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六成家长想送0~3岁孩子入托 但实际入托仅4.68%

2018年08月29日08:57  来源:广州日报
 

日前,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广州市蓝皮书研究会发布的一项针对广州市0~3岁托幼服务的调研发现,有近六成家长表示会送孩子“入托”,但实际上,受访者中0~3岁的宝宝55%靠家里老人带,17%靠全职妈妈带,3%靠全职爸爸带,仅4.68%的人将孩子放在托幼机构,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找不到适合的、让人特别放心的托幼机构。在一定程度上,有无托幼机构已经开始影响人们的生育意愿。托幼服务需求大,但为何托幼机构数量少难放心呢?对此,吃过不少带娃之苦的小编们有话说。

铁打的宝宝

流水的保姆

作为一个夜班族,在生孩子之前我一直过着“猫头鹰”的生活——上班熬夜到中宵,一觉睡到自然醒。这种除了上班,想睡就睡想吃就吃的日子,美其名曰“青春期的无限延长”,其实就是作息不规律、生活没计划。所以,当一个宝宝闯进我的生活,我的内心原本是拒绝的,所有育儿知识只能临时恶补,临时抱佛脚,自然效果不理想,如果不是有一位全能月嫂照顾了我们母女三个月,估计产后抑郁就要缠上我了。

但月嫂的高收费不是每个家庭都能长期负担的,从此我家就陷入了找保姆、换保姆的无限循环中。直到孩子3岁前,我们家换了六七任保姆,工作时间最长的九个月,时间最短的不超过一周。

还记得第一任保姆上任第二天,当时才三个月大的宝宝就突发支气管炎发起高烧,好不容易安顿好住进医院,保姆就“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支气管炎的宝宝最难带,很多保姆一听就得辞职,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走的。”“阿姨,您真好……”我话还没说完,保姆接着说:“现在天气渐渐热了,你看我身上还穿着毛衣呢,鞋子也是厚厚的,等宝宝出院的时候,你能不能顺便帮我买几件夏天的衣服外加一双凉鞋?还有……”“好的,好的……”我不敢说不好。宝宝住院期间,我一早起来喂宝宝喝奶,保姆在我耳边说:“一会儿你出去买早餐的时候,给我买两个新鲜出炉的菠萝包吧,昨天的有点硬,可能不新鲜,我扔了。”然后呢?当然没有然后啦,这样的“太后”,不辞退难道留着过年吗?

多亏闺蜜帮忙物色,第二任保姆几乎无缝接驳地就来了,她是在我家待的最长的保姆,宝宝一岁时仍很喜欢她,可惜她回老家过年后就不再来了。之后连续请了几个保姆,但工作的时间都不长,她们最热衷的事情就是在小区里向其他家的阿姨打听工资行情,然后跟我说现在的保姆工资都多少多少了,“你家太小气”云云。我就纳闷了,工资不都是根据市场价协商后你情我愿的吗?怎么没几天就嫌钱少不干了?

可是,我们做爸妈的平时都要上班,家里老人年纪大身体不好,照顾宝宝独力难支,所以这不是讲道理、谈骨气的时候。我们投鼠忌器,只要保姆对宝宝好,很多生活上和我们不那么和谐的地方,我们都会选择忍让;保姆提出要求,只要不太过分,我们都会答应,可是仍挡不住那一颗颗“人往高处走”的心。

所以每当保姆把我叫到一旁,我的心就“咯噔”一下,每当她们开口说“家里有点事”,我的嘴就“呵呵”两声,心里总有个声音“要是家附近有靠谱的托儿所该多好呀,把宝宝送过去,就不用整天提心吊胆了。”

好不容易熬到宝宝3岁,我就迫不及待地把她送进小区的幼儿园,彻底告别保姆的日子真是不要太爽啊! (湘湘)

托幼难放心

二孩且放放

某日下午,还没到大宝放学时间,几个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追“二孩”的闺蜜在微信群里聊天——

