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鏡堂院士:用建筑記錄行進的中國

華軒

2019年10月14日08:33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0年,何鏡堂在上海世博會中國館施工現場講解“中國紅”。華南理工大學黨委宣傳部供圖

  有一天,中國工程院院士、華南理工大學何鏡堂教授在廣州大學城觀看完演出,和夫人在校園散步時,一位女生跑過來,給他深深鞠了一躬。她說她代表自己的父親給何鏡堂鞠躬——她的父親說,感謝何鏡堂設計了這麼美的校園,讓女兒可以在畫一般的環境裡學習和生活。

  何鏡堂說,那一刻,是自己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之一。

  將當建筑師作為自己的夢想

  何鏡堂1938年出生在廣東東莞,從小熱愛繪畫,經常跟著哥哥一起去野外寫生,上中學時又喜歡上了數學、物理,想當工程師。正當他的理想在藝術家和工程師之間搖擺時,一位老師告訴他,建筑師是半個藝術家,半個工程師。由此,何鏡堂將成為建筑師作為自己的夢想,在1956年考入華南工學院(1988年更名為華南理工大學)時,毫不猶豫地報考了建筑學系,畢業時又因學業優異被推薦為研究生,師從一代建筑大師夏昌世,攻讀民用建筑專業。

  夏昌世注重因地制宜、經濟適用、創新節能的建筑理念,強調培養綜合素質、尤其是設計實踐能力的教育理念培養,這對何鏡堂的影響很大,使他形成了較強的動手能力和朴實的工作作風。

  1964年,何鏡堂到北京為自己的畢業論文准備資料。在北京建筑設計院,他找到了一本非常有借鑒價值的英文書。可是當時沒有復印設備,甚至也沒有可以連續使用的繪圖筆,借期又隻有短短三天。怎麼辦?何鏡堂沒有猶豫,他決定用最笨的法子——抄下來。就這樣,在簡易的招待所裡,何鏡堂用一支筆、一瓶墨水、一疊透明紙,以床為桌,將這本60頁、圖文並茂的書抄錄了下來。1965年,何鏡堂順利畢業,成為從華南工學院建筑學系正式畢業的第一位研究生,1967年被分配到湖北省建筑設計院工作。

  1973年,何鏡堂工作調動,來到北京輕工業部設計院從事建筑設計。他不僅在工作中完成了辦公樓、廠區規劃的設計任務,還在業余時間參加建筑繪畫、小型鐵路客站、農村住宅設計等競賽。

  隨著改革開放和經濟特區的建設,何鏡堂心中“捂”了十幾年的建筑師激情,也期待著有機會盡情燃燒。他專程去了一次深圳,看到昔日荒涼的地方正成為沸騰的建筑工地,他感受到了“熱土”的含義,內心也跟著沸騰了起來。

  1983年5月,何鏡堂和妻子李綺霞舉家南遷,回到廣州,來到母校華南工學院。那一年,他45歲。

  “把失去的時間搶回來”

  回到母校的第三天,何鏡堂就遇到了自己建筑生涯中具有轉折意義的重要工程——深圳科學館。當時深圳科學館舉行設計競賽,邀請華南工學院建筑設計院參加,但時間隻剩3個星期左右。校方問何鏡堂:你們想不想參加?何鏡堂第一個念頭就是:“機會來了!”他果斷答應參加,騎上自行車就去街上找正在購買安家用品的妻子。

  時不我待,何鏡堂夫婦坐上長途大巴,到深圳去察看地形,了解工程背景,在招待所裡,行李還沒開包,他們就開始創作了。

  經過20多天的日夜奮戰,反復推敲比較,何鏡堂夫婦完成了主體平面採用正八角形的設計方案。最后一個晚上,夫妻兩人徹夜未眠,和同事趕在最后期限前完成了模型。

  當天上午,他們趕到深圳,把圖紙、模型交上去后,當晚就得到了方案中選的消息。何鏡堂興奮不已,實實在在體會到了什麼是“深圳速度”。

  日后連續獲獎、被深圳人稱為“八角樓”的科學館,讓何鏡堂收獲了遲來的成功。同時,何鏡堂確定下了“三到位”的思路,即做一個精品、獲一個獎、在建筑核心刊物登載一篇文章。這樣一種“實踐-理論-實踐”的過程,也是將設計、研究創作跟教學相結合的過程,成為他和他的學生提升理論和實踐水平的“快捷方式”。

