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教育>>滚动新闻

专业成长离不开隐性知识

2015年03月01日09:06    来源:中国教育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专业成长离不开隐性知识

  教师真实的专业成长,是内含在隐性知识中的;甚至可以说,离开了隐性知识,专业成长就无从谈起。

  ■管旅华

  《幼儿园教师专业标准(试行)》(以下简称《专业标准》)的颁布,对幼儿园教师的专业化提出了明确要求。《专业标准》以及与此相关的培训,以文字化、结构化、条文化、图表化等方式明晰地呈现,给教师的专业成长提供了基本框架和工作指导,但它们不是专业成长的全部。应该说,真实的专业成长,是内含在隐性知识中的;甚至可以说,离开了隐性知识,专业成长就无从谈起。

  隐性知识比显性知识更丰富

  隐性知识是英国哲学家、科学家波兰尼在1958年提出的概念。隐性知识,通常也被翻译为“默会知识”。波兰尼认为:“人类的知识有两种。通常被描述为知识的,即以书面文字、图表和数学公式加以表述的,只是一种类型的知识。而未被表述的知识,像我们在做某事的行动中所拥有的知识,是另一种知识。”他把前者称为显性知识,而将后者称为隐性知识。

  隐性知识是指那种我们拥有但难以言述的知识,和显性知识相对。关于隐性知识,波兰尼有两个论述特别重要。第一,“我们知道的多于我们所能表达的”。隐性知识比显性知识更加丰富,隐性知识扩大了我们知识的疆域。第二,隐性知识相对于显性知识来说具有优越性。比如,有一则原理或规则在那儿,我愿意和能够去记忆和理解它;某种特定情况下能够主动地运用它;能够运用得比别人更加有效;能够借此有所创造、发现和发明……这些虽然很难用明晰的语言进行表达,是隐性知识,但与那作为原理或规则的显性知识相比,更为宽博,也更有效度。

  重视行动中的知识

  作为幼儿园教师,如果仅从理论层面了解《专业标准》、《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等显性知识,是远远不够的,比如我国《专业标准》的基本内容包含3个维度、14个领域、62项基本要求,从理论层面对幼儿园教师专业素质提出了明确要求。幼儿园教师即使倒背如流,也不能真正提升专业能力,必须带入到行动中,在行动中有所用、有所悟,从而内化为自己的能力、意识、情感、态度。

  行动中的知识,很大程度上就是隐性知识。隐性知识大量出现在实践中。实践中的知识,即便是显性知识也一定与隐性知识交互在一起,就像骨肉与气血的关系,为隐性知识所运化。也就是说,行动中的知识往往比理论性知识更为重要,它影响着教师对显性知识的学习与运用,决定着教师保教工作的水平和质量。

  教师应该主动地在行动中实践《专业标准》,形成自己的体会、感悟。行动本身和行动中的所得,很大程度上都属于隐性知识。这种隐性知识越多,越能够形成自己的行动力和创造力,促进自身专业发展。

  重视团队的知识

  团队,是隐性知识的“发酵池”。幼儿园教师应该重视同伴的学习、交流和互助。幼儿园与中小学相比,规模相对要小一些,更易于形成团队的“亲密性”。在“亲”的人际关系和“密”的交互接触之间,弥散着丰富的隐性知识。彼此的教育故事、教育经验,特定情境中的心理感受,问题解决的策略、技巧和窍门,与家长沟通的方式方法,区域活动中的创意,游戏活动中的机智,与孩子接触的体态、眼神、语调……都是教师团队互动的重要教育资源和课程资源。

  教师应该成为团队建设的积极参与者,从而建立起学习型组织。学习型组织是通过培养学习气氛建立起来的一种有机的、高度柔性的、扁平的、符合个性的、能持续发展的组织。当幼儿园的教师团队形成了学习型组织,隐性知识的数量与质量将会大大提升,从而能全面快速提高教师专业发展能力。重视团队知识,需要教师彼此之间形成一定的人际交往的频度,增进了解、加深友谊,形成更多的互相学习的机会;需要更多的团队性任务和活动,通过诸如一日活动的规划和组织、活动观摩等,促进团队知识在更大范围、更高质量上的交流。此外,通过促进制度的建设,使学习型组织成为园本知识生产、创新和管理的重要机制。

  重视显性知识与隐性知识的重构

  “我们知道的多于我们所能表达的”。人类的知识由“知道的”但不能(不易)表达的隐性知识和“知道的”而又能表达的显性知识组成。美国学者舒尔曼于20世纪80年代提出学科教学知识,又译为“领域教学知识”,他认为,学科教学知识是区分学科教师与学者的一种知识体系。学者去创造某一学科领域里的新知识,教师则是帮助学生去理解这些新知识。教师的教学经验是独一无二的,教师独特学科内容领域和教育学的特殊整合,是教师对自己专业理解的特定形式。事实上,学科教学知识正是由显性知识(学科的)与隐性知识(实践的、教育的)整合构成的。

  在幼儿园教师的保教工作中,这两种知识更是无法割裂的。因为,幼儿园相对于中小学来说,学科性(领域性)更弱,教育性更强。在整合两类知识时,幼儿园教师更要发挥隐性知识的作用。《专业标准》作为显性知识是有用的,但《专业标准》能发挥多大作用,完全依赖于教师所拥有的专业隐性知识的多少,以及是如何建构的。保教工作是一个纷繁复杂、不断变化的动态过程,在专业化成长中,教师要善于在实践中将两种知识进行重构,充分利用自身所拥有的隐性知识,将《专业标准》的要求有效转化为自己自觉的行动。同时,国家级、省级等各级各类培训,尤其是园本培训,在解读《专业标准》这一类显性知识时,也应该结合实践来表述。两类知识的良好整合是交互的。一方面,显性知识需要在实践中与隐性知识紧密结合,从而内化到个人和组织的内部,成为隐性知识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个人和组织的隐性知识,也需要在与显性知识的配合中,尽量显性化,成为“能表达的”,从而使我们的经验和智慧尽可能明确化,便于个人和组织的“存储”、“再生产”以及示范与推广,从而扩大个人和组织的影响力,促进教师专业发展进入更高的层次和境界。(作者系《幼儿100》杂志主编)

(来源:中国教育报)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