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教授撰寫“一看就懂”的高數書

畢玉才 劉勇

2017年07月17日08:03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九旬教授撰寫“一看就懂”的高數書

  一位年逾九旬的老人,歷時一年半,手寫22萬字,手繪100多張圖表,出版了一本大學生“一看就懂”的高數書——《高數筆談》,然后用全部稿酬購書,送給大學生。

  日前,在東北大學紀念建黨96周年表彰大會上,這位自稱“91.6歲”的老人表示,“我正在准備寫《高數筆談》姊妹篇《工數筆談》,通過這本理論高度聯系實際的輔導書,讓抽象的數學變得簡單”。

  這位老人叫謝緒愷,四川廣漢人,1947年畢業於中央大學電機系。新中國成立后曾任教於大連工學院,1952年高校院系調整,來到東北大學,歷任電氣工程系講師、數學系教授,是東北大學講授控制理論“第一人”,並編著有教材《現代控制理論基礎》。

  在自動控制領域,控制系統的穩定性研究是一個繞不開的課題。“就好像人走路不穩就會摔跤,穩定性是系統能夠工作的首要條件。”謝緒愷說,“我嘗試用一個代數判據來描述系統的穩定性,分別給出穩定性的充分條件和必要條件,這樣的判據比經典判據計算量要小得多,使用起來更方便,實用價值更大。”

  1957年,經過大膽假設、縝密論証,謝緒愷打破常規,給出了線性控制系統穩定性的新代數判據。此時,他剛剛32歲。

  在當年召開的中國第一屆力學學術會議上,他的成果得到了錢學森的充分肯定。不久后,數學家秦元勛高興地告訴他:“我向華羅庚匯報了你的成果,華老一聽,一拍桌子:‘太漂亮了!’”

  1959年,復旦大學主編的教材《一般力學》中,將謝緒愷的研究成果命名為“謝緒愷判據”。十余年后,沈陽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員聶義勇改進了判據中的充分條件,於是有了“謝緒愷—聶義勇判據”。清華大學教授吳麒、王詩宓主編的教材《自動控制原理》,將“謝緒愷—聶義勇判據”與世界公認的兩大判據——“勞斯判據”和“赫爾維茨判據”一起,列為三大判據,從而,在國際線性系統穩定性研究方面,首次出現以中國人命名的成果。

  正當謝緒愷在學術道路上意氣風發急行軍時,卻遭遇了人生的“滑鐵盧”: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被打成右派。然而,謝緒愷仍以對學生最虔誠的敬畏,全身心投入到橫跨自控系、數學系,涵蓋本科生、研究生的近20門課程教學中。

  1970年,學校停課搞運動。有學生在路上偷偷叫住謝緒愷:“老師,能不能給我們補補課?”謝緒愷冒著被打成“反革命”的風險,在學生輪流“放哨”的宿舍裡,為學生補課,成為“文革”期間東大“復課第一人”。

  1994年,東北大學理學院組建,69歲的謝緒愷披挂出征,擔任理學院院長。在短短3年時間裡,他大膽引進人才,大力開展國內外學術交流,力促物理學、化學大發展,實現理學院博士生導師零的突破……卸任時,他已經72歲。

  退休后,謝緒愷的心一天沒有離開東大。東大是理工科為主的大學,高數是大學生必須經過的門檻。“可是,我國現行高等數學教材品種單一,而且偏重演繹推理,很難兼顧工科學生特點。”謝緒愷說。

  2015年,90歲高齡的謝緒愷決定寫一本通俗易懂、深入淺出的高等數學參考書,力爭用通俗易懂的語言,使高等數學學習同實際工程問題和日常生活知識相結合,讓學生在喜聞樂見中讀懂深奧的數學原理。

  比如數學中著名的拉格朗日平均值定理和柯西平均值定理,為了便於同學們理解,謝緒愷將其與中國人婦孺皆知的龜兔賽跑故事進行類比,將艱澀高深的定理用清晰易懂的語言娓娓道來。

  “幫我看看這樣寫合適不?”“多提一些意見”……寫書過程中,謝緒愷反復叮囑出版社編輯向陽,要求他把書稿送給大學生提意見,還特意囑咐:“千萬不要讓學生知道我是作者,否則他們就不好意思談自己真實想法了。”

  2016年12月,500多頁手寫稿變成鉛字,《高數筆談》歷經10余次審校終於出版了。謝緒愷把全部稿酬都用於購書,送給學生和同事。每一本書的扉頁上都工工整整地寫上東北大學的校訓:“自強不息,知行合一。”

  表彰大會上,東大校長趙繼為謝緒愷捧上鮮花,黨委書記熊曉梅說:“在‘雙一流’建設進程中,東北大學需要很多支撐,但最重要的就是像謝老師這種甘於奉獻、執著守望的精神支撐。”

   (本報記者 畢玉才 劉勇)

(責編:魏艷、趙竹青)

推薦閱讀

全國各地2017高考分數線及分數段分布情況 目前,2017年全國各省區市錄取控制線、分數段分布情況正在陸續發布。志願不會報?免費在線提問幫幫團專家,等你來問! 【詳細】

原創報道|教育訪談錄|大學排行榜

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將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 根據《意見》實施改革后,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將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組織職稱評審、自主評價、按崗聘用。條件不具備、尚不能獨立組織評審的高校,可採取聯合評審的方式。【詳細】

畢業典禮|校長訪談|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