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学生整容热:隆鼻瘦脸加入“假期清单”

2017年07月21日08:31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暑期学生整容热:隆鼻瘦脸加入“假期清单”

八大处整形医院门诊手术室内正在进行一场“面部美化”(摄影/本报记者 郝羿)

暑假到了,对于学生们,尤其是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准大学生们来说,可以有时间好好“做点改变”。在他们的“假期清单”中,“割双眼皮”、“隆鼻”、“瘦脸”等最常见。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了解到,进入暑假,该院的医学美容手术量增加了46%,手术预约也已经到了一个月以后。

这其中,学生群体占到了六成以上,但18岁以下必须经家长签字同意方可手术。

故事

准大学生:担心军训会影响刚隆好的鼻子

7月17日早上5点,柳莹(化名)就起床了,因为今天,她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再过两个月,这个18岁戴眼镜、单眼皮、圆脸的可爱小姑娘,就将正式开启大学生活。这个暑假,柳莹从老家沈阳专门来到在北京工作的姐姐家,趁着这个比以往都要长的假期,她要完成进入大学前“To do list”上的一件大事。

6点,柳莹从姐姐家出发,她的目的地是西五环外被俗称为“八大处整形医院”的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今年春节期间,柳莹第一次萌生了“割双眼皮”的想法。“每天照镜子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单眼皮,再看到别人的双眼皮,好羡慕。而且现在割双眼皮的人越来越多了,我就想要不要尝试一下”。

之后,柳莹从网站、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各种渠道搜索有关双眼皮的信息。高考结束后,跟爸妈说了自己的想法,“我爸妈都还挺支持我的,他们就担心安全问题,叮嘱我说一定要去正规医院,所以我才来的”。

7点半,到了医院,挂号。根据自己此前做的功课,柳莹选择了今天出诊的面颈部整容中心主任、知名专家王佳琦。

9点50左右,柳莹走进了诊室。诊室内有两张桌子,对面坐着两位大夫,分别是王佳琦和他的助理张玲。王佳琦的桌前放有几张白纸、一支笔和一面镜子。

“大夫,我想割双眼皮”。柳莹坐下来,直奔主题。摘下眼镜,王佳琦仔细看了看她的眼睛,“我想做扇形的,您觉得合适吗?”有备而来的柳莹与大夫讨论起理想的眼形。眼睛讨论完之后,柳莹提出自己还想把鼻子也微调一下。

“我现在就担心,我们一开学就是军训,这会不会影响我的鼻子啊?”柳莹问,“几周能恢复好啊?”这样的问题,王佳琦医生每次出诊都要解答至少几十遍。在与大夫确定手术方案和时间的过程中,柳莹不时走出诊室给妈妈打电话。听完妈妈的建议后,最终,柳莹将做手术的时间确定在8月10日。

调查

学生超六成 18岁以下需家长签字

柳莹这样的年轻面庞,在八大处整形医院并不少见。尤其放暑假后,医院接诊的学生群体明显增多。7月17日一上午,王佳琦的诊室接诊了43位患者,从8点半第一位患者开始,到最后一位患者走出诊室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的12点25,其中超过60%的患者是学生。

“学生群体比较特殊,需要得到家人的支持”,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副院长栾杰说。美容整形中,面诊非常重要,这个环节将确定是否适合进行微调,以及手术的初步方案,“很多时候家长陪同孩子来面诊,双方可能在具体细节上会有不同意见。因此,我们通常建议家长和孩子要做充分的沟通,双方都同意后才能确定手术”。据悉,18岁以下学生如要进行医疗美容,必须经过家长签字确认方可手术。

暑期手术量增近五成 预约到一个月后

在面诊中,除了“多久能恢复”,趁着假期来整容的学生们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手术能不能再早点”?

“现在最早的手术也就是8月10日了,还有一些不是很着急的,我们都排到了9月底”,张玲一遍遍对前来“求早”的学生们说,“王大夫每天手术量原本只有8台,你看我的预约表上,已经安排到了10台,真的加不了了”。

据统计,7月1日到15日,医疗美容整形的手术量已经超过1300台,比4月同期的不足千台增加了46%。按自然日统计,门诊量也增加了26%。而在平日,接诊的患者中学生群体非常少。

整容趋于理性微调 拒绝“网红脸”

在八大处整形医院的门诊手术候诊区,今年读大二的贾同学在妈妈的陪同下在等待手术。贾同学说:“我就开一个眼角,不想整其他部位,尖下巴、大眼睛、高鼻梁,那就成网红脸了,不是我了”。

在跟随出诊的过程中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此前被聚焦的“举着照片来整容”的现象并不多见,选择“割双眼皮”、“隆鼻”、“瘦脸”等传统项目的患者居多。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颅颌面整形科主任医师归来说:“多数人对于整容比较理性,举着某位明星的照片说‘我要整成这样’的群体不足1%。反而有患者说,大千万别把我整成网红脸。”

专家提醒

勿选择非医疗机构进行美容整形手术

面对暑期学生的整容热潮,北京市卫生计生监督所也加大了督查力度。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今年查处非法医美25起,其中1-5月份共查处16起。进入暑期后,仅6月一个月,就查处了9起非法医美。

“在摸查的线索中,注射玻尿酸、水光针等非法医美线索呈上升趋势,”市卫生计生监督所副所长刘劲松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虽然各种美容针看起来不用开刀,但是这种注射是侵入人体组织,属于医疗美容行为,对材料、药物、设备、消毒灭菌、人员技术等都有着严格的要求,在非法美容机构一旦某个环节出现问题,会引发感染、并发症等问题。

市卫生计生监督所提醒广大学生,暑假期间,不要通过微信朋友圈等非法途径购买药品并注射,不要选择生活美容院、美甲店、微整形工作室等非法医疗机构进行医疗美容整形手术。(文/记者 张小妹)

(责编:赵佳(实习生)、熊旭)

推荐阅读

全国各地2017高考分数线及分数段分布情况 目前,2017年全国各省区市录取控制线、分数段分布情况正在陆续发布。志愿不会报?免费在线提问帮帮团专家,等你来问! 【详细】

原创报道|教育访谈录|大学排行榜

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 根据《意见》实施改革后,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组织职称评审、自主评价、按岗聘用。条件不具备、尚不能独立组织评审的高校,可采取联合评审的方式。【详细】

毕业典礼|校长访谈|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