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林业大学一年半劝退49名本科生 向"严进宽出"说不

申  琳

2016年11月11日08:3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向“严进宽出”说不(人民眼·高等教育质量)

南京林业大学印发的退学处理决定。来源:南林大官方网站

2015年,我国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达3647万人。新华社记者 秦 迎编制

秋天本是收获的季节。这个秋天,虚度了春、又虚度了夏的王军接到了南京林业大学的一纸通知,因为没完成规定学业,学校对他作出退学处理。

早在一年前,南京林业大学就对2012级学生王军提出过退学处理意见,母亲带着他到学校恳求,希望再给孩子一次留在校园学习的机会。鉴于其健康原因,学校同意王军降级试读一年。然而一年过去,“玩游戏近乎痴迷”的他,终究还是没有修够学分。

这次,王军的母亲没有再来学校。“可以想象,这位母亲该有多失望。”南京林业大学教务处副处长高捍东教授的语气中,也有几分惋惜。

2014年,南京林业大学出台《本科学生学业警示及帮扶办法(试行)》,依学业未完成情节轻重对学生作出黄色、橙色、红色学业警示,被红色警示的作退学处理。2014年下半学年红色警示18人,2015年上半学年13人,2015年下半学年18人。一年半时间里,南林大劝退了49名学生。

被退学处理,就学生个人而言,意味着大学梦碎;就其家庭而言,意味着寒了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心;就学校而言,意味着不得不为剔除“不合格产品”、捍卫教学质量和学校声誉而作抉择。

记者走访南京部分高校发现,南京林业大学此举并非孤例。向高校人才培养“严进宽出”说不,走进这样的高校,走近被作退学处理的学生,走近他们的师长同侪,“拧巴着青春与迷惘”的校园一角扬开了面纱。

被劝退的学生

“大学刚开了个头,没想到就要结束了”

王军,南京林业大学2012级学生,2014年11月因橙色学业警示被降级,2015年6月因达到红色警示被作退学处理。2015年秋季申请降级试读,第一个学期又未能修够学分被终止试读,2016年春季再次延长试读后仅得7.5个学分,最后被终止试读而退学。

在王军一位老师的记忆里,他很少上自习课,玩游戏近乎痴迷,尽管多门功课挂科,却似乎与己无关,三年时间40多个学分没修。“超过40个学分没修意味着什么?有近20门课程不及格啊!”这位老师一脸无奈与不解。

李欣,南林大2014级学生,2015年5月因为一个学期所修学分没超过4分被红色警示,随后被作退学处理。申请降级试读一年后恢复学籍,2016年9月回到原班级学习。

这个长相斯文、说话慢声细气的男生,却和另外几个学生一起破了南林大红色警示的纪录:上大学刚一个学期,就被学校作退学处理。他大学第一个学期所修学分仅4分,4门课程不及格。

李欣来自西部的一个大城市,和许多同龄人一样,从小学到高中都被学校作业和各种校外辅导包围着,经历了无数个挑灯苦读的夜晚。“那时候老师总说,现在多吃点苦,考上大学就进天堂了!”李欣说。盼望着、盼望着,终于等到苦尽甘来考上大学的一天,总该好好玩一玩了吧。“解放了!”李欣这样形容自己刚跨入南林大校门时的心态,终于不用像高三那么辛苦,可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了。

泡网吧、玩游戏,李欣尽情释放高中压抑三年的游戏瘾。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学校旁边的网吧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很少去晚自习,因为再没有老师、家长在身边督促着他学习。就这样,在一种无所事事的状态中,李欣的大学第一个学期轻松度过,他没有留意入学时学校发放材料里这样的规定:一个学期获得学分未超过4分,将被红色警示,作退学处理。

“好像当头一棒,打蒙了,也害怕极了……”即使到今天,谈起当初听到被退学的消息,李欣仍然头上冒出汗珠,“大学刚开了个头,没想到就要结束了!”

