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生还到雪域高原来

2017年09月06日16:08  来源:人民网-教育频道
 

一、我们可以叫你"强哥"吗

"上课!"

"老师好!"

"请坐!"

我首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我姓曹名强,来自于安徽省池州市青 阳县,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九华山就坐落在青阳县境内,我出生农村,父母都是农民,我从小就喜欢读书,喜欢上学,更喜欢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表扬我的感觉。可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教育不象现在这么发达,农村教育更落后,我也只是勉强刚达到普通高中分数线。记得高一报名那会儿,我的名字排在全班最后一个,班主任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要加倍努力呀,虽然现在在最后,但是并不代表永远在最后。那时,我感到多么的羞愧,初中不该懒散,我又感到多么的不甘,自尊心太受打击,于是我暗暗的下定决心,一定要为我自己争口气,不能让别人瞧不起。所以我上课认真听讲做笔记,课下认真复习,到了期中考试我就考了全班第四,当时连班主任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就这样我三年如一日,凭借自己的毅力和坚持要为自己和家人争口气的精神顺利地考上了大学,毕业后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老师也不是圣人,这就是我的学习和成长经历。"啪啪啪"教室里响起了经久不息的雷鸣般的掌声。或许这样一说,马上拉近了我与学生们之间的距离,这时有个胆大的同学说,老师,我们可以叫你强哥吗?我笑笑说“可以"。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第一节课。

二、老师,我有点懵圈

课堂上,我刚刚讲完了用正弦定理解SSA型三角形,分已知角A为锐角、直角、钝角三种情况讨论,进而得到解的情况。有个同学站了起来,先介绍了一下自己名叫扎西次仁,问能不能让我把角A为锐角的情况再说一次,说他听的似懂非懂,有点懵。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又再讲了一遍,当我再次用目光询问他时,我看见他一脸灿烂的微笑。是啊,作为老师,我没有理由拒绝学生的请求,我更没有资格去扼杀学生对知识的渴求,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认认真真的、不厌其烦的讲解知识点,解决疑难问题,正所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三、老师,下周一见

今天是星期五,我在高二(12)下午有两节连堂课,按照我的备课计划,有条不紊地对第一节的内容进行总结,先梳理知识点,然后再讲解重点题型。对于每一道题,我重在分析,强调知识点在本题中是如何运用的,解题时又用了什么样的思想和方法,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循循善诱,探索着已知与未知之间的神秘联系。学生一会儿紧皱眉头,口咬笔头,大有疑惑之处,一会儿又神情放松,眉开眼笑,大有醍醐灌顶之感,柳暗花明之意。下课的铃声响了,"老师再见,下周一见",就这样,我结束了援藏的第一周教学,学生收获的是沉甸甸的知识,而我收获的是满满的感动和终身难忘的回忆。 

(曹强)

(责编:熊守朋(实习生)、申宁)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

全国各地2017高考分数线及分数段分布情况 目前,2017年全国各省区市录取控制线、分数段分布情况正在陆续发布。志愿不会报?免费在线提问帮帮团专家,等你来问! 【详细】

原创报道|教育访谈录|大学排行榜

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 根据《意见》实施改革后,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组织职称评审、自主评价、按岗聘用。条件不具备、尚不能独立组织评审的高校,可采取联合评审的方式。【详细】

毕业典礼|校长访谈|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