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天價”公考面試培訓 “包過班”真能包過嗎?

2017年03月27日09:33  來源:工人日報
 
原標題:揭秘“天價”公考面試培訓 “包過班”真能包過嗎?

  隨著公務員考試面試季的到來,公考培訓進入新一輪忙碌期。

  一旦通過筆試,進入面試,為增加“成公”籌碼,不少考生會選擇報名參加公考面試培訓。這也讓公考面試培訓市場成為培訓機構逐利的新戰場,甚至催生出“天價”面試培訓班。

  面對公考面試培訓市場的“瘋狂”,業內人士指出,非理性的公考培訓市場亟須規范與監管。考生不應寄希望於短訓速成。

  很多能力應在大學階段培養

  兩年前參加公考面試集訓的情景,安徽阜陽市阜南縣公務員劉曼(化名)至今記憶猶新。

  2015年6月9日,在安徽阜陽的一個酒店裡,應屆大學畢業生劉曼開始了八天九夜的公考面試培訓。

  在當年的安徽省公務員考試中,劉曼的筆試成績在報考該職位的考生中位列第一,但是與后面考生的分數並未拉開差距。因此面試成為十分關鍵的一環。

  “我性格很內向,當眾講話容易緊張、怯場。”為在短期內迅速提高面試能力,雖然覺得“肉疼”,當時面試經驗為零的劉曼還是花費17800元參加了公考面試培訓班。

  “吃住都在酒店,除了吃飯和睡覺幾乎都在訓練。”劉曼如此描述那段應考生活。

  她和同期的考生們被分在一個班次,大課以四五十人為單位集中授課,小課以七人為單位分組模擬訓練,由專門的老師帶領。

  八天培訓帶給劉曼最大的感受就是“膽子大了”“更有自信了”。

  “開始每次上課都提心吊膽,害怕抽到自己答題,后來掌握了一些‘套路’,再加上反復練習,就沒那麼緊張了。”劉曼告訴記者,順利通過面試成為公務員后,她曾與新晉同事進行過交流。她發現,即使沒參加面試培訓,考生通常在面試前也會搜集一些“面試秘籍”,而這些技巧與培訓班上老師的講授異曲同工。

  “面試中需要的能力,其實應該是在大學階段培養的,但是很多人在這方面確實沒能得到鍛煉,隻好寄希望靠社會培訓‘補短板’。”劉曼向記者坦承,“價格確實太貴了,不過很多考生根本沒得選。”

  價格貴的培訓班並不一定效果就“神奇”

  同樣是公考面試輔導班,為什麼不同的班次會出現幾千元到幾萬元不等的價格差異,而課程效果的差別又主要在哪裡?

  曾經專門負責公考面試小課培訓的老師張苗(化名)看來,價格貴的培訓班並不一定效果就“神奇”,最大的變量仍是考生自己。

  她向記者透露,大部分公考面試的培訓教師並沒有參加公考面試的實戰經驗,教學內容都是通過公司培訓獲得的。對於收費高低的差異,她解釋說,價格高的班次,授課時間更長,老師教學經驗會更豐富,而且一般價格高的都是“包過班”。

  張苗所說的“包過班”,正是公考面試輔導班中備受爭議的所在。這類天價“包過班”往往承諾“不過退款”,然而近年來,“交錢容易退費難”“退款條款繁瑣”等考生退費受阻的報道一直屢見報端。

  張苗認為,公考面試短訓班主要在禮儀、氣場和表現力方面培養考生的應考意識,通過反復模擬練習,讓考生克服緊張心理。但是最關鍵的還是要看考生日常的積累,以及能否內化於心、靈活運用。

  在某培訓機構為考生提供的講義教材上,記者看到,面試題目被分成了六大類,分別有相應的答題模板。比如,社會現象類題目,主要從背景、影響、原因、對策幾方面分析回答。

  “考官並不喜歡‘套路’,對於培訓痕跡過於明顯的考生會有反感。”在北京做公務員的張鑫,曾當過一次國家公務員考試面試的記錄員,那次經歷讓他感到,公務員面試時最重要的就是展現真實的自己,而不是模板化的答案。

  公考培訓市場亟待規范

  面對公考培訓市場的“瘋狂與激情”,黑龍江大學社會學教授曲文勇指出,“天價”公考面試培訓的出現,暴露出了公考培訓市場的不理性,以及這一市場本身存在的不規范。

  業內人士指出,當前公考培訓市場的違法違規行為主要表現為四類:一是超范圍經營﹔二是涉嫌偷稅漏稅﹔三是虛假廣告泛濫﹔四是涉嫌盜竊國家秘密。

  在曲文勇看來,公考培訓市場的收費價格雖是市場定價行為,但是這一培訓市場依然應該得到有效監管。首先,對培訓機構的監管職責應該更加明確,目前由於工商和教育部門在監管權責上的不清晰,影響了監管效率。此外,公考培訓市場也應有相關的行業規范出台,告別“野蠻生長”的發展階段。

  事實上,針對公務員面試培訓熱的問題,此前國家公務員局曾多次提醒,根據中央機關招考方案,計劃錄用人數與面試人選比例在1:3至1:5之間,通過這些年的成績分析,輔導班總體而言幫助不大。

  “面試的作用就是為打破應試,剝離考生的偽裝,而不是為了讓考生進行自我包裝。”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告訴記者,面試需要考察的是考生的表達溝通和處理問題的能力,是在以一種動態、立體的方式對考生綜合素質進行測試,不可能通過短期培訓達到速成效果,踏上“成公”捷徑。

(責編:郝孟佳、賀迎春)

推薦閱讀

教育部今年將完成對直屬高校直屬單位巡視全覆蓋 教育部日前印發的《2017年黨風廉政建設工作要點及直屬機關任務分工方案》顯示,教育部黨組今年將對9所直屬高校和5家直屬單位進行巡視,在十九大召開之前完成對直屬單位、直屬高校巡視全覆蓋。【詳細】

原創報道|教育訪談錄|大學排行榜

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將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 根據《意見》實施改革后,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將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組織職稱評審、自主評價、按崗聘用。條件不具備、尚不能獨立組織評審的高校,可採取聯合評審的方式。【詳細】

畢業典禮|校長訪談|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