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教就業好 為啥招生難

楊文明

2017年07月17日08:3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職教就業好 為啥招生難(走轉改·一線調查)

核心閱讀

大國工匠,離不開技能型人才的培養。隨著教育部等4部門聯合印發《高中階段教育普及攻堅計劃(2017—2020年)》,佔據高中教育半壁江山的中等職業教育未來發展將面臨新的考驗。

記者近日在雲南省曲靖市調研發現,這裡的中職學生就業前景很好,可學校招生仍有困難。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如何進一步發展職業教育?請看記者調查。

還沒畢業,便已就業

職業院校畢業生就業率高,專業技能優勢較為明顯

還有倆月才畢業,雲南曲靖應用技術學校餐飲專業的學生就已被預訂一空。“3個年級1000多名餐飲專業學生,仍然供不應求。現在我們專業基本上都是‘訂單式’培養,不早預定肯定沒戲。”曲靖應用技術學校餐飲教研室主任侯邦雲坦言,自己的畢業生還“挺挑剔”。

實際上,曲靖應用技術學校餐飲專業良好的就業前景並非個例。據統計,曲靖全市職業院校畢業生就業率始終保持在98%以上。不少學校為了吸引學生,往往將“專業對口就業率”作為賣點,動輒七八成的專業對口就業率遠超大學畢業生。即便是頂崗實習,侯邦雲的學生們月工資也不會低於3000元。“相對於短期社會化培訓,職業教育既會培養學生的專業基本功,也會培養學生的意志品質、綜合素質。”侯邦雲說。

“從企業角度來說,用工量最大的生產一線崗位恰恰由具備一技之長的勞動者擔任。” 曲靖大地電氣有限公司生產部部長胡濤告訴記者,相較於大學畢業生,中職學生在生產一線員工的比例更高,也更能留得下、待得久。

“上手快、工作效率高,也遵守相關制度規章。”而相比普通農民工群體,中職學生在生產線上優勢相對較大,如今胡濤所在公司生產線上的10位班組長中,職業學校畢業生佔了6人。

“培養一個中職學生不敢說致富,但至少讓一家人脫貧沒問題。”曲靖市馬龍縣教育局副局長高建權表示,考入名牌大學的學生往往傾向於赴一線城市就業,而中職學生留在縣城就業創業的比例會更高。

曲靖市教育局副局長張興華認為,職業教育的發展離不開整個產業的轉型。“最早的低端制造業需要的是廉價勞動力,隻需要會簡單的重復勞動就行﹔但隨著產業轉型升級、中國制造邁向中高端,必然需要大量技能型人才,在這方面職業教育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省錢省時,個性培養

學生憑興趣選擇專業,“校企合作”解決學校辦學資金難題

“文化課實在聽不進去。”在普通高中“熬”了不到一年,浦同瑞決定轉校。

如今的浦同瑞,是曲靖應用技術學校汽車運用與維修專業的一名學生,不僅不必繳納擇校費、學費,每年還能拿到2000元的生活補貼,這對家境並不寬裕的浦同瑞來說,經濟上很“合算”。

同樣是該校汽車運用與維修專業的實訓指導老師費昌哲,畢業后選擇了留校,21歲就當起了班主任。“中職學校相比大學能提前3到4年就業,減輕了家裡的負擔。”費昌哲說。

在曲靖應用技術學校,學生入學后有一次自主調整專業的機會,學生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選擇專業。“文化課成績不好並不代表學生個人素質差,他們往往在動手實踐方面更有潛力可挖,職業教育就是要將學生的興趣愛好培養成技能特長。”張興華說。

但另一方面,中職學校的學生培養成本遠高於普通高中。“培養一位中職學生的投入,至少可以培養3個普高學生。”張興華介紹,動輒上百萬的實訓設備和數十萬的年耗材,對職業教育來說是筆不小的開支。

為了解決資金難題,如今不少職業學校在探索“校企合作”。曲靖應用技術學校校長呂慶芬介紹說:“對企業來說,將技能人才培養招募過程前置,可以使培養更為精准﹔對學校來說,則解決了培養投入過大的難題,學生就業也多了一層保障。”