闻超,南林大2014级学生,大一下学期7门课不及格,大二上学期5门课不及格,2016年9月受到橙色警示,降一个年级重修学业。

与闻超交谈,是秋日的午后,细雨打窗,校园烟雨蒙蒙。闻超看着窗外说:“像现在这样外面下着雨,我心里就会冒出很多感触想写出来。”

特别爱写的闻超颇有文学天赋,写有50多万字文学作品。高考后的那个暑假,他就写了10多万字的网络小说。

但闻超学的是理工科。经常深夜两三点来了写作灵感,他就爬起来抱着电脑或者纸笔写起来。“大概百分之七八十的精力都花在写作上了,用于专业学习的时间少得很。”闻超说,因为自恃高中时理科基础很好,也就没太把专业课当回事,上课听一听,下课后几乎从不复习。“力量用偏了!”回顾自己的大学两年,闻超有点懊恼。

马宁,南林大2013级学生,多次受到黄色学业警示。

提起马宁,理学院辅导员李靖老师有些哭笑不得:他玩游戏太痴迷了,用手机玩,用电脑玩,有时候是手机、电脑一块玩,看着手里的想着桌上的,经常会玩到深夜。“然后,就是旷课,他早上起不来啊!我每天早上打他手机想叫醒他,他却把手机设成静音。我干脆交待他宿舍同学早晨起来叫醒他,不起床可以把他被子掀掉。”

作为辅导员,李靖经常督促马宁,无论是在教室、路上还是到宿舍,只要遇到他就提醒,“少玩游戏啊!”李靖记不得与他谈了多少次心,马宁有时甚至会拍着桌子发誓“以后决不再玩了”,可是过不了两天又照玩不误。

被劝退学生的家长

“只有一个恳求:让孩子留下来”

面对孩子被大学劝退,家长的心情可能是所有人中最复杂的。

2015年对王军退学处理时,王军的父母都来找过南林大。母亲在教务处负责人面前声泪俱下:上这么多年学,退学回家怎么办啊?孩子的人生不是毁了吗!

南京理工大学教务处副处长高蓓蕾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个被劝退学生的母亲,一直跟在我身后不停地哭诉,任你怎么解释,她只有一个恳求:让孩子留下来。可是学校有自己的制度,我们只能硬下心肠说,请你不要影响我们的工作。”

李欣和闻超的家长都在西部省区,听到孩子受到退学和橙色警示的消息,第一时间赶到学校。李欣说,当初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跟父亲讲退学的事,打通电话后,父亲没有太多责备,星夜赶到南京与老师商议该怎么珍惜试读的机会,“父亲的行动给了我信心,我从他那里感受到爱护和信任。”

也有学生家长,特别是一些富裕家庭的家长,则对孩子被劝退抱平静甚至漠然态度。南林大教务处副处长高捍东介绍,江苏泰州的一位家长,在来学校商议怎么帮扶学生时,一边听老师谈,一边不停地接打电话忙生意上的事。“把生意看得比孩子学业还重。一开始接到学校电话还来,后来干脆连学校也不来了,对孩子放任自流,并不介意孩子学业中断。也许,他们把孩子送来只是想镀镀金,增加些阅历而已。”

高校教务处老师心情最沉重的,是看到来自中西部农村、城市低收入家庭的家长:孩子就是整个家庭的希望,改变家庭的命运都寄托在他们身上。父母含辛茹苦供养、孩子寒窗苦读上了大学,似乎看到家庭未来的曙光了,不料突然被劝退!曙光灭掉,希望坍塌……

李靖老师介绍,马宁的家在一座中等城市,父母以卖早点为生,最早几次打电话给他父母,夫妻两人会在第二天准时赶到学校。经历了几次帮扶无效后,他的父母也不来了。“如果他还这样虚度光阴,下一步如果再作进一步警示,真不知道他该怎样面对辛苦谋生的父母!”李靖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大学,原来并不是传说中放松的天堂!”几位受到退学和橙色学业警示的学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似乎有些恍然大悟。中学时,因为被家长和老师看得紧,加上学业的压力,一颗颗青春萌动的心藏了起来,到大学该要释放了吧。于是,玩游戏、做兼职、谈恋爱、忙社团……几乎成了有的学生大学生活的全部。

“现在许多孩子,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在父母为其安排好一切的状态下成长的。上了大学,真正开始独立生活,很容易不知所措,陷入迷惘。”高捍东说。

