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體制機制障礙 重組整合教學要素

中國政法大學:“跨”出復合型人才培養路

2018年06月13日10:57  來源:中國教育報
 

■教改風景線 關注本科教學改革

獲得2017至2018學年到意大利博洛尼亞大學進行一學期交換學習的機會后,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1504班本科生孫銘辦理相關手續絲毫不感到吃力,上了教務處開辦的免費托福雅思班、境外交換生必修的國際課程,回國后有學分認定機制替代國內相應課程,他一門心思想著如何利用好這次機會,真正有所收獲。

在中國政法大學,像孫銘這樣通過學校的對外合作項目獲得全公費出國交換學習機會的本科生,每年有100余名,涉及近50個合作項目。其背后,是該校以提升人才培養質量為核心,探索形成的具有中國特色的“四跨”卓越法治人才培養模式:跨學科專業、跨理論實踐、跨學院學校、跨國家地區。

“‘四跨’人才培養模式著眼於解決我國當前法學教育和法治人才培養面臨的重知識輕道德、知識與實踐脫節、學科交叉融合不夠、國際人才市場競爭力不足等問題。”中國政法大學教務處處長盧春龍說,從2003年起,學校通過認真思考和總結本科教學工作經驗,經過10多年的實踐,探索出了如今的“四跨”人才培養模式,以實現培養“復合型、應用型、創新型、國際型”人才的目標。

盧春龍介紹,“跨學科專業”以交叉復合為導向,通過雙專業雙學位制、主輔修制、通識教育體系等加以實現﹔“跨理論實踐”以實踐創新為導向,通過同步實踐教學、“司法實務全流程仿真”教學、創新創業教育等加以實現﹔“跨學院學校”以協作共建為導向,通過跨學科教研、跨學院選課修課、國內名校交流等加以實現﹔“跨國家地區”以提升國際競爭力為導向,通過與國際名校交流合作培養,開展國際課程、海外實習實踐、辦國際學術會議等加以實現。

2013級本科生魏臻的專業是“法學+英語”,該培養模式用5年時間在修讀入學專業的基礎上修讀第二個專業,在兩個專業均達到培養方案要求的前提下,可以獲得記載有兩個專業學習經歷的畢業証和學位証。

“雙專業雙學位培養模式可以起到‘1+1>2’的作用。”在魏臻看來,自己將英語基礎扎實的優勢帶入法律工作中,更有能力接受來自英語和法學兩個方向的挑戰,無形中拓寬了就業面。

中國政法大學比較法學研究院副教授翟遠見認為,“四跨”是一種打破壁壘、以開放心態面對育人問題的積極探索,無論是在法學教育的各個環節推動多學科交叉融合,還是在國際化辦學方面不斷向外擴展,不遺余力地幫助學生“走出去”,都是為了培養復合型、國際型高素質法治人才。

“法學的生命力在於它的應用性,法學理論的學習和研究必須服務於實踐。”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刑法研究所所長趙天紅說,單純地進行理論教學會使理論與實踐脫節,學生難以利用所學理論進行實踐分析,不能解決司法實踐中的問題。於是,在依托跨理論教學模式開設的“刑法診所”中,趙天紅創設了刑事案件庭審技能同步實踐教學模式,將法院庭審直播引入課堂。

“‘四跨’的每一類培養措施都主要對應一種培養目標和能力,同時兼顧其他目標和能力的培養。通過打破各種體制機制障礙,實現全部教學要素圍繞本科人才培養中心工作進行重組與整合。”盧春龍說。(記者 柴葳)

(責編:於昕君(實習生)、熊旭)

推薦閱讀

圖解:一張"教育成績單” 看砥礪奮進的五年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教育事業取得了歷史性進展,總體發展水平躍居世界中上行列,培養了一大批高素質人才,提高了全民族素質,推進了科技創新、文化繁榮,為經濟發展、社會進步和民生改善做出了重要貢獻。 【詳細】

原創報道|教育訪談錄|大學排行榜

“雙一流”建設名單落地:非新無以為進,非舊無以為守 這次“雙一流”高校遴選採取競爭優選、專家評選、政府比選、動態篩選的方式,是認定“雙一流”建設高校,而不是確定“雙一流”身份。“雙一流”建設,從方案設計之初就強調不是終身制,不是固化的。【詳細】

畢業典禮|校長訪談|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