曲靖農業學校2010級畢業生王佳的很多經驗便是積累於職校階段的學習,“就比如對火腿的加工,雖然機器生產效率高,但我還是堅持用手工切割。”王佳解釋說,“手工切割時遇到硬的火腿我們會挑出來,但機械切割沒法識別,生產出的火腿有不少會是肉末。”如今,她又把這些技能知識傳授給了來公司實習的師弟師妹。

除此以外,隨著近年來“機器代人”生產線的發展,技工需求總量必然減少——職業教育會不會受到沖擊?“沖擊肯定有,但這何嘗不是機遇?機器人需要由專業技能人才操作、維護,未來機器人維護專業人才需求量肯定會越來越大,我們在機電專業培養過程中專門招收一部分機器人方向學生。”呂慶芬說。

社會輕視,冷熱不均

打消入學顧慮,多措並舉為中職學生升學搭建平台

截至2016年度,雲南省曲靖市共有職業院校37所,中等職業教育在校生總規模達13.5萬人,中職與普高在校生規模之比達1.08︰1,盡管中職在校生人數已超過普高在校生人數,政府對市屬職業學校的生均公用經費撥款也由過去的每人每年2500元提高至3100元,但“上不了普高才上職高”卻依然是常態,這也成為近年來困擾職業教育的一個難點。

另一方面,近年來隨著民辦高中的不斷發展,對中職學校的招生也形成了相當大的沖擊。

“並非中考失敗就無緣高考,無法就讀大學。”張興華介紹說,如今的中職教育已經打通了升學的“天花板”。除了直接就業,也有不少職校生選擇升學深造,通過“三校生”(技校、中專、職高)高考考取本科的職校生並不在少數。曲靖也正在努力通過雲南唯一的省級職業教育改革發展試驗區建設以及曲靖職業技術學院籌建等路徑,為中職學生升學搭建平台。

“現如今真正關心職業教育的人還是不夠多。”高建權告訴記者,相較於學生擠破了腦袋想進普通高中,中職學校卻需要上門招生。

職業教育內部也有冷熱之分。相對於汽修、機電等專業技能人才招生的火熱,農業類專業招生卻日益困難。“就業很好,可不少學生就是不願報考。”曲靖農業學校校長任紹坤說。

“不少農村家庭覺得好不容易走出農村,還學涉農專業有點不甘心。”任紹坤認為,傳統農民無法適應未來農業發展需要,農業技能型人才供不應求的局面仍將持續較長時間。

師宗縣職業技術學校校長曹富文介紹說,由於生源稀缺,曲靖市師宗職業技術學校的畜牧獸醫、園藝花卉專業也已停止了招生。

“政府重視,社會輕視,家長歧視,學生蔑視。”張興華認為,職業教育發展的最大瓶頸是觀念層面。“當時不少好學生會優先選擇職業教育。”從事職業教育30多年的任紹坤曾經歷過上世紀80年代的職教熱,他說:“培養大國工匠、中國制造轉型升級,職業教育仍然大有可為。”

破解招生難重在轉觀念(記者手記)

“即便混三年大專,也堅決不讓孩子讀職專。”長期以來,職業教育幾乎成了成績差甚至壞學生的代名詞。於是,“政府重視,社會輕視,家長歧視,學生蔑視”,不愁就業的中等職業教育始終面臨招生難。

但是,社會需求終將決定觀念變革。隨著低端勞動力被機器取代,未來一線勞動者將主要是技能型人才,職業教育在培養技能型人才方面的優勢將越來越明顯。

因此,主動營造社會輿論有助於加速職業教育觀念的變革。當大國工匠、工匠精神越來越被社會認可,職業教育也應迎來正名時刻。因為重視大國工匠,就不該輕視工匠的培養。

《 人民日報 》( 2017年07月17日 06 版)

(責編:方萌萌(實習生)、熊旭)

推薦閱讀

全國各地2017高考分數線及分數段分布情況 目前,2017年全國各省區市錄取控制線、分數段分布情況正在陸續發布。志願不會報?免費在線提問幫幫團專家,等你來問! 【詳細】

原創報道|教育訪談錄|大學排行榜

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將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 根據《意見》實施改革后,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將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組織職稱評審、自主評價、按崗聘用。條件不具備、尚不能獨立組織評審的高校,可採取聯合評審的方式。【詳細】

畢業典禮|校長訪談|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