南林大理学院党委副书记金钢表示,对受到学业警示的学生,学校会尽最大力量帮扶,对来自困难家庭的学生更不会放弃,“只要本人努力,哪怕学习基础、能力比较差,学校也会尽最大努力帮他们赶上去。”

东南大学成立的学习辅导中心,南京理工大学成立的本科生学业指导中心,都是为了给学业困难学生提供学业指导和帮扶,目的就是不让学生因学习能力欠佳而面临退学的境地。

高校师生眼中的劝退

“大学不是‘保险箱’”

王军被劝退离开学校时,一脸漠然。在他的一位老师看来:“就像是一位住店旅客离店回家一样平静,也许,他本人对大学生活并没有太多留恋。”

王军的几位同学则觉得劝退过于严厉了:十多年寒窗苦读,能够走进南林大这样的高校实在不易。再有一年就毕业了,学校何必这么严格?放他一马,既成就了他的未来,也温暖了他的家庭,岂不两全其美。

面对劝退,学生难以达成共识。南林大理学院的李冰对劝退有点愤懑:有的老师把考题出得那么难,对于基础比较差的学生来说,就是用尽“洪荒之力”也不一定过关啊!园林学院的张然则表达了在劝退问题上的洒脱:可以出国上大学呀,再说了,也可以早点出去就业、创业,当代青年人生要出彩,远不止上大学这一条路。

“总体看,退学学生的情绪比较平稳,因为基于自己的学业成绩已经有了思想准备,那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激烈反应,我们还没有遇到过。”南林大教务处的一位老师回忆。该校教务处处长闵永军教授认可张然的观点:“劝退,也许并不是因为你能力差,只是因为你不适合在这个学校、这个专业学习。换个平台,也许你会表现得很优秀。”

在南京林业大学的一个贴吧里,网友“虎踞龙盘123”发帖说:“毕业几年了,感觉学校越来越严,我们那时好像很少有退学公告,现在每学期都有,挺严格的哦!”

网友“gerard_小朱”跟帖道:“我认识其中一个被退学的。真的不能怪学校,因为真的是毫无上进心,一学期的课基本全挂,公选课也挂,甚至旷考。重修也不去上课,再挂甚至是再旷考……这样的学生,如果还和努力学习的人拿一样的毕业证书,那努力又有什么意义?对于努力的人也不公平啊。如果他的心思真的不在学习上,还不如退学去更广阔的天地吧。”

在南京多所高校采访中,几位相关负责人坦言,当前高等教育确实面临一些客观压力。一是高校扩招之后,生源质量较过往有所下降,而社会各界对高校学生培养质量的质疑声不断。二是面对就业压力、外界诱惑,部分大学生的浮躁情绪表露得更加明显,高校在他们眼中早已不是致力学业的“象牙塔”,而成为拿张文凭就走的驿站。在这样的背景下,“从严治学”“从严治校”刻不容缓。

东南大学党委副书记郑家茂教授,曾长期任学校教务处负责人。他认为,高校劝退学生是严把毕业生质量关,其中要找准两个出发点:质量为本、学生为本。学生为本是指要让每一个学生得到最适合的培养,成为造福社会的人才;质量为本是指学校的毕业要求是红线,任何情况下都不能降低,这关系到学校办学的生命线。

南京有53所高校,基本上都有劝退的规定和做法。郑家茂介绍,东南大学一向坚持学生“严进严出”,但即使平时对学生要求严格,每年也会有将近千分之二的退学率。

南京理工大学在校的1.6万名学生中,每年被劝退的也有10多名。南理工教务处副处长高蓓蕾介绍,学校也实行学业警示制度,规定在大一至大三每学期所获学分小于15分的,第一次要给予黄色警示,两次要给予红色警示并作退学处理。

高蓓蕾说,受传统观念的影响,绝大多数家长总希望孩子经过大学教育后成龙成凤,因此对退学的后果都看得极为严重,认为中断了学业就是失去了未来。但是现在一些90后、95后大学生的价值观与他们的父辈相比已经有了较大差异,他们对退学已经看得不那么严重,“是重新高考还是自己创业,家长也许应该多与孩子进行平等交流,而不是固守坚决不能退学的观念。”