闺蜜A吐槽:我老公一直想要二宝,可即使我生了之后可以向单位申请哺乳假自己带到孩子1岁,但1岁~3岁这段时间怎么办?我们俩都要上班,老人年纪大了又不能帮忙,请全职阿姨,贵不说,还很难找到对脾气的。大宝上幼儿园之前在小区附近打听了一遍,根本没有比较好的托幼机构,只有一家很小的托管班肯收两岁半以下的宝宝,但是条件太差了。过去一看,心里就凉了半截——就在小区里租了一个单元,好几个宝宝挤在一个小屋里午睡,“活动室”只有十多平方米,旁边就是厨房,阿姨炒菜的油烟直窜;几个保育员有的连普通话都不大会说……关键是还不知道消防过不过关,孩子的安全有没有保证。这样的地方,谁敢送宝宝去?

闺蜜B接话:是呀,现在的托幼机构好多都是租个小区民居就开业,随便请几个老师,资质没法保证,能不能尽心尽责好好看护宝宝,真叫人心里没底。这几年其他城市爆出小小班小朋友被托管老师虐待的新闻,吓都吓死了!宝宝那么小,在托班里吃了什么玩了什么都还不能跟大人描述清楚。算了算了,还是别生了,省得操心。

闺蜜C搭腔:我想起来了,上海那家被曝光虐待宝宝的托幼机构还是单位为了解决员工难题办的呢!连单位办的托幼班老师都管理不善请的老师良莠不齐,社会上的一些托班就更难让人放心了。

闺蜜B又接过话茬:话是这么说,但那些有能力、有魄力,肯为了员工办托幼班的单位已经很不错啦!起码说明还愿意为员工切切实实解决后顾之忧。大多数单位哪有这种福利?毕竟办托幼班投入不少,责任大,回报也不一定高到哪里去。现在说是国家鼓励单位和社会力量办普惠性幼儿园和托幼机构,但我听行内的朋友说,鼓励归鼓励,目前还没出台具体的措施,办这类机构对场地、师资要求还是挺高的。要想赢得好口碑,管理又要很到位。另外,好的保育员本身就是稀缺资源,很多托幼班也很发愁请不到肯干又待得住的保育员。所以,虽然这块市场需求很大,却没有几家单位肯办。

谈到此时,大家一顿唏嘘,纷纷表示二孩计划还是“且行且搁置”,叹叹气,下线四散接大宝去了。 (汤汤)

外婆意外摔一跤

发现托幼好重要

我家娃刚刚两岁。我和娃爹都不是广东人,跟许多迎接新生命的家庭一样,娃出生前一个月,我妈妈就离乡背井,抛下老爸来广州帮忙。老人家带娃的艰难,相信许多人都深有体会。不仅如此,我妈妈老年才离开故乡,她对广州的环境、气候、语言、饮食全都不适应,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她适应广州的难度不亚于有些人适应出国的难度。但为了我,妈妈还是坚持了下来。

在我休产假和哺乳假期间,家里一切运行都还算顺畅。去年,即将休完假准备上班前,我们又请了一个阿姨。这一年来,有赖妈妈和阿姨的帮助,我才能放心地出门去上班,回家后也能看到一个有秩序的家。

前不久我报道了广州0~3岁托幼服务的有关情况。仿佛是老天爷要考验我,这一个月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了托儿所的重要性。

今年7月底,阿姨身体抱恙,跟我们告假去做手术,术后要一两个月才能回来上班。家里一下子少了一个干活的人,妈妈的工作量成倍增加。一个67岁的老人,经常要独自在家面对一个2岁的娃,亲自带过娃的人都知道这有多艰难。谁知祸不单行,上周,妈妈在家里滑倒,腰和左肩都疼痛难忍。我一下子焦头烂额,只好抽空抱着娃,带着老人去医院治疗。妈妈受伤后,不能再抱小孩,家里的事儿更多地落到了我和娃爹两个人身上。这时候,我多盼望能找到一家靠谱的托儿所来拯救我!

