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留法學生 巴黎聖母院失火親歷記

2019年04月18日08:2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巴黎聖母院失火親歷記

作者剛到法國不久,就前往巴黎聖母院參觀,輝煌的景象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令人遺憾的是,聖母院現在已經面目全非。

4月16日,巴黎聖母院所在的相鄰地鐵站已經被關停。

4月16日,一名少女在失火后的巴黎聖母院前演奏。

1991年,巴黎聖母院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是“巴黎塞納河河畔(Paris,Banks of the Seine)”的重要組成部分。

從未想象會遇到的直播

法國當地時間4月15日傍晚時分,我剛從超市購物回家。一天的課程已經結束,同學們都開始輕鬆下來,准備晚飯。這時突然有消息傳來“巴黎聖母院著火了!”。幾乎是一瞬間,巴黎聖母院燃燒的照片就在社交網絡上“霸屏”。當我點進數萬人都在觀看的電視台現場網絡直播時,來自世界各地的網友評論也一下子涌進來,“哭泣”“悲傷”的表情扑面而來……

“對於世界文化遺產來說,這是傷心的歷史性一刻。”隨著不斷更新著的火情進展,有人在朋友圈這樣評價。與此同時,我的法國、意大利甚至南美洲的朋友,都在個人主頁上表達著震驚和痛惜,大家紛紛慨嘆:有著800多年歷史的巴黎聖母院被火焰包圍了。

我是個在法國巴黎求學的中國學子,但這樣的新聞直播,卻從不願親身遇見,我覺得心也要被燒碎了。我和周圍的法國人一樣悲傷難過。真的,烈焰中的巴黎聖母院讓我心痛。

在當時的直播畫面中,現場火焰躥得非常高,這讓人不由得擔心起最壞的結果。巴黎晝夜溫差很大,我注意到現場的許多人,匆忙中沒有穿上厚衣服﹔但是他們沒有選擇離開,而是聚在一起唱起了祈禱歌,多了幾分感人的溫情。

火情是從下午6點多開始的,到了晚上9點,聖母院還在大火中掙扎。直到深夜,火情才逐漸被控制。法國總統馬克龍在自己的社交賬號上開通了直播,並且發表了電視演講,直播的背景還是熟悉的聖母院主樓,他表示:“我們來重建巴黎聖母院。”

和許多人一樣,我也一直陪伴到凌晨。

燃燒后的現場擠滿了人

4月16日的傍晚,我從學校趕去現場。

在地鐵站台上,巴黎聖母院站的站牌指示燈已經不再亮起,變成了暗淡的灰色。這意味著該站的幾個地鐵出入口都已經關閉。我就多坐一站,在盧森堡公園下車,再穿過先賢祠。此時,巴黎聖母院肯定是需要步行才能前往的了。一路上都能看到一些背著相機的人,有的是游客,有的看起來是來自附近。與平常的氣氛完全不同,大家面色都很凝重。路邊的書店,也放上了關於巴黎聖母院的各種書籍。

還未到巴黎聖母院的路口,就看到許多記者架著攝影機採訪,四周還有安保人員巡邏。走近一點,隻見整個教堂四周的路都被警戒線封鎖起來。

雖然已經過去了24小時,雖然夜晚就要來臨,但現場民眾還是絡繹不絕。他們站在警戒線外看著塞納河對岸的古跡,在河邊站成了一道“人牆”。大家紛紛舉起手機或相機,記錄下火后的聖母院。

巴黎聖母院是這座城市和法蘭西的標志性建筑,蜚聲全球。1991年,它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到巴黎讀書后,我曾數度在此駐足游覽,站在聖母院塔樓上,放眼塞納河兩岸,欣賞這裡旖旎的風光,品味千年的繁華。抬頭凝望高聳的塔尖,仿佛要被它引向另一個飄渺的世界。

而今,塞納河風景依舊,而聖母院已是面目全非。我看到許多背著巨大旅行包的游客,他們可能本就計劃今天來游覽巴黎聖母院,怎料到如此變故——許多珍貴的遺存就此消失了、無法挽回了﹔可能在很長時間內,人們都沒有機會進去參觀了。他們坐在石凳上,無言遙望,久未離去。

我聽到有人在橋下拉起小提琴,順著琴聲走下已經擠滿人的橋,看到一位少女面向聖母院演奏,琴弦上流出哀傷的旋律。我們目光相遇,她朝我點點頭,又聳聳肩示意共有的遺憾與哀傷。巴黎聖母院並不只是屬於法國,此時我們的心情是同樣的。

許多人都想參與下一步重建

在巴黎聖母院門前廣場,有個零點(Point Zéro)紀念物,環繞這個標志的四塊大青石上面刻著:“DE FRANCE DES ROUTES”,中文的意思是“法國道路起點”,這是法國丈量全國各地裡程時所使用的起測點,其他城市的坐標以此理論起點為准。巴黎聖母院對於法國人來說,是城中心的中心,它也是天主教巴黎總教區的主教座堂。

火情發生后,當地民眾心情是什麼樣的?我向我的法國朋友莎樂美求証,對於法國人來說,巴黎聖母院意味著什麼。結果她連回了3個感嘆號。

在1889年的埃菲爾鐵塔建成之前,聖母院就是法國最重要的象征之一。聖母院所在的西岱島上,聚集了法國的最高法院、 巴黎上訴法院等機構。無論從建筑、宗教、文化、政治和精神意義上講,聖母院都在法國歷史文化中佔據著重要一席。

4月16日上午,我剛到學校沒多久,校長就在群裡發了一封長郵件,鼓勵全體師生通過專業培訓以及對文化遺產的研究,積極加入這項“全國性挑戰”的重建工作中去。最后的落款,不僅是以我們學校的名義,還有法國多所大學一起創辦的聯盟稱號。全法國的高校也以類似的方式動員專家、學者、研究人員以及學生們,加入重建的隊伍。

法國時值多事之秋。黃馬甲的運動尚未結束,盧浮宮和凱旋門前的騷亂還猶在昨日。今天,巴黎聖母院又遭受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但我感到,人們在沮喪中仍然保持希望,恰如我常在巴黎街角乃至在超市裡聽到的那句話:C'est la vie(這就是生活)。

來日方長。願巴黎聖母院這個綺麗的人類文化遺產能早日重現雄姿。(胡啟元 文/攝影)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19年04月18日 第 09 版)

(責編:郝孟佳、熊旭)

推薦閱讀

深化職業教育模式改革 1+X証書制度試點啟動 日前,教育部等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在院校實施“學歷証書+若干職業技能等級証書”制度試點方案》,部署啟動“學歷証書+若干職業技能等級証書”(簡稱1+X証書)制度試點工作。 【詳細】

原創報道|

少兒編程緣何成了資本的“香餑餑”? 近兩年,青少年培訓領域迎來了繼少兒英語后的又一個爆發式增長風口——少兒編程。據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少兒編程領域總共獲得50余筆融資。 【詳細】

原創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