“大学不是‘保险箱’,躺倒不干的学生肯定要被淘汰,毕竟人才培养质量是高校赖以生存的底线,也是社会对高校的期盼。”高捍东说。

劝退制度化

“早一点把有希望的拉回来,把学业无望的请出去”

今年秋季开学,本该读大三的闻超继续在大二学习。按照规定,受到橙色警示的学生,编入下一个年级学习。“现在暂时不搞文学创作了,我要把精力都花在专业学习上,这学期已经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了。”闻超介绍新学期自己的状态。

“现在把百分之八十的精力放学习上了?”

“哪里,现在是百分之百!”闻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闻超说,得感谢橙色警示,让自己对脱了缰的写作踩了急刹车,否则发展下去很有可能被退学。闻超说自己理科基础不错,高中时数学、物理成绩经常是全班第一,现在集中精力,应该能把挂科的课程重修回来。

南京林业大学的校门上,写有“诚朴雄伟、树木树人”八个大字的校训。“作为一所林业大学,我们深谙‘十年树木’的道理,自然会有更大的耐心去‘百年树人’。”南林大有关负责人的话意味深长。

2011年以前,南林大对毕业生质量的控制,主要靠毕业前的“清考”,即对学生在校期间不及格的课程进行毕业前最后一次补考。清考及格,顺利毕业;清考不及格,两年内可继续参加考试。

平时学业压力不大时就挂科,指望清考这样的“临门一脚”显然不现实。对于清考,教师的选择无非有二:一是标准不降,不少人注定将毕业无望;一是降格以求,助其侥幸过关的同时,也突破了高校的底线。

2011年南林大取消清考前,曾有几个学生参加清考后自觉通过无望,就去找任课老师请求照顾,后来又结伴来到学校教务处求情,都被挡了回去。

“不能把质量控制交给最后的清考,那太晚了,对挽救学业不佳的学生效果不大,要严在平时。”高捍东说,“实行学业警示,就是要早一点把有希望的拉回来,把学业无望的请出去,关键在于关口前移、过程管理、精准帮扶。”

2014年,南京林业大学出台《本科学生学业警示及帮扶办法(试行)》,依学业未完成情节轻重对学生作出黄色、橙色、红色学业警示:每学期学分未超过12分并且不及格两门以上,黄色警示;每学期学分未超过8分并且不及格3门以上,橙色警示;每学期学分未超过4分,或未修学分累计超过40分,红色警示。

其实,教育部早在2005年施行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就明文要求,“学业成绩未达到学校要求或者在学校规定年限内(含休学)未完成学业的”,应予退学。

按照南林大学业警示办法,受到黄色警示的学生,在其第二学期开学补考仍未通过的情况下,可以进行多种形式的课程重修:插班重修、组班重修;再不济,学校会组织暑期重修,专门在暑假的前几周开设重修课。

劝退,很多人看到的是高校的“严”,高捍东说,其实背后也有很多的“宽”,包括制度设计、倾力帮扶、为转专业开绿灯等一系列措施。

劝退制度的刚性与温情

“只要学生不放弃,学校更不会放弃”

李欣2015年5月被红色警示后,由学校作退学处理。按照规定,他可以申请降级试读一年,一年内完成规定学分即可成功“复活”,恢复学籍并回到原班级继续学业。试读,是学校给学业不佳学生亮的最后一盏绿灯。在父母支持下,李欣选择了申请试读。

学院指定专门老师帮助李欣制定个人学习计划,并负责对他进行督促和帮助。“辅导员、学院管教学的老师、管学生工作的副书记,这一年都对我倾注了热切的关心,给予了无私帮助。”李欣说,老师们的悉心指导激励着他这一年坚定走下去。

李欣参加了学校的一个社团,用他的话说“近朱者赤”,他与社团内学业优秀的学生结伴上自习、探讨难题,对学习的热情有了高中时的感觉。试读一年里,按规定要修满15分,他两个学期所获学分都超过20分。

“这一年是不是特别辛苦?”

