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考研倒計時百天:考研漸成“畢業剛需”?

2019年09月12日08:29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2020考研倒計時百天:考研漸成“畢業剛需”?

編者按:這裡的文字沒有浮華,沒有空談,沒有“標題黨”。信息轟炸的網絡時代,我們隻希望安靜記錄身邊的故事,關注冷暖人生,帶你觸摸社會的體溫。

如今,2020年碩士研究生入學考試將進入100天倒計時。逐年遞增的報考人數、僧多粥少的錄取比例、被標簽化的“考研黨”……這場數百萬人參加的全國性考試,每一點微小的變化都會引起討論。

不久前,“逃避式”考研的話題一度上了熱搜。一個“逃”字,給不少考生們打上了標簽。但“考研”豈能被幾個詞匯簡單標簽化,個體選擇的背后,有名校夢,有競爭壓力,有畢業的仿徨,等等。

考研,我們專業的“剛需”

凌晨2:49,醫學生薛薛失眠了。沒有猶豫,她打開網課視頻,拿出筆記本,聽了一節政治課。6點左右,她抱著書本去了圖書館,開始新一天的復習。

薛薛的考研倒計時是從247天開始的,從那時起,她的作息表裡沒有了逛街、聚會、出游,而變成背單詞時間、背政治時間、復習《心律失常》時間……臥室裡,復習筆記漸漸挂滿了牆。這是她第二次考研,目標河南大學。“考研是專業所迫,我個人也想提升一下平台。”她說。

正在復習的薛薛 受訪者 供圖

如果不考研,薛薛隻能做基本的護理工作,她已經感受過那樣的生活。在醫院實習期間,薛薛經常忙得沒空上廁所,遇到難纏的患者,輕則言語傷害,重則打罵醫鬧。她不想以后的生活都處於這種焦慮中,不想變成“被生活吊打的咸魚”。

而對於薛薛其他臨床專業的同學來說,考研勢在必行。考上醫學碩士專業學位研究生(簡稱“專碩”),就可以在校期間通過考試拿到《執業醫師資格証》、《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合格証書》這兩個必要的証書,而碩士畢業証意味著有機會進入更好的平台。他們很清楚,對好的醫院和機構來說,研究生學歷是必需的﹔否則隻能去相對較差的平台,學歷也會成為晉升的障礙。

據麥可思研究院發布的《2019年中國大學生就業報告》,醫學生從事的工作與專業相關度最高(93%),讀研比例最高的也是醫學生(近30%)。相應的,醫學研究生的分數線也水漲船高。

形勢如此,薛薛也深知其中的艱難,去年目標學校復試線一下子漲了20分,今年她的壓力更大了。

在一些考研論壇的相關討論裡,有的醫學、歷史等專業的學生甚至在大學入學前就做好了考研的打算。“不考研幾乎不可能。”有同學這樣說。

資料圖。中新社記者 張斌 攝

考研,我的畢業出路之一

和薛薛相比,同樣在備戰2020考研的翟宇飛,他的復習節奏要少些緊張。除了復習考研,他還在准備簡歷參加秋招。

出身於吉林大學的他,畢業后在長春、沈陽或是東三省其他城市的一些企業都是比較容易找工作的,但翟宇飛並不想留在東北,所以他在考慮其他出路。

考研是其中的一個選項。他對名校沒有很深的執念,“如果能更進一步也算是錦上添花,考不上對我來說也沒什麼損失。”

而家人更希望他回新疆工作。父輩們在當地發展的很好,有一定的人脈關系。姥姥當了一輩子教師,舅舅阿姨們也是當地的公職人員,對於已經拿到教師資格証的他而言,回老家考公務員或者當老師都是不錯的選擇。

翟宇飛打算拼一把,“考不上就算了,去工作,”翟宇飛說,“如果工作滿意,放棄考研也是可以的。”

“再不濟,回老家。”

資料圖:考研學生在圖書館內看書復習 趙啟瑞 攝

翟宇飛並不是個例,中國教育在線發布的《2018年全國研究生招生調查報告》顯示,考研動機為比較茫然,還沒有做好就業准備以及為就業“備胎”,分別達到30%、21%。而兩年前,報告顯示暫時不想就業、逃避步入社會而選擇考研的人佔13%。

作為“過來人”,對目前在山西大學讀研二的緝熙來說,考研也只是當時畢業面臨的選擇之一。

“當時自己比較迷茫,沒什麼選擇。”緝熙說,看到同學找工作,她也投簡歷參加校招﹔身邊的同學都在考研,不想畢業就失業的她也就順手准備了起來。

由於本科學歷找到的工作不盡如人意,研究生學歷可以增加自己的就業籌碼,所以考研對緝熙來說,成了一條比較好走的路。

“如果不是和同學一起,我考研可能不會成功的。”

談起未來的規劃,緝熙沒有很具體的想法。“可能會去當高中老師吧?”她有點猶豫,“還是看工資擇業吧,其他只是加分項。”

有了高學歷,才有競爭力?

