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教育>>滚动新闻

“校企合作”校园变身练车场 校方代表是谁无人知

2015年09月13日13:44 | 来源:羊城晚报
小字号
原标题:“校企合作”校园变身练车场 校方代表是谁无人知

盖上公章写有“梁雪平”名字的明细表和将教练场进一步扩大的“证据”

  9月7日和11日,《羊城晚报》先后报道了梅县第一职业学校私下将该校国有土地变身练车场的新闻后,在社会上持续发酵,老百姓议论纷纷。梅县区委、区政府在依法依规于9月8日砌墙收回国有土地以后,区相关领导对羊城晚报的这次舆论监督表示感谢。

  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又了解到近十年来两次协议合作,背后不为人知的人和事:原来,梅职驾校老板叶国松的妻子竟是国家公务员,又是培训学校的“贤内助”。而关于校企合作办驾校的事以及校方代表的身份,多任校长以及当年的区教育局局长竟然都称“不知”。

  驾校明细表上

  填表人是一公务员

  9月11日,记者再次来到了梅县区交通局了解情况。

  该局给记者出示了2006年1月12日由培训学校向区交通局呈报的“梅县梅职机动车驾驶培训机构教练车以及教职员工明细表”,上面“填表人”就赫然写着培训学校的老板叶国松妻子梁雪平的名字。随后记者请区交通局找来了叶国松进行核对,他确认,填表日期及所盖的公章无误。

  为了进一步核实填表人梁雪平的身份,记者又来到梅县区某管委会,在管委会领导在场的情况下,采访了梁雪平。

  梁雪平今年49岁,是叶国松的妻子,国家公务员,现任梅县区某管委会的妇联主席。记者问她:“你身为公务员是否参与了驾校的工作?”她说:“从来没有,有的是帮看看门。”记者又对她说:“你是否还给区委领导发出了‘申诉’的信息。”她说:“是有这回事。”随后,记者出示了“明细表”,问上面填表人为何出现她的名字时,她顿时不知所措。她又解释说,可能是他人将她的名字写上去的。记者说:“半个小时前,叶国松在区交通局接受采访时,已经承认了表格上的内容没错,你又作何解释呢?”她低头无语。

  在现场,某管委会的领导看过“证据”后,对梁雪平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并要求她配合组织的调查。

  经过屡次扩张

  驾校又获评AA等级

  在交通局采访时,记者又获得了2015年4月16日由梅职驾校填报的“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机构质量信誉考核申请(评定)表”,一位知情人经辨认后告诉记者,此表的内容及其字迹都是梁雪平填写的。

  记者又发现2005年底,梅职驾校与第一职校所签订的“联办驾校”协议,当时教练场面积只有1万平方米,但到2014年2月份,“校企合作”协议上却变成了2.5万平方米。到2015年4月份上报的申请评定表,教练场的面积却又攀升至2.93万平方米。一位干部说:“可见教练场的野心越来越大。”交通部门是如何审核的?

  今年提交的这份“评定表”共57项,5月30日通过梅县区交通局考核建议得分867分,又获得梅州市交通局AA等级的复审和评定。梅县区交通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对记者说:“这其中必有猫腻。”

  校方代表是谁

  老局长“也不清楚”

  9月11日,本报报道了10年前签“联办协议”时校方代表身份成谜的情况。从10年前的校长李翠云到当今的校长余雪凡、副校长兰林都对此事称“不知道”或“这是以前的事”进行过回应。

  为进一步查证情况,9月12日上午,记者致电十年前的梅县区教育局局长曾京铭(现任梅县区政协主席)。他告诉记者,当时,梅县有几十所中小学,没管那么细。记者问:“有人向记者透露,当时签‘联办协议’前,有人曾向你口头报告请示过。”曾京铭回应:“没有书面报告。”曾京铭又解释:如果当时校方有书面报告,是会通过局务会议研究的。他又说当年搞“联办协议”是可以提倡的。

  2005年底“联办驾校”协议上,明明就盖着梅县第一职业学校的公章,为何当事人现在都进行推诿呢?

  目前此事还在继续调查中,梅县区委、区政府表示要查个水落石出,本报仍将继续跟踪。(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黄蔚山 通讯员 汤佳)

(来源:羊城晚报)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