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隱形人:老師的孩子不好當

2017年05月19日07:50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學校隱形人:老師的孩子不好當

高考結束那天,我感到無比輕鬆,不僅是因為高考結束,還有一種總算可以不被人關注,為自己而活的感覺。

我無奈成了給猴子看的那隻雞

高一入學時,我一直思考一個問題,如果在校園裡遇到心理老師張麗珊,我是該叫她老師還是叫媽?

一次,跟大學同學聊到了對教師子弟是什麼印象?他們說,教師子弟給同學的感覺是有各種特權、飛揚跋扈……可是,為什麼我當時卻是 “夾著尾巴做人”,生怕被人發現呢?就像所有的八卦事件,在人群中都傳播得超級快。面對高中同學的追問,我要麼躲閃,要麼默認,一直沒有趾高氣揚的感覺。

記得那還是周一早上第一節課,春末夏初的時節,潮濕又冰冷。任課老師與我媽媽關系很好,也算是我的一位阿姨。由於要准備會考,她上周四要求大家帶另外一本教材。也許是中間隔的時間太久,很多同學都忘帶了,我也是其中一員。

不知是天氣的壓抑還是老師對我們太失望,她毫無征兆地爆發了,她爆發的對象既不是全班同學,也不是沒帶書的人,而是——我。“郭子軒!你為什麼不帶?我強調了多少遍,為什麼不把學習當回事?”窗外的烏雲似乎飄到了我的頭頂,飄進我的內心,驚訝過后是委屈,委屈過后是疑問,疑問過后便是爆發。“你給我出去!”我沒有辯解和質疑,摔門離開了。

之后,這位阿姨私下找到我說:“軒軒,咱們是自己人,你得挺我、支持我,我也得替你媽媽盯著你,犯了錯誤我得更加嚴厲,你明白我的苦心嗎?”從小就聽著媽媽講人際關系的我心裡明白,老師這樣做“好處多多”:一、子弟犯錯與同學同罪,透著“大義滅親”的正義感﹔二、可以向我老娘表明,我更關心你的孩子﹔三、子弟往往不會跟老師“逆反”,造成老師下不來台。我自然而然成為了給猴子們看的那隻雞。為了不讓老娘夾在中間為難,我都沒有跟老娘提起過這件事。

“耀華”是天津市數一數二的高中,高一入學我就膽戰心驚,主要是因為我那並不突出的成績。開學之初,我盡力維護和同學們一樣的普通身份,卻不想被一位老師在課堂上點破。那天他講到職業生涯,講到了學校老師的待遇,加了一句:“我說的這些如果你們不相信,可以問問郭子軒,他媽媽也是咱學校老師。”

在全班同學的驚呼聲中,我長時間的苦心經營宣告破產,從那以后,我覺得大家看我的眼神都變了,成績上的壓力更大了,還好媽媽從沒有在這方面給我施加任何壓力,即使是成績不理想,哪怕是挂科,暴風驟雨的戲份在我家從沒有上演。相信老娘用加大自身壓力的方式幫我承擔了更多。在這裡也實在應該謝謝老娘。

作為教師子弟,我最大的尷尬還出現在社團活動中,媽媽早在我兩歲時就創辦了心理健康使者團,社團的哥哥姐姐曾經偶爾接送我去幼兒園、學前班,我也曾和他們一起去青年宮做公益活動,成為社團的團長是我少年時最大的夢想。

高一時,我如願加入。媽媽明確告訴我,我不能當團長,無論能力如何,否則會喪失社團的公允性。不能當團長,我也曾很不服氣,但已畢業的學長開導我,是否在社團中獲得成長,與奉獻有關,與職務無關。媽媽要求社團每個部門都要有自己的產品,作為秘書處處長,我創辦了與已畢業的學長交流的雜志《足跡》。

按照順序,我們是第三個發行印刷的雜志,前面還有兩本其他部門的雜志,但由於他們的主編忙於出國考試,沒有來校,截稿日期推遲,贊助商有些著急,於是,團長跟我商量《足跡》先發行,我們部的所有人開始加班加點。但同時,那兩本雜志的同學卻口出怨言,說我因為是老師的孩子,佔用他們的發行時間和資金……

我覺得很委屈,一邊繼續鼓勵部員繼續加班加點,一邊向媽媽訴苦,她卻雲淡風輕地讓我自己想辦法解決。我請聯系贊助商的同學站出來說明了情況,消除了誤會。這是印象中,自己身份最尷尬的一次。同時我也明白,對於媽媽來說,這件事如果處理不好,作為老師的公信力必將大打折扣。

