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好幼儿前阅读前识字的“度”

2018年09月16日15:38  来源:中国教育报
 

 早期阅读是学前教育必不可少的课程,是幼小衔接的重要内容,与小学语文(特别是低年级识字、阅读、书写)教学活动有密切联系,对幼儿今后独立阅读和未来学习与发展将产生重要影响。

前阅读不等于提前识字,但在幼小衔接过程中,功利的成人视角让幼小衔接走偏:既有观念上的偏执,也有行动上的失当。究其原因,既有家长的急功近利需求,也有幼儿园把握不住前阅读、前识字、前书写的“度”。

于是,导致幼儿园要么出现“超前教育”,使劲灌给孩子大量汉字和书写,因而出现“小学化”,损伤了幼儿与生俱来对阅读的热爱;要么“不前教育”,努力规避“文字”“书写”“拼音”“数字”及其有关游戏,怕孩子“负担重而影响身心健康”,幼儿园出现“全游戏化”时代。殊不知,“有玩无学习”必然导致幼儿有关早期经验的缺失,也不利于幼儿的成长。

科学有效的前阅读教育,既要发挥幼儿园的主体作用,小学也要主动向幼儿园靠拢,才能从教育目标、师资连接、课程设置、教学方式等方面进行有效衔接。

首先,要厘清前阅读、前识字、前书写的内涵及其关系。

前阅读即幼儿凭借色彩、图像、文字、符号或通过成人形象地读、讲来理解读物的过程,可以是视觉、听觉、口语,也可以是触觉活动。前识字即幼儿对其周围的文字、符号、图表等产生浓厚兴趣,知道、认识有关符号和文字。前书写是指幼儿以笔或其他替代物为工具,通过感知、涂画、模拟像字而非字的符号等多种方式表现的“非正规”的“画字”,以表达情感、传递信息。

可见,阅读和识字不可分,前阅读、前识字和前书写联系紧密。但前阅读不等于提前识字、写字,提前识字是对字音、字形、字义进行强化识记和读写,且追求识字的数量和速度,这样的识字教育就是超前教育。前阅读、前识字和前书写的“前”,并无先后关系之意,不是某个阶段只发展识字能力,另一个阶段只发展阅读能力,然后再进行书写,更不是刻意教幼儿几个字句或几首儿歌。

其次,更新观念与确定培养目标。

前阅读的目的是培养幼儿对阅读和识字的兴趣,让幼儿爱读、会读、善读,激发幼儿的文字意识及其对文字符号的敏感,丰富幼儿的读写经验,让幼儿自发探索文字、尝试各种“错误”式书写。

不要把前阅读定位在看书和认字上。幼儿园和家庭都不能单纯地引导幼儿识字,也不急于提前识字,更不能以识字量的多少来判断幼儿是否会阅读。其实,前阅读本身必然包含前识字和前书写。脱离识字而进行单独的阅读、脱离阅读而进行单独的识字和书写教学,都不符合幼儿发展的特点,也不符合幼儿整体性发展的需要。

再其次,寻求科学、有趣、游戏性强的教学方式。

幼儿园教学是游戏模式而不是教学模式,前阅读和前识字是《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明确要求的课程,并且要求“培养幼儿对生活中常见的简单标记和文字符号的兴趣。利用图书、绘画和其他多种方式,引发幼儿对书籍、阅读和书写的兴趣,培养前阅读和前书写技能”。

幼儿园可以将识字写字定位为“重识轻写”,见字能读就行,写字则是在快乐游戏中合适的时候进行。对于拼音而言,要让孩子初步感知拼音的同时,同步“认知”,通过在游戏中多次反复感知和认知的同步,提高对拼音符号的兴趣,理解感知和认知的些许“关系”。

小学教师也不要用直接教学方式让刚入学的孩子强化认知大量文字,在给孩子进行拼音教学时,同样最好是在多元环境中,让孩子获得“感知”拼音并同步“认知”拼音的经验,不要超出孩子认知的范围。(作者系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李传英)

(责编:李依环 (实习生)、孙竞)

推荐阅读

教育部设高校思政工作专项资金 近日,教育部发布了《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提出设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专项资金”。资金将用于提升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管理能力、服务水平和工作质量,使用方向包括面向全国高校开展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各项活动,实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教育等。9月12日,教育部思想政治工作司、财务司负责人就《暂行办法》制订情况接受了记者采访。 【详细】

原创报道|

教育为桥:中国你好!世界你好! 改革开放以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负笈海外,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留学生生源国。教育部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首次突破60万大关,同比增长11.74%。改革开放40年来,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已达519.49万人。这些中国学子成为世界了解中国的纽带,为中外民间交流作出了独特的贡献。【详细】

原创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