  此后,他一發而不可收,一口氣主持設計了西漢南越王墓博物館、五邑大學教學主樓、廣西桂林博物館、大都會廣場、中國市長大廈、鴉片戰爭海戰館、華南理工大學逸夫科學館等大批精品建筑,並逐漸形成了“兩觀三性”的建筑理論,即建筑要有整體觀和可持續發展觀,建筑創作要體現地域性、文化性和時代性的和諧統一。

  “我要把失去的時間搶回來。”45歲起步的何鏡堂在成為建筑師的夢想道路上加速奔跑。1999年年底,他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2000年獲中國建筑界最高獎——首屆梁思成建筑獎。

  “社會在推著你往前走”

  當選院士后,一些人覺得何鏡堂可以歇一歇了,畢竟那個時候他已經年過花甲。但是,何鏡堂沒有停下來,他的身影依然活躍在全國各大設計招標現場和建筑施工現場。

  “這個時代令我倍受鼓舞。整個社會在推著你往前走,你不走,就太對不起社會了。”他說。

  隨著教育事業的發展,一些大學開始新建或擴建校園。何鏡堂為競標投入了巨大精力,因為准備充分,他和團隊在浙江大學新校區設計方案的招投標中一舉中標。目前,他已經主持了廣州大學城、江南大學、重慶大學、上海大學、澳門大學橫琴校區等200多個大學的校園規劃和設計作品,被稱為“校園建筑設計掌門人”。

  2010年的上海世博會中國館,更是讓何鏡堂和團隊名聲大噪。在設計之初,何鏡堂給予了中國館“中國特色、時代精神”的定位,其設計方案歷經多輪殘酷的競選最終勝出。何鏡堂以“東方之冠”構思中國館的外觀主題,表達傳統文化的精神氣質以及今日中國的大國風范,並在設計中追求盡可能多的開放空間,實現多元化的人文交流。該作品獲得了人們的高度評價,成為上海世博會乃至全球建筑界近年來的標志性建筑。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這座建筑的背后,當時70歲高齡的何鏡堂有著怎樣的付出。以中國館外牆的顏色為例,大家都認為要採用代表著喜慶、熱烈的“中國紅”,但確定這個紅色的數值到底是多少,團隊就花費了一番心思。“參考的意見很多,爭議也很多。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中國紅。”何鏡堂回憶,“我們想過用天安門的紅、國旗的紅,甚至是中華牌香煙的紅……各個層次的討論就不下20次。”

  另外,這種紅色的外觀,用什麼材料制成最適宜?能不能經受長期的雨淋日晒?如此大體量的紅色建筑,做出來是什麼樣子,大家心裡都很忐忑。連何鏡堂自己心裡也沒底。他提議成立了顧問委員會,協助設計團隊攻關這一難題,而他自己,更是全身心扑到了這個項目上。有一次,為了確認材料的效果,他一天內飛了北京、上海、天津三個地方﹔而“中國紅”的最佳數值,也在長達半年的反復比對篩選后得以確定。

  近年來,北京奧運會羽毛球館和摔跤館、廣州西塔、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擴建工程、廣東奧林匹克體育中心、青島上合峰會主會場、錢學森圖書館、映秀震中紀念地……由何鏡堂領銜設計的一個又一個令人震撼的作品不斷問世。而在此過程中,他也培養了百余名研究生,其中獲得全國青年建筑師獎的就有18名。

  “我把自己的人生與國家的發展結合起來,個人追求要與社會的發展同步,這是非常重要的。”日前,何鏡堂榮獲中宣部等多部門聯合頒發的“最美奮斗者”榮譽稱號。令他感到榮幸的是,他的一些作品見証了國家前進道路上的重大事件。何鏡堂表示,自己會一直不忘成為建筑師的初心,創作更多的建筑精品,培養更多專業人才,生動記錄行進中的中國。

  

(責編:何淼、岳弘彬)

推薦閱讀

報告:60%的兒童參與課外班 平均年花費9211元 日前,《中國兒童發展報告(2019)——兒童校外生活狀況》在京發布。報告顯示,兒童參與課外班日常化,課外班已成為校外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 【詳細】

原創報道|

8類“校鬧”將受嚴懲 五部門發文保障學校安心辦學 教育部、最高人民法院等五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完善安全事故處理機制 維護學校教育教學秩序的意見》,構建起治理“校鬧”的制度體系,為學校安心辦學提供保障。 【詳細】

原創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