不同於薛薛一心考研,去年,柴子岩決定考研的時候,自己已經畢業工作了兩年。

“不抓緊提升的話,很容易被學歷限制上升空間。”柴子岩說。

一些工作單位招聘的時候明確要求985或211學歷,這個門檻把隻有普通本科學歷的柴子岩擋在了很多機會之外。在工作中,他感受到隨著知識技能的更迭和企業發展戰略的調整,沒有核心競爭力的人會有被裁員風險。

身邊的同事也給他帶來危機感。不知什麼時候起,“海歸”背景、碩士學位似乎逐漸成了“標配”,而他們的待遇和升職空間也遠遠高於自己。

教室裡學生們正在復習 受訪者 供圖

考?不考?柴子岩非常糾結,前前后后考慮了半年之久。畢竟考研要付出相當的時間和精力,對於已經走上工作崗位的他,辭職去考研,做出這個決定,不容易。

離職意味著沒有收入,不願向家裡伸手要錢的他隻能吃“老本”﹔和應屆考生相比,他的年齡也顯得尷尬,研究生畢業就已經30歲了。除了這些,還有最大的一個問題,萬一考不上怎麼辦?

父母一開始是反對的。在他們眼中,擁有穩定工作、收入還可以的兒子該考慮結婚了,這時候去考什麼研?但他們最終還是被兒子說服了。

戒掉所有的娛樂活動,卸載手機裡絕大部分軟件﹔為了省出更多的學習時間,每天早上5點起床,吃飯隻吃速食簡餐,一遍一遍地刷高數題……重新適應學生生活並不容易,柴子岩努力和自己的惰性作斗爭。

可是,重返校園哪有那麼容易?2016年柴子岩畢業的時候,據教育部數據,考研報名人數隻有201萬﹔當2018年他報名考研的時候,這一數字已經變成了290萬,但當年研究生教育招生僅有85.8萬人。

“很多人注定隻能當‘炮灰’。”柴子岩說,很不幸,他也成了“炮灰”中的一個。

知道落榜的結果后,柴子岩躲起來悄無聲息地哭了一場。看著胖了20斤的自己,胡子拉碴,學歷不高,沒有工作,沒有收入,沒有對象,二十多歲的人一事無成,他覺得“除了考試,好像真的什麼都不會干了一樣,連煙火氣都沒了”。

他重新審視了考研這個決定,真的非考不可嗎?但他不后悔,回到職場的柴子岩說,如果有可能,他還想考研,但這次會考慮在職研究生。

資料圖。中新社發 張勇 攝

考研執念,真的要非考不可?

“如果說高考是一群人奮斗的記憶,那麼考研多數情況下是一個人的狂歡。”柴子岩這樣總結那場“刻骨銘心”的研究生入學考試。

“考研難度每年都在增加,但學生們的報考熱情並沒有消退。” 天津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研究生導師郎鐵柱說。

在校生、職場人員,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這場狂歡。是什麼原因帶來了持續不斷的“考研熱”?海天教育考試研究中心總監吳睿認為,就業競爭和社會對高層次人才的需求是不可忽視的客觀因素。

“就業競爭的增大,企業、事業單位招聘,甚至公務員考試等,很多崗位就明顯加大了對延伸學歷的要求。這是考研報名熱度不減的外部環境。”吳睿說。

“教育體制改革,高校擴招,本科畢業人數在不斷增加,這些都是考研熱的大背景,對於一般學校的學生來說,考研似乎是最簡單的上進門路,也是看得見的可靠門路。”郎鐵柱說, “考研熱還會持續下去。”

在這樣的背景下,或是自願或是隨大流,不少學生把考研當成了增加就業機會的籌碼,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考研。

“不能為了考研而考研。”吳睿說。不同的專業對人的要求不同,有的需要實踐經驗,有的需要學歷提升,他認為,比起考研,更重要的是要對自己的未來有明確的規劃。

距離開考還有100天,薛薛和翟宇飛正在積極地備考中,回到工作崗位的柴子岩也在猶豫是否要考在職研究生。(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作者 郎朗)

(責編:郝孟佳、熊旭)

推薦閱讀

報告:60%的兒童參與課外班 平均年花費9211元 日前,《中國兒童發展報告(2019)——兒童校外生活狀況》在京發布。報告顯示,兒童參與課外班日常化,課外班已成為校外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 【詳細】

原創報道|

8類“校鬧”將受嚴懲 五部門發文保障學校安心辦學 教育部、最高人民法院等五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完善安全事故處理機制 維護學校教育教學秩序的意見》,構建起治理“校鬧”的制度體系,為學校安心辦學提供保障。 【詳細】

原創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