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虛作假辦不出好教育

楊三喜

2019年05月13日09:12  來源:中國教育報
 

學術不端帶來的不只是身敗名裂,更嚴重的也許要付出上億元的代價。據美國《科學》網站報道,杜克大學波茨-康德學術造假案宣布以和解告終,杜克大學將向美國聯邦政府支付1.125億美元賠償金,同時還要向此次造假行為的舉報人支付3375萬美元作為獎勵。在國內,為了營造風清氣正的學術環境,中國知網近日也上線了“科研誠信與學術規范”,為高校開展科研誠信教育提供信息化手段。學術千萬條,誠信第一條,打擊弄虛作假、學術不端行為,維護學術誠信無疑任重而道遠。

做學術如是,辦學校亦如是。在辦學上,同樣容不得摻假。一所學校要提高聲譽,要成為民眾心目中的強校、名校沒有什麼捷徑可走,隻有扎扎實實提高教學質量,提升育人成果一條路。弄虛作假也許能在某時某地蒙蔽部分民眾,但是騾子是馬,出來遛遛就一目了然,假的真不了,翻船可能就在一瞬間。

深圳富源學校就是一個典型。近日,深圳市的二模考試中,富源學校異軍突起,6名學生考入全市理科前十,碾壓了深圳本地知名的四大公立高中。果真是富源學校教學質量大進步,或者四大名校威風不再嗎?《新華每日電訊》報道,深圳市有關部門証實,富源學校進入此次“二模”前100名的學生中,有10多名學生均從河北衡水第一中學轉入。這些學生或多或少存在“人籍分離”現象,也就是雖然戶籍或學籍遷入了深圳,但是在外地上學,最后參加廣東的高考。說白了,這些空降的考生其實就是學校引進的“雇佣兵”。

引進“雇佣兵”的目標很明確,直指北清率,而效果也的確不錯。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富源學校共有11名學生達到清華、北大分數線,9名學生被錄取。隻不過,被錄取的9名學生中,半數也被衡水中學列入了光榮榜。他們顯然就是衡水中學輸出的高考“雇佣兵”。利用所謂的“跨省合作辦學”模式,在短時間內提高北清率這一關鍵指標,彰顯其辦學成績,提升學校聲譽和知名度,以利其招攬生源,是一種急功近利的辦學路徑,更是對公眾赤裸裸的欺騙。因為考上再多的北大、清華,也與學校的教學質量、育人水平沒有多大的關系。正如一篇評論所言“轉學豈能轉出名校?”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名校是無法速成的。辦成一所名校,不僅需要政府的支持、公眾的呵護,還需要師生的辛勤付出,必須一步一個腳印、一步一個台階。通過鑽制度的空子,投機取巧、急功近利是決計辦不出名校的。不僅辦不出名校,甚至還會造成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應,損害地區教育發展生態。不管從維護高考公平、營造良好辦學生態,還是為孩子的成長做好榜樣,都要求有關部門在制度層面查漏補缺,在執行層面嚴格管理,斬斷弄虛作假的利益機制。

弄虛作假往往源於急功近利。學校辦學層面如此,孩子的成長也是如此。就拿奧數培訓來說,家長把孩子送進奧數培訓工廠,有多少是建立在尊重、順應孩子興趣、特長的基礎之上呢?中國的奧數培訓機構遍地開花,但是真正對奧數感興趣,而不是將之作為升學敲門磚的有多少?著名數學家丘成桐日前批評這種現象,他認為:“一些孩子明明在數學方面有天分有興趣,家長卻鼓勵他們去念金融,因為學金融能夠賺錢,這是很大的問題。在急功近利思想的主導下,原本應該是從孩子的興趣出發,提高孩子思維能力和學習素養的奧數培訓,全然變了樣。”總是希望走捷徑、求速成,無疑是“真”的天敵,也是教育的天敵。

陶行知說,千教萬教,教人求真;千學萬學,學做真人。媒體報道,每到求職季,各種“教你如何寫簡歷”的攻略總是遍布各大求職論壇,一些人為了簡歷“好看”弄虛作假,胡編亂造。而在論文寫作過程中,抄襲剽竊的現象也多有出現。學生弄虛作假的原因有很多,但不可否認的一點是,包括學校在內的社會都存在弄虛作假之風,這為學生做出了不良示范。

弄虛作假辦不出好教育,不僅因為假的真不了,遲早會現形,還因為學校是育人的地方,承擔著立德樹人的重任,而行動的示范引領是最好的教育。學校要引導學生求真知、做真人,首先自己要做好榜樣。如果學校在辦學過程中蠅營狗苟、弄虛作假,又如何引導學生追求真知、真理,做一個誠實守信的人呢?

(責編:盧靜(實習生)、熊旭)

推薦閱讀

編程熱引發思考 專家:推動信息素養教育刻不容緩 一時之間,少兒編程課外班格外火爆。從一線城市蔓延到二、三線城市,編程培訓機構如雨后春筍般不斷激增。 【詳細】

原創報道|

把思政課上成中學生喜歡的課 “不久前的一個上午,湖北省武漢市解放中學八(7)班教室內,思政課教師吳又存不時吟詩誦詞,解析新聞案例,講到動情處還唱起花鼓戲,教室裡不時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詳細】

原創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