然而,经过一番打听,我发现,距离合适、价格又可以接受的托儿所,我无法放心;让人放心的托儿所又距离遥远、价格不菲。事实上,之前小区有一位从事教育行业的妈妈也曾四处找过托儿所,最后的解决办法还是请了一位住家的阿姨来带娃。小区里也有一些妈妈,家里没老人带娃,就只好辞职做了全职妈妈。但这两种都不是我的选项啊!

前几天,为了找采访对象,我曾问朋友,知不知道广州有什么公司办了托儿所。一位师姐戏言:“哪家有你就准备跳去哪家么?”后面还留了两个捂嘴偷笑的表情。另一位妈妈留言:“你知道了告诉我,我争取去应聘。”这两句话自然是玩笑话,但却真实地反映了中国职场妈妈的需求。

过几天就快开学了,许多家长们都会长舒一口气。但那些不想辞职的0~3岁的父母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松口气呢?难道唯一的盼头就是等娃长大吗? (阿虹)

送小女儿去托儿所

老爸第一个舍不得

我家妹妹今年才刚刚两岁。曾经,我们希望这是一个甜糯糯的小女孩,曾经,我们给她起的小名就叫糯糯。然而,现实中的她却跟这个小名完全不搭边,她越长越大,变得任性、调皮,还有点野蛮。于是,这个小名大家根本就没有叫过,反倒常常被叫做小魔怪。

的确,家里有一个这样的小宝宝是相当累人的。她不仅搞东搞西,做些危险动作吓人,还时不时跟哥哥抢玩具,好几次还咬人。这种完全没有自制力的宝宝要是放在托儿所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真的很难想象。万一整天被别的家长投诉,那可就麻烦大了。

最现实的问题,是宝宝毕竟太小了,连话都说不好就去托儿所,无论如何家长也放不下心。0~3岁这个年龄,正是宝宝最可爱的时候,我总想着能够在宝宝成长的这一关键时刻多陪着她,甚至时刻和她待在一起。女孩,更是爸爸的心头肉,要爸爸送一个超级可爱的小丫丫去托儿所,爸爸过不了分离焦虑这一关。

而且,作为家长,有一个必须考虑的问题——孩子到底接不接受去托儿所?送去托儿所,对这个年龄的孩子的情感、性格的成长有什么负面影响?我不是儿童心理学家,对这方面没有专门研究,但仍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按照人的天性来说,小宝宝还是在自己家里,被父母陪伴着成长才是最好的。

关于要不要送妹妹去托儿所,我和家人也曾共同讨论过。然而,不管是最操劳的外婆,还是我妻子,甚至被妹妹欺负得最多的哥哥,都一致投出反对票。

我常常和孩子他妈说,人这一辈子活得太累,3岁以后要上幼儿园,然后就一直上学直到大学毕业,然后步入社会工作,一切都受各种“游戏规则”的限制,或许只有三岁以前才是真正自由自在的幸福时光。虽然我们家不富也不贵,但起码可以让孩子在三岁之前做小宝宝该做的事情:爱干什么干什么,自由自在地成长。

还有一个最实际的问题,不管是公立还是私立的托幼机构,我们周边根本没有。送女儿上托儿所理所当然地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责编:赵清(实习生)、熊旭)

推荐阅读

市场监管局:学校禁止将外购食品给学生食用 记者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获悉,学校和幼儿园将陆续开学或开园。由于学校的供餐群体特殊,供餐人数众多,学校食品安全关系到学生的身体健康,而夏秋季又是校园食物中毒的易发季节。对此,市场监管总局发于近日布了《关于加强秋季开学学校和幼儿园食品安全监管工作的通知》。 【详细】

原创报道|

校外培训怎么管 北上广三地各有“妙招” 一周后,全国中小学生即将迎来开学。为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外负担,国办日前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昨日,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对政策予以详细解读,同时,北京、上海、广州三地教育主管部门分别介绍了各地的具体落实措施。 【详细】

原创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