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教育机构扎堆变身全托幼儿园 监管存空白

2017年01月03日09:00  来源:北京青年报
 

在某教育机构内一个挨着一个准备午休的孩子们

学前教育培训、幼儿成长中心、亲子教育活动班……随着全面二孩政策加剧了入园难,大量幼儿培训机构开始承接其幼儿园的功能。这些培训机构栖身于北京各大小区周边及写字楼底商,实际业务和正规全日制幼儿园相差无几,却并不符合全日制幼儿园的办学条件,存在安全隐患和教学纠纷。

现象

大量教育机构

办起“全托”业务

昨天中午12点左右,北青报记者来到位于亦庄大雄郁金香舍小区北门的一家学前教育机构。从外观来看,该机构和小区大门属于一体建筑,共2层,招牌名为“赛尔维斯教育中心”,既未标明营业范围,也未在招牌上显示出任何跟幼儿园有关的字样。当记者向主要负责老师索要纸质宣传单时被告知“没有印制”,并一再强调这里不是幼儿园,而只是“学前教育”。

不过,虽然这里不是幼儿园,却开展着类似幼儿园的业务。早上8点左右,便陆续有家长带着孩子出现在该教育机构门口,为了孩子赶得上8点半的第一节外教英语课,他们匆忙把孩子送进去,接着赶去上班;北青报记者午饭时间再次来到该机构门口时,发现门口冷清,没有来接孩子回家午休的家长,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在这里解决了午饭,一直到傍晚5点左右,这家教育机构的门口才又逐渐聚集起了来接孩子的家长,有的孩子还要在这里待到晚饭结束,再等待家长来接,这些家长告诉北青报记者:“一日三餐基本都在这里吃,我们工作忙,这样省了我们很多事。”

北青报记者随后又来到位于幸福家园小区一栋楼底层商户的学前教育机构,这里挂着“幼儿成长中心”招牌,同样也没有标明业务范围,询问后才得知可以全日制托管;而就在这个小区的另外一家名为“某学习中心”的机构,也表示可以托管,同样也不提供纸质宣传单,“您带孩子来就行了”,该机构老师这样说。

北青报记者在某招聘网站查询“学前教育机构、全托”字样发现,仅在大兴区就有1300多条搜索结果符合要求。在这些搜索结果中,绝大多数的认证都是“学前教育机构”,而非“全日制幼儿园”。北青报记者随机拨打电话询问了其中的五家,发现他们全都提供全日制托管服务,并且编制成班,有完整的全天课程表。

某教育机构和小区大门属于一体建筑

调查

栖身居民区和商场 无法满足办园条件

“独立园址”、“开辟沙地、嬉水池、种植园地”、“户外活动场地安全、人均绿地面积2.5平方米”、“光照充足”、“每班至少配两名老师和一名保育员”、“配备大型活动器械2~3件”……这是北京市对于全日制幼儿园办学资质的部分要求,而在北青报记者实地走访的五家学前教育机构中,自然没有一家能够符合上述所有条件。

北青报记者来到赛尔维斯教育中心时正值午饭时间,孩子们吃完午饭正准备午睡,这间屋子窗户开在较高的地方,小床一个挨一个,一间教室大小的屋子里睡了20几个孩子。据记者观察,这里共设置四个教学班,与普通小学教室基本一样,没有发现幼儿园应具备的大型活动器械和游戏玩具等。

而同样在大兴区的另外一家名为爱育幼童的学前教育机构,园址设在某商业中心二楼,招牌则悬挂在该建筑的外立面,不符合“独立园址”的要求;而上文提到的“某学习中心”,则是兼职做全日制托管业务,整个机构只有两名工作人员,不符合幼儿园办学的人员配备要求;位于居民小区、商户底层的学前教育机构,绝大多数没有配备独立的院子来提供沙地、嬉水池与种植园地,当被问到孩子如何进行户外活动时,不少学前教育机构给出的答案是“带孩子到附近小区的空地玩”或“在附近的公园进行户外活动”。

共设置四个教学班,与普通小学教室基本一样

探因

入园难让托管班生意火爆

北青报记者发现,即便学前教育机构条件如此,却仍生意火爆,余下的空位通常不多,条件稍微好一些的还需要提前预定。不少家长认为,这与公立幼儿园的数量严重不足有关。在北京市教委的公立幼儿园名册中,大兴区一共有77家公立幼儿园登记在册,大兴区民办教育网站上注册备案的私立学前教育机构有43家,加起来共120家,而招聘网站上的学前教育机构1300多家,两个数字相差十几倍。北青报记者发现其他区的情况也大抵如此。

“在公立幼儿园面试三次,都以孩子调皮不好管为由拒收,我现在就想多出点钱,也让孩子进去。”家住金顶街附近的琪琪妈正被孩子的入园问题困扰,“现在是正在等名额,片区也在,年龄也在,就是进不去。”琪琪妈说起这件事,不禁有许多抱怨。公立园难入,有的家长干脆让长辈带孩子。

设置学习类课程与公立园竞争

培训机构市场火爆的另一个原因是公立幼儿园目前对教学的诸多限制。北青报记者在查阅《幼儿园教育纲要》时发现,《纲要》中明确规定:“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积极为幼儿创设游戏条件,组织开展各种生动活泼的游戏活动。”

一些机构所办的“幼小衔接班”逃过了公立幼儿园的诸多教学限制,开发了五花八门的幼教课,并制定了严格的学习计划,有严格分配时间的课程表,数学、拼音、外教英语、围棋、滑冰、大脑开发……吸引家长报名。

家住大兴的赵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孩子小班和中班是公立上的,大班转出来上,是因为公立园不允许教东西。”在采访中,像赵女士这样想法的家长不在少数。由于公立幼儿园的教学限制,家长们害怕错过孩子学东西最快的黄金年龄。某学前教育机构的德育主任张老师对北青报记者说,“如果我们不教东西,家长也不同意,家长之所以愿意送孩子来,就是想让孩子学东西,他们希望看见孩子明显而即时的改变,我们也是按照家长的要求来做事。”

性质难界定 监管存空白

事实上,目前学前教育机构的上级监管部门并不明确,至于可能存在的纠纷及安全问题,工商和教委方均未明确职责。

学前培训机构在工商部门显示的营业范围大多为“教育咨询、声乐培训、舞蹈培训、绘画培训”,均不包括全日制托管业务。某区教委工作人员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只有公立园才归教委管”,这样的培训机构不属于管辖范围。

为此记者拨通了北京市工商局的咨询电话,工作人员表示“只要不教授课程学习上的知识,就可以办全日制,如果教授知识的话,要去找教育部门反映”,并称“如果有人投诉,有证据,那我们就可以去查一下。”(记者 雷若彤)

(责编:任婷(实习生)、熊旭)

推荐阅读

调查:非海归父母更愿让孩子接受国际学校教育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与北京王府学校联合发布《中国国际学校报告蓝皮书(2016)》。CCG秘书长苗绿表示,低龄留学受到越来越多中国家庭的青睐,“一考定终身”的教育模式正在成为历史。【详细】

原创报道|教育访谈录|大学排行榜

2017全球大学毕业生就业能力清华排第三 QS2017全球大学毕业生就业能力排名公布。清华大学排名全球第3,仅次于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和香港大学进入20强,分别排名11、14位和第18位。上海交通大学第33位,浙江大学第36位,也进入50强。【详细】

毕业典礼|校长访谈|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