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給留守兒童貼上負面標簽

2019年10月14日08:35  來源:中國青年報
 

  近日,在東北師范大學舉辦的第五屆中國農村教育高端論壇暨2019年農村教育國際學術研討會上,很多教育學者發出呼吁:當前,鄉村兒童成長最重要的主題應該是救援心靈和引導成長。

  趙康淋是四川省蒲江縣西來九年制學校的校長。在這所有923名學生的學校裡,留守兒童的比例為38.5%。趙康淋在做了一番調查和研究后,認為“留守兒童的情況令人非常擔憂”。

  趙康淋調查的數據顯示:一至六年級的留守兒童群體中,很多學生的父母每年回家的次數不超過3次,甚至個別父母兩年才能回家一次。其中,有兩成的留守兒童每月和父母的通話不超過3次。

  通過分析一至九年級近兩年來的期末考試成績,他發現,成績靠后的學生中有相當數量都是留守兒童。趙康淋還梳理了全校學生的違紀情況,其中不遵守學校規章制度,經常抽煙、喝酒、打架、曠課的學生裡,有很多是留守兒童。

  在和學生的相處中,趙康淋發現,留守兒童在應對壓力時會出現更多的退避,做事任性、對人冷漠、性格內向和孤獨等都是他們的突出特征。

  在東北師范大學中國農村教育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劉善槐看來,留守兒童在日常生活中違背價值標准或者道德認知范圍內的各種反應和表現,可以理解為越軌行為。

  在對留守兒童群體進行調查和分析后,劉善槐認為越軌行為有三個層面的表現:一是消極行為,包括對親情的漠視,表現出不依賴父母或者厭煩父母﹔二是回避人際活動,孤僻、不自信、不合群﹔第三個層面則比較嚴重,表現出不同程度的輕生和厭世。

  “留守兒童只是一個特殊群體,並不是問題群體。”東北師范大學教育學部副教授楊清溪在論壇上提出,要避免在留守兒童教育中的矯往過正傾向。

  “不要讓留守兒童變成一個負面標簽。”楊清溪擔憂的是,如果從問題導向來教育留守兒童,這個群體就會給人以“弱勢群體”“問題兒童”等負面印象,“一旦被貼上不良標簽,就可能導致不良行為的發生”。

  在楊清溪看來,以學校作為教育主體,聯合社會多方力量幫助和引導留守兒童身心健康發展才是教育他們的關鍵。

  楊清溪的呼吁與湖南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院長劉鐵芳的觀點不謀而合。在當下開放多元的現代化環境中,鄉村教育和鄉村兒童都面臨著邊緣化處境。長期關注鄉村教育的劉鐵芳指出,這種邊緣化處境最傷害孩子的心靈。

  “留守兒童成長的核心問題就是從小缺失愛、安全感匱乏和交流有阻隔。”劉鐵芳說,他們更多地沉迷於網絡,缺少現實交流,難以向社會和他人敞開內心。

  “幫助鄉村兒童找到自我認同,是救援和守護他們心靈的鑰匙。”劉鐵芳認為,“愛和藝術可以幫助孩子們發現和認識自我。”

  劉鐵芳認識一位去雲南支教的老師。這位老師剛去時,發現優等生只是少數,很多孩子選擇用打架和早戀的方式來宣泄自我。有一天上課,大雨打到玻璃窗上,孩子們不約而同地看過去。這位老師突然有了想法,大家喜歡看雨,那就聽雨聲來寫詩。

  一個孩子的詩讓劉鐵芳觸動頗深——“我是一個自私的孩子,我希望世界上有個角落能在我傷心時空著安慰我,我是個自私的孩子,我希望媽媽的愛隻屬於我一個人,讓我享受愛的味道。”

  “很多時候鄉村教師的專業情意比專業知識更重要。”劉鐵芳認為,愛與關懷能讓留守兒童生活在愛中,幫助他們找到適合自己的審美和趣味,激活孩子們的內心世界。除此之外,鄉村教師要給予留守兒童更多的承認和激勵。

  留守兒童主要分布於鄉村學校和寄宿制學校裡。在劉善槐看來,家庭教育缺失而完全依靠學校和教師,很難保証留守兒童身心的全面發展。

  “父母不在家,並不意味著就可以缺失監管和責任。”劉善槐建議,通過制訂詳細的網絡監督計劃,部分發揮家庭教育的功能。學校可以定期召開網絡家長會,設立留守兒童和父母的網上聊天室。社區也可以建立留守兒童活動中心。通過家長、學校和社區的三方聯合,共同關愛留守兒童的成長。

  此外,學校還可以嘗試建立大學生志願者與鄉村兒童的一對一幫扶。劉善槐說,通過與學校對接的大學生志願者視頻見面,鄉村兒童可以找到值得信賴的傾訴對象,排除生活和學習的煩惱,明確成長方向。

  “在家庭教育缺位的情況下,農村社區教育功能到了迫切需要加強和完善的地步。”趙康淋建議,由基層教育部門牽頭,聯合共青團、婦聯和工會等組織,共同建立農村中小學生的社會化教育和監督體系。

  父母缺位,留守兒童心靈的健康成長更需社會的參與。參會的教育者們期待:在留守兒童的成長中,可以心中有愛、眼裡有光、生命有方向。

  記者 王培蓮

(責編:何淼、岳弘彬)

推薦閱讀

報告:60%的兒童參與課外班 平均年花費9211元 日前,《中國兒童發展報告(2019)——兒童校外生活狀況》在京發布。報告顯示,兒童參與課外班日常化,課外班已成為校外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 【詳細】

原創報道|

8類“校鬧”將受嚴懲 五部門發文保障學校安心辦學 教育部、最高人民法院等五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完善安全事故處理機制 維護學校教育教學秩序的意見》,構建起治理“校鬧”的制度體系,為學校安心辦學提供保障。 【詳細】

原創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