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藏文小老师

2017年09月06日16:02  来源:人民网-教育频道
 

上午三四两节课,高三(1)班。因为高一军训,他们的大课间活动临时取消,我就提前进班。孩子们马上簇拥上来,有说有笑,问这问那。一个小姑娘热情地递过来一个布袋,要跟我分享从家里带来的奶渣圈。布袋里装了好多乳白色的奶渣圈,我拿了一个搁进嘴里,奶香四溢,然后甜,最后酸。小姑娘非得让我多吃点,我说马上要上课了,盛情难却就又抓了一把。小姑娘笑盈盈地将布袋递到其他同学身边,请大家品尝品尝。孩子们问我奶渣什么滋味,有的劝我含在嘴里品味,有的说嚼着吃更带劲。我被臧家孩子们的热情团团包裹着,幸福无比!

洛桑仁增,我的汉语文课代表,我的藏文小老师,挪过椅子坐在我的近旁,取来纸和笔,煞有介事地跟我比划着牛奶和酥油、奶渣的关系。原来,牧民们把牛奶打制分离出酥油以后,剩下的奶水用火煮沸后冷却就制成奶渣。他风趣地说酥油和奶渣是一母同生,牛奶就是那妈。这话把教室里本就热烈的气氛给瞬间点燃了,我和同学们被他逗得哈哈大笑。

接着,洛桑仁增向我询问了藏语学习情况,我说30个藏文字母,对照拼音可以读出来,但是不懂笔顺,写不出来。他爽快地说要回去把笔顺一一写清楚给我练习。说实在的,这段时间忙着备课、上课,还要买菜、做饭什么的,没有完全协调好时间,原本计划每天坚持诵读默写藏文字母的,却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事搁在心里我没往外说,我可不愿意给他们留下坏印象,当个坏榜样。我决心重振旗鼓,暗自下功夫,等哪一天小有收获,再在他面前“显摆显摆”。一则证明自己学习有了进步,二则让他也有教育的成就感,三则增进咱们师生友谊。一石三鸟,我是这么盘算着的。

仁增做我的藏文老师,这一师生关系是在(1)班第一个汉语文晚自习上确立下来的。那晚讲完课后,我一边欣赏班级墙报和黑板报,一边夸赞同学们手写的藏文多么漂亮。他坐在讲台近旁,问我:“老师,您想学藏语吗?”我说:“怎么不想,太想啦!进藏之前我就有这个学习计划了,你可以做我的藏文老师吗?”他立刻挺直腰杆,拍着胸脯爽快地说了一句“No problem!没问题!”我打心里喜欢这个学生,哦不!我的藏文老师!看得出同学们都对仁增流露出艳羡的神情,我立马面向大家说道:“学藏语,我是零起点,大家都应是我的老师,一定要多多帮助我哦!”一语未了,班上同学此起彼伏,拖着长声喊道:“好……的……”“No problem!”

没想到第二天的汉语课刚下,洛桑仁增就拿出练习本递给我,上面工整地写着30个藏文字母和数字一到九的藏文。其他同学这时也围拢过来,跟在他后面,一个一个,一遍一遍教我怎么念。藏族孩子天生的热情,真的深深感动着我。我不止一次地在课堂上直呼他们为雪域高原上的精灵。

因为是汉语文课代表,仁增跟我的交流更加频繁些。我的这位藏文小老师,他从来都是自报家门,自己的偶像是马云,渴望上的大学是同济大学。他说上海四大知名高校分别是复旦大学、交通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和同济大学,他就看中同济了。说这话时,他的目光很坚定,不像在开玩笑。小伙子志向远大,在同龄人中,他的目标似乎更明确些。我说最后一年,勤奋拼搏,完全可以实现这个梦想。

正因有着亦师亦友亦生的亲密关系,我的汉语文课,几乎每一节都是讲者酣畅淋漓,听者津津有味。我愿在这么和谐的氛围中,带领每一位藏族孩子领略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帮助他们学习汉语文的精粹,圆上美好的大学梦。

(曹国彬)

(责编:熊守朋(实习生)、申宁)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

全国各地2017高考分数线及分数段分布情况 目前,2017年全国各省区市录取控制线、分数段分布情况正在陆续发布。志愿不会报?免费在线提问帮帮团专家,等你来问! 【详细】

原创报道|教育访谈录|大学排行榜

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 根据《意见》实施改革后,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组织职称评审、自主评价、按岗聘用。条件不具备、尚不能独立组织评审的高校,可采取联合评审的方式。【详细】

毕业典礼|校长访谈|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