得意’嘛!”

同学们立刻转怒为喜。原来是这样的,亲爱的汉语曹老师幸亏没有背叛我们!他那么爱大家,又怎么会背叛我们?大家静下来听我继续说:

“同学们,4月29日就要二模啦!我们不要因为输一场球就灰心丧气,而应该将全部精力投放到复习备考中去呀。输一场球一场游戏算得了什么,咱们能在考场上成为大赢家,何乐而不为呢,是吧?”同学们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开始从失败的阴霾中走了出来。

我重又翻开他们学习成绩的变迁史,刚进高三时年级14名,第二次月考年级11名,第三次月考年级8名,期末考试第4名,一模考试年级第2名。“直线上升趋势,这才是我们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同学们,在商言商,在位谋政,咱们是中学生,又是即将参加高考的考生,就个人人生、家庭命运,乃至民族发展来说,伟大的使命此时正庄严摆在我们面前,我们需要有勇气有魄力有能力担起它!”

“当然,输一场球说不重要其实也很重要!”我又重把话题拉了回来,不切中肯綮是难以说服他们的。尤其是那些小伙子们更为认真地再等待我下面要说的话。

“为什么输球?原因分析过了吗?是对手太强大,还是内部不够默契?”同学们欲言又止,还是认真地听我说。

“其实,篮球场上的成败,跟学习成绩的进步与落后是一个道理。不是吗?我们在学习上同样也面临许许多多强大的对手。一模虽然考了第二,但毕竟年级里还有第一的班级我们还没能突破;即使下次考了第一,西藏还有拉萨中学、北京中学、拉萨一高、日喀则一高等兄弟学校,可谓高手如林,人外有人。”

“对手强大,方见我们不足。复习备考道路上还有许多工作等着我们去做。我们要拧成一股绳,互相帮助,彼此加油,就像篮球场场内比赛场外观战的我们这个集体,荣辱与共,风雨同舟!”

孩子们的确被我说动了,教室里此时的热烈掌声就是证明。

(曹国彬)

(责编:熊守朋(实习生)、申宁)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

全国各地2017高考分数线及分数段分布情况 目前,2017年全国各省区市录取控制线、分数段分布情况正在陆续发布。志愿不会报?免费在线提问帮帮团专家,等你来问! 【详细】

原创报道|教育访谈录|大学排行榜

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 根据《意见》实施改革后,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组织职称评审、自主评价、按岗聘用。条件不具备、尚不能独立组织评审的高校,可采取联合评审的方式。【详细】

毕业典礼|校长访谈|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