“比高三好多了!”李欣轻松一笑。

帮扶,不只针对李欣这样受红色警示后试读的学生。按照南林大规定,橙色、黄色警示的学生同样有帮扶。金钢介绍,每学期学院都会将警示通知书一式两份送达学生和家长,邀请家长到学校共同商议对学生的帮扶。每年5月3日、10月7日,是理学院的家长开放日,学院充分利用这个机会与家长沟通合作。

南林大调动起从学院到教师对学生帮扶的积极性:每个学期开学,教务处会将统计好的上学期每个专业、每个班的考试不及格率,以及受黄色、橙色、红色警示的学生名单发给各院系,并由教务处与各院系分管教学的负责人一一沟通情况,督促各院系做好帮扶工作。

“化工学院的某个班,有个学期某一门课挂科率达30%,教学副院长看到后非常震惊,组织制定了详细的帮扶计划。第二个学期,这个班这门课挂科率就降到了10%,帮扶效果明显。”高捍东说,“只要学生不放弃,学校更不会放弃!”

南林大理学院有一位班主任,几乎每个晚上都要去自习教室检查,在教室外拍一些学生不认真学习的照片提醒本人。一位爱玩手机的学生收到班主任这样的信息:今天是第四次看到你在学习时玩手机了,再让我看到,就要通知你家长了……

金钢介绍,凭着帮扶老师的敬业和执着,受到警示的学生大多能自觉改正,“大一抓得紧一些,一旦好习惯养成了,以后就不会再掉下去了。”

在高捍东看来,之所以有人留下有人离开,主要不是能力问题,而是努力不努力问题,“能够考入南林大这样高校的学生,能力不会差到哪里去。正如你不能叫醒一个装睡或根本不愿意醒的人。帮扶,也只能把愿意回头的人拉回来,但总有一些人是不愿意回头的。”

转专业,是南林大为受到包括学业警示在内的学生敞开的一扇大门。之前转专业,学校主要为优秀学生开绿灯,现在南林大为四类学生敞开转专业大门:优秀学生、有特长和特殊潜质的学生、因健康原因不适宜在原专业继续学习的学生、学习困难的学生。

酷爱文学的闻超曾被学校主动安排可转至人文学院学习汉语言文学,但被其谢绝了,他相信自己的实力:“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南林大教务处的统计显示,该校转专业的申请比例,已由2014年的10%增加到目前的30%;而准予转入的比例,则由10%增加到15%。“除了少数专业因为申请人数太多只能择优而转外,大部分专业基本可以满足学生需求。”闵永军介绍。

南林大最近一年半时间里劝退的49名学生,大多数人选择留下来试读。2015年5月,和李欣一起受到红色警示的18名学生中,17人申请留下试读。如今试读到期,像李欣一样成功“复活”的学生有8人,还是有9人没有完成试读期的学业要求。

与李欣交谈结束,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已停。他背起书包,点头同记者道别,说食堂马上要开晚饭了,晚上还要上自习课。整个谈话,他很少提“退学”两个字,而是用“出了事”三个字代替。他说,出了事,真的就是人生遇到一道坎,结结实实跌了一跤,虽然很疼,但却刻骨铭心地明白了一个道理:“大学,是不可以虚度的。”

李欣背着书包的身影渐渐走远。校园内,黄叶在秋风中飘落,又一个秋天即将过去。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大学生均为化名)

版式设计:蔡华伟

《 人民日报 》( 2016年11月11日 16 版)

(责编:郝孟佳、熊旭)

推荐阅读

跑马溜溜的山上 一朵溜溜的“智慧云” 两年前,还在上小学四年级的藏族女孩央金,每学期最大的期盼就是去多媒体教室上课。“那时候像盼望过年似的,每次去上课都很新鲜,我们班级的老师要‘舌战群儒’,才能抢到一次机会。”【详细】

原创报道|教育访谈录|大学排行榜

2017年普通高考考试大纲出炉 7门学科内容调整 近日,教育部考试中心下发了《关于2017年普通高考考试大纲修订内容的通知》,调整了考试内容。9门学科中,除英语和思想政治内容不变外,其他7门学科的考试内容都有所调整。【详细】

毕业典礼|校长访谈|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