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難出貴子”怎麼就體現公平了

楊三喜

2017年07月12日07:55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寒門難出貴子”怎麼就體現公平了

  “寒門難出貴子,體現的恰恰是對奮斗者的公平”。最近一篇網文被不少人轉發,作者提出了一個挑戰公眾日常認知的觀點:寒門之所以難出貴子,很重要的原因是寒門的父母不努力奮斗、上進。“如果你不努力實現自己的夢想,你的孩子也很難實現他的夢想,把自己的夢想嫁接在孩子身上,越來越不現實。”

  父母不知道努力奮斗、上進,“等到孩子沒出息的時候,就開始抱怨階層固化,卻忘了別家孩子的父母搏命的時候,你在釣魚、打麻將、玩游戲”。意思也就是說父母沒有給孩子提供足夠好的家庭環境。家庭環境的營造,給予孩子的家庭經濟文化資本,對孩子成長的確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而且進入現代社會,家庭經濟文化資本在孩子的成長、發展過程中的作用越來越重要。

  但是,寒門身處的社會底層與城市精英階層所能提供的家庭經濟文化資本,根本不可同日而語,而且這遠不是家長的奮斗、上進就能改變的。山區農村家庭與北京中產家庭所能給孩子提供的經濟文化條件,能比嗎?又哪是喊幾句要努力奮斗,就能夠輕易改變的?與社會精英階層相比,底層的奮斗過程更為艱難,限制上升的天花板更低,“奮斗18年才能和你喝咖啡”並不夸張。

  當我們談論寒門出貴子的話題時,不能忽視不同地區、不同階層之間巨大的經濟文化差異,而且這種差異的消失,遠遠不是靠個人的努力就能夠實現的。它受制於多種復雜的社會因素,如地區經濟發展水平、文化發展水平、國家的制度性安排等。

  生活中確實存在一些不努力、不上進的父母,他們整日打麻將、玩游戲,但更多的父母為了生存、為了讓孩子過上更好的生活,在各行各業辛苦打拼。他們可能是騎行在建筑工地上的農民工,也可能是穿行在大街小巷的快遞員……他們的孩子很難在大城市獲得接受教育的機會,很少有機會成“寒門出貴子”的故事主角,你如何忍心指責他們的父母不努力、不上進?

  甘肅殘疾考生魏祥成長在有著苦甲天下之稱的定西,在父親早逝、自己下半身癱瘓的情況下,考上了清華。他的故事無疑是自強不息的典范,很能說明寒門也能出貴子,但不具有普遍性意義。難道能因魏祥的逆襲,便指責大多數貧困地區的考生和父母不努力,不上進?

  寒門難出貴子對奮斗者公平的觀點,還無視了教育的起點公平。教育對於社會公平來說,具有起點公平的意義。而基礎教育公平又是教育公平的關鍵。但目前地區、城鄉教育差距仍然比較大,大學擴招以來,重點院校中農村生源的比例在下降,2000年前后,北大新生中農村生源比例甚至降到一成左右。直到近幾年來,國家層面推行面向貧困地區考生的專項招生計劃才有所改善。國家為什麼要推行這一“教育扶貧”政策,正是因為看到基礎教育階段的不均衡所導致的貧困地區學生難上好大學的問題。否則,還有必要搞什麼專項計劃嗎?

  鼓勵人人奮斗,以奮斗的姿態撬動現實的堅冰,改變人生命運,是一碗濃濃的雞湯。但是,個人成功不隻依賴於個人的奮斗,還有賴於各種社會條件,有賴於一個公平的社會環境。有時候,運氣都可能是個人成功的重要因素。生活在農村或者城市,東部或者西部,人生道路上的起點是不平等的,也不必強求均等。政府為每個人提供均等的基本公共服務,讓每個人公平地享有個人發展所必需的教育資源,公平地享有競爭機會權,更為重要。

  選擇性忽視教育資源的不公,忽視不同階層之間經濟文化地位的巨大差異,以及制度安排的缺陷,高喊奮斗改變命運,試圖回避社會的制度性不公,是一碗毒雞湯,也缺少良心。

(責編:魏艷、趙竹青)

推薦閱讀

全國各地2017高考分數線及分數段分布情況 目前,2017年全國各省區市錄取控制線、分數段分布情況正在陸續發布。志願不會報?免費在線提問幫幫團專家,等你來問! 【詳細】

原創報道|教育訪談錄|大學排行榜

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將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 根據《意見》實施改革后,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將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組織職稱評審、自主評價、按崗聘用。條件不具備、尚不能獨立組織評審的高校,可採取聯合評審的方式。【詳細】

畢業典禮|校長訪談|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