其實並不是所有教師子弟都像我這樣,我的處境、性格和媽媽對我的教化決定了我處理問題的方式,雖然“很慫”,但是沒有出現風波,而且跟同學們的關系始終友善。

有一位比我小的學弟就沒那麼幸運了。他的父親也是學校老師,一次午休時為了爭籃球場,他對學長叫囂“我在學校有人,動我一下試試”,結果被高年級學生暴打,他和他爸爸在瞬間被推上了學校輿論的風口浪尖……這個孩子不僅坑了爹,更坑了自己,一直是學生的笑柄。

當然也有更低調的人,跟我同屆的一個同學,直到高二我才知道他的母親在學校任教。而他為人謙和,成績優秀,愛好廣泛,在同學中口碑很好,即使有什麼錯誤,大家也不會過多地議論他,我想這樣才是一個高層次境界。

再說回我,在高考結束的那天,我感到了無比輕鬆,不僅是因為高考的結束,還有一種總算可以不被人關注,為自己而活的感覺。相信媽媽也是鬆了一口氣。雖然有種種壓力,但總的來說,身為教師子女有利有弊。在校生活上減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老師也會費心督促學習。最關鍵的是要調整好自己的心態。

現在我跟媽媽偶爾會想起那個時候的事情,相互調侃一下,即使到現在我也沒想好是叫她老師還是叫媽媽,因為我好像根本就沒遇到過她,遇到了也一低頭躲過去……哈哈。

(天津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 郭子軒)

將孩子的成績與自己的“能力”徹底剝離。親子是兩個獨立的個體,誰也無法代表對方。

弱化主場意識 我是不會“罩著”你的

正如郭子軒所說,高考之后,我們娘倆都鬆了一口氣,我特別感謝郭子軒的低調和隱忍。與兒子同在一所學校,無論如何壓力都比較大。我的壓力首先來自於本人是比較有影響力的心理學工作者,激勵過太多的學生,帶有育人光環,那麼自己的兒子是不是各方面都比別人強呢?郭子軒的一言一行,仿佛都會與我的專業能力息息相關。

其次我在學校比較隨和,許多同事都會自告奮勇地幫我“管孩子”:“你媽媽那麼優秀,你可得給她爭氣呀”!憑空給孩子施加了壓力,或激惹了身處青春期的小伙子,一旦和老師對立,我情何以堪?

為了避免同事犯下“無心之錯”,我借助全體會給老師普及心理健康的機會,向老師們傳遞我的親子觀:孩子和家長都是獨立的個體,每個人都要照顧好自己的人生,誰也不能代表誰!我真誠地跟郭子軒所有任課老師闡明觀點,我關注郭子軒的不僅局限於學習成績,更在意他的人格塑造、性格養成和人際交往和諧……

盡管宏觀上做了許多鋪墊,但在具體操作上,我還是比較用心,首先選擇班主任時,為了避免老師的卷入度過高,我選擇了不太熟悉的男老師,也不特意拜托人家﹔其次,選擇適合孩子學業水平的班級,一般老師都特別希望把子弟安排在師資力量強的重點班,但如果孩子成績不拔尖,長期處於“鳳尾”,不僅會造成孩子自卑,而且會激發逆反或者低自尊。

大方向明確之后,我在處理各種問題時就會態度一致。郭子軒中考之后,我讓他認真思考高中是上耀華還是其他學校?分別寫出利弊,並且強調,如果選擇在耀華,隻要他和同學或老師發生沖突和矛盾,我是不會“罩著”你的。為了避免未來遇到沖突,傷害母子感情,要學會管理自己的情緒,學習和不同個性的師生互動,提高人際交往能力。我相信這本身就是給孩子進行了教育。

與此同時,心航路教育心理機構對來訪的學生家長從事職業進行分析發現,“教師”排在第一位。這個數據既說明教師比較在意孩子的身心和諧發展,對孩子的成長處於高度敏感狀態,一旦發現問題及時接受科學的心理輔導﹔也說明教師作為社會高壓力職業,會在教育子女中出現偏差。我們從宏觀和微觀兩個維度分析教師子弟的心理成長環境。

從宏觀上講,教師工作壓力大,他們工作的效果是通過學生的成績來展示的,而影響學生成績的因素卻很多,比如學習動機、學習方法、學習目標、情緒管理、人際關系等許多方面,這無疑加大了教師的工作壓力,把所有的精力和耐心投入到工作,回到家面對自己的孩子卻是簡單粗暴,很難用心地陪伴孩子。

