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育甘肃行之二:跟不上城镇化步伐的乡村学校

记者 申宁 贺迎春

2016年05月23日09:59  来源:人民网-教育频道
 

编者按:“发展乡村教育,让每个乡村孩子都能接受公平、有质量的教育,阻止贫困现象代际传递,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连续出台多项措施,扶持乡村教育发展,找差距,补短板。不久前,人民网记者赶赴甘肃南部山区,走秦安,下礼县,进文县,入武都,走进十余个乡村学校、教学点,深入座谈,看典型,访困难,找对策,了解乡村教育发展现状。现将采访见闻以“乡村教育甘肃行”系列报道形式推出。

推荐阅读:

乡村教育甘肃行之一:陇城走教,算出五本民心帐

乡村教育甘肃行之三:乡村教师的价值在哪里

乡村教育甘肃行之四:大山深处的夫妻特岗教师

礼县兴隆教学点的刘瑞琴看着教室里剩下的10个孩子,望着有些陈旧的校舍,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孩子就走光了,也不知道自己将来能做什么。在这个教学点,她已经教了15年。

而在文县铁楼乡,班四孟原来教书的教学点随着最后一个学生去城里上学,已经停办了,大门紧锁,他调到了山下的中心小学。

据甘肃省教育厅厅长王嘉毅介绍,到2014年底,像这样10人以下的学校(含0人和10学校),在甘肃,有3143所,一个学生都没有的空壳学校有1180所。

为何会有这以多的空壳学校、“麻雀”学校?闲置下来的校舍又将何去何从?

甘肃省秦安县一教学点内,一个班级只有2个学生。(摄影申宁)

城镇化的脚步太快,教育有点跟不上

“‘汶川地震’后,农村教育的硬件建设至少提前了20年。”在甘肃南部山区采访,记者不止一次听到这句话。利用抗震救灾资金,甘肃新建、翻建、补修了大批校舍,乡村教育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好局面。但没想到的是,仅仅不到10年,一批乡村完小、教学点就人去楼空。

“城镇化脚步太快,教育有点跟不上。一些农村学校按标准化要求刚盖好,就招不到人了。”陇南市武都区教育局局长黄克良感叹。

文县铁楼藏族乡中心小学校长张纪寿告诉记者,2006年之前,铁楼乡有7个完小,13个教学点,但现在,只剩下2个完小,5个教学点。在景家坝教学点,现在只剩下一个学生,两个老师。两个老师都已经58岁,面临退休。

王嘉毅曾跟进城的农民聊过天,问他们为什么要进城,农民告诉他,在农村种地基本上靠天吃饭,只要粮食没收到家就没有保证。到城里哪怕扫扫马路、卖个菜,一个月赚六七百块钱就够一家人生活了。而进城打工的农民,不少都把孩子带到城里了。

王嘉毅认为,除城镇化给农民提供了更多进城就业的机会外,农村学校的空壳化还与计划生育、以及年轻人的观念变化有很大关系。现在的年轻人和过去不一样了,他至少接受过初中教育,在农村待不住,有些在城镇上完高中的年轻人更是不愿意回农村生活。

“在不少农村,年轻女孩找对象,都要求男朋友城里有套房。”黄克良说,他们结婚后生的孩子自然在城里上学,这就造成了农村生源减少,空壳学校与“麻雀”学校增多。

面对这股进城大潮,王嘉毅认为,“阻挡不住”。

“改薄”,也需要城乡统筹

黄克良认为,造成农村生源的流失,还与老百姓的攀比心理有很大关系,看到别人家的娃娃去城里上学,家长也想尽办法把自己的娃娃转到城里的好学校。同时,农村留不住学生,也有农村教育本身的原因,受制于各种条件,教学质量上不去。

黄克良的家乡在张掖市山丹县,他回老家时发现以前上的小学没有了,初中和高中现在变成了小学和幼儿园,而且学生还不多,三十几个人,而他上学的时候有八九百人。

黄克良说,现在武都区城镇学校的学生,有城镇户口的只占百分之四十,百分之六十都来自农村。城里学校大班额问题突出,很多学校一个班有六十多名学生。

王嘉毅也表示,大量的农村孩子来到城市,也造成了城市教育资源高度紧张,“过去我们统筹城乡做得不够,‘改薄’很多时候只关注了农村,没有关注到城市。”

闲置校舍就地改造幼儿园

因为没有学生,班四孟老师原来教书的铁楼乡麦贡山教学点已经大门上锁。空下来的校舍怎么办?今年没有生源不代表着明年没有生源,如果彻底关掉,来年又来学生怎么办?如果空着,势必造成资源浪费。

对此,王嘉毅厅长告诉记者,甘肃的政策是三年之内学校一定要保留,如有新的生源校舍还要启用。小学不能办就转办幼儿园。

今年是学前教育三年计划第二期的最后一年,对于实现“着力扩大农村学前教育资源,重点解决好连片特困地区、少数民族地区、留守儿童集中地区学前教育资源短缺问题”的目标,各地的压力都不小。

“我们去年建了1337个幼儿园,90%都是依托村小改建。过去乡镇的幼儿园可以新建,现在幼儿园进村,我们不支持新建,要依托已有的校舍,把幼儿园辐射进去。” 王嘉毅说。

在记者走访的秦安、文县、礼县近十个完小、教学点中,都有幼儿园,甚至在一些教学点,幼儿园的孩子远远多于小学生。

闲置的学校投一点钱,把地面软化,墙壁刷成卡通风格,厕所、取暖重新改造。改造完的学校,王嘉毅觉得真是漂亮,而且花很少的钱就把农村幼儿园办起来了,盘活了闲置校舍。

“我老说,你先把信息化弄好,课桌凳坐着舒服,热水每天都能喝上,再弄一些器材,房子不是危房,差不多就行了。”王嘉毅表示,农村教育要有发展优先级,盖房子花的钱比较多,可搬不走,但是,信息化设施是可以搬走的,课桌是可以拿走的,老师是可以流动的,音体美器材是可以携带的。因此,他反复在全省教育系统中强调,要优先解决这些可以流动的资源问题。

王嘉毅同时也表示,有时一些必要的浪费也难以避免,教育要秉持以人为本的理念,即使只有一个学生也得办下去。

如果连幼儿园也办不了的,王嘉毅表示,三年以后将资产转移给当地政府,可以办敬老院,也可以办成卫生室、文化室,总之,不能让这部分资产闲置、浪费。

陇南市武都区现在有空壳学校77所,曾经担任过发改委主任的黄克良告诉记者,以前规划各管各的,精准扶贫的资金也是按行业走,现在甘肃省精准扶贫是整块资金发给地方,自己去花。这样,也方便把闲置的校舍改造成卫生室、文化室,把资源盘活。(甘肃教育社尹晓军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编:郝孟佳、熊旭)

推荐阅读

十问北京民办高校招生 教你如何识别真假学校 高考结束,进入了招生季,对于一些想选择民办高校就读的考生和家长来说,如何识别真假学校,学历教育与非学历教育有何区别,一旦退学如何退费?为此,人民网就相关十个问题采访了北京市教委,帮助大家了解北京民办高校招生政策和相关情况。【详细】

原创报道|教育访谈录|大学排行榜

重点大学网购排行:央音重“颜值” 复旦“吃货”多 随着各省市高考分数招录分数陆续公布,填报大学志愿成为了近期考生最关注的一件事儿。除了院校、专业的排名外,你知道哪所大学的同学最爱看书,哪个院校是“吃货”集中营,哪里的“剁手”之风最盛行呢?【详细】

毕业典礼|校长访谈|志愿帮帮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