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晟康:徒步一带一路,一场看不见的旅行

2017年08月08日18:49  来源:人民网-教育频道
 

编者按:7月24日,来自北大、清华、北航等高校的首都大学生采访团,赴西安—杨凌—兰州—敦煌—张掖进行“穿越千年丝路,寻找中国印记”集体采访活动,探寻千年丝路中的往事,触摸丝路的传承和发展,于探寻中学习,于采访中传承。本次采访活动由北京市委教育工委、人民网联合主办。

“你迟早会死在路上的。”

这不是曹晟康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甚至因为听过太多遍而对此有些习以为常,曹晟康的想法也一如往常:“无数人说过这句话,但我还活着,这就足够了。我就凭一根盲杖,一副墨镜,一个人,几个简单的英文单词,为数不多的资金,就是我的全部,又不是我的全部。”

7月19日,曹晟康从北京出发,开始一场新的徒步旅行。通过微博沟通后,记者很快拨通了曹晟康德电话。他将这次徒步旅行称为“徒步一带一路”,线路契合了如今一带一路倡议中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而他的第一个目的地,就是古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安。

“这一程一共1100公里,大概会走到八月底。接着就是嘉峪关,敦煌等等,用古人的方式,沿着古人的丝绸之路走嘛。”曹晟康说起自己的规划。

8岁时,一场车祸夺走了他的视力。右眼完全萎缩,而左眼也只能看到一丝光亮,从此他的世界陷入一片混沌。18岁起,曹晟康开始学习推拿,2001年来到北京的一家按摩店打工。此间他曾萌生过一个奥运梦——先后训练了跳远、短跑、柔道等等。

虽然最终没能参加北京残奥会,但曹晟康却从中重拾了自信。工作后,曹晟康开了自己的店,有了一定的积蓄,便开始尝试徒步旅行。仅仅五年之内,便徒步走过六大洲,走进三十四个国家,徒步穿越过沙漠,尝试过攀岩。曹晟康还是第一个攀登上乞力马扎罗雪山的中国盲人,第一个帆船帆板盲人选手,还去过大学演讲……

“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的事情,我做到可能。旅行不仅是富人、健全人的特权,残障人同样可以旅行。旅行是一种活法,一种把梦想变成现实的过程。”曹晟康说道。

曹晟康没有系统学习过任何一门外语,能说的也只有几个最基础的英文单词,但却孤身一人在数十个外语国家里短期居住过,多数穷游的旅程中,他需要居住在老外的家里,仅凭借肢体语言交流。作为报答,身为正骨推拿师的曹晟康也会为这些外国友人免费推拿,为他们带来这种来自东方的神奇体验。

“徒步行走一带一路这个计划的后期,还会延续到古丝绸之路上的其他国家,”曹晟康介绍道,“我现在正在练习盲人书法,因为看不见,需要用手记住笔画,在国外的时候也是一种文化交流,将中国文化传播出国家。”

说起这次“徒步一带一路”过程中的所见所闻,曹晟康笑道:“路上碰到的事情与人太多了,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给了我特别多有爱的回忆。路上有人送了我们一颗大西瓜,我们背着走了十几公里。在餐厅里吃饭的时候,有人听说我是从北京走来的盲人,悄悄帮我把单给买了,三四十块钱的午饭,我也看不到是谁买的单。有一次吃河北火烧,老板只收了我们三分之一的钱。太多了,故事太多了。”

这一次,曹晟康并不孤单,和他同行的还有一个青涩的面孔——就读于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大一学生吴凡,他将和曹晟康一起完成这次徒步旅行。这是吴凡第一次徒步行走,本来规划暑假骑行回家,听闻曹叔叔的计划后毅然放弃回家的机会选择加入,“这次机会太难得了,在这一路上我的所见所闻,为我带来的成长是任何一次普通旅行都无法给予我的,”吴凡说,“我也感到困难过,曹叔叔说过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真正的恐惧其实是恐惧本身’。而且在路上我们随手捡起塑料瓶,也是为保护环境做出一点贡献。”

即使眼盲、文化水平不高,行走与旅行却给了曹晟康一份对世界的特别的体悟:“虽然我看不见这个世界,但我可以走出门,行走在路上,让世界看清楚我。”(中国政法大学 陈元苗)

(责编:孙竞、熊旭)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

全国各地2017高考分数线及分数段分布情况 目前,2017年全国各省区市录取控制线、分数段分布情况正在陆续发布。志愿不会报?免费在线提问帮帮团专家,等你来问! 【详细】

原创报道|教育访谈录|大学排行榜

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 根据《意见》实施改革后,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组织职称评审、自主评价、按岗聘用。条件不具备、尚不能独立组织评审的高校,可采取联合评审的方式。【详细】

毕业典礼|校长访谈|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