尤其社會對教師的評價曾經存在偏頗,一位全國優秀班主任在巡講中最“催人淚下”的事跡是她為了轉變“問題學生”殫精竭慮,忽略了自己孩子,導致孩子患了嚴重的抑郁症而自殺,這位老師化悲痛為力量,繼續投身到教育教學工作之中……可是,一個不懂得愛自己孩子的教師,如何有力量地幫助別人家的孩子呢?這種輿論導向仿佛說明,帶領好自己的孩子不會獲得榮譽,而帶領好別人的孩子則是師德高尚的楷模。

另外,教師對自己孩子存在成長焦慮。教師面對孩子的同齡人,不免陷入各種比較之中,孩子和優秀生存在太大的距離﹔孩子和問題學生卻有著驚人的相似……他們放大孩子的問題,卻不能及時給予切實可行的引導,父母內心焦慮轉化成孩子內心的自卑和焦慮,強化了孩子的逆反。那麼,教師子弟在家長任職的學校從心理層面和其他學生存在哪些不同呢?

從微觀上,教師子弟的心理環境 “與眾不同”:首先,孩子對校園本身太過熟悉,無法區分父母和教師的角色差異,對教師角色缺乏起碼的敬畏感。

一位高中教師的兒子來我這裡咨詢時,已經被班主任以比較委婉的方式“停課”了。男孩兒從小就在校園中長大,稱呼老師為舅舅、阿姨,了解太多學校管理的“內幕”。升入高中后,強烈的“主場意識”使他擺不正位置,在班裡喝五吆六,凌駕於班主任權威之上。班主任因為與其母親搭檔過,一再容忍男孩的不當行為,可男孩愈發不收斂,當眾責罵班主任“陰險”“功利”……母親面對青春期逆反的兒子也是無計可施,班主任抱怨母親“不作為”,兩人之間也產生了芥蒂,母親百口難辯。兒子的表現造成母親的人際關系危機。

其次,父母給孩子營造“人造勞模”的環境,給孩子創造各種獲得“榮譽”的機會,形成孩子與同學關系的惡化。在日常心理咨詢中,小學生都會對哪個同學是教師子弟很敏感,同學都是明眼人,只是教師本人和孩子還誤認為可以瞞天過海。這樣的孩子價值觀被嚴重扭曲,他們不相信這個世界有靠自己努力獲得成績的事實,一旦進入沒有特權的環境,就會嚴重不適應,並且否決別人的優秀。

第三,當“鳳尾”久了可能會造成孩子自卑。一位男生自升入高三,就再也沒有去過學校,他以中考分比錄取線低60分的成績進入父親所在的重點高中,父親為了給兒子創造學習環境,又將兒子放到了“狀元班”,結果兒子成了被遠遠甩在后面的倒數第一。各科老師幾乎天天都“語重心長”地教導孩子:“你爸爸是業務骨干,他要求別的學生做到的,你一定要先做到,不然你爸爸太沒有面子了……”小伙子總覺得胸中有一腔火,想和全校師生大喊:“我是我,我爸是我爸……”小伙子在學校不和任何人說話,精神已經出現問題。

那麼,教師如何避免因為“身份焦慮”而給孩子的成長添亂呢?

如果可能,盡量不要在同一所學校。如果別無選擇,就一定不要和孩子有交集,給孩子一個相對獨立的成長環境。

不要過度拜托班主任,避免過於熟悉的班主任“卷入度”過高,放大孩子的優點或缺點。

將孩子的成績與教師自己的“能力”徹底剝離。親子是兩個獨立的個體,誰也無法代表對方。我非常感謝郭子軒身為教師子弟,一直保持各種低調的狀態。他屬於情商比較高的學生,具有較強的人際交往能力,朋友遍校園,卻從不參與學生干部的競選,也不參與各種評獎。

他跟我說,能在耀華中學讀書已經很滿足了,不能奢望太多。作為子弟,往往就算通過自己努力獲得的成果,也會被一些師生誤認為是“特權”使然,教師子弟內心淡泊為宜。

(“麗珊幸福心理”創始人 張麗珊)

(責編:趙英梓、林露)

推薦閱讀

教育部今年將完成對直屬高校直屬單位巡視全覆蓋 教育部日前印發的《2017年黨風廉政建設工作要點及直屬機關任務分工方案》顯示,教育部黨組今年將對9所直屬高校和5家直屬單位進行巡視,在十九大召開之前完成對直屬單位、直屬高校巡視全覆蓋。【詳細】

原創報道|教育訪談錄|大學排行榜

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將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 根據《意見》實施改革后,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將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組織職稱評審、自主評價、按崗聘用。條件不具備、尚不能獨立組織評審的高校,可採取聯合評審的方式。【詳細】

畢業典禮|校長訪談|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