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六成家長想送0~3歲孩子入托 但實際入托僅4.68%

2018年08月29日08:57  來源:廣州日報
 

日前,廣州大學廣州發展研究院、廣州市藍皮書研究會發布的一項針對廣州市0∼3歲托幼服務的調研發現,有近六成家長表示會送孩子“入托”,但實際上,受訪者中0~3歲的寶寶55%靠家裡老人帶,17%靠全職媽媽帶,3%靠全職爸爸帶,僅4.68%的人將孩子放在托幼機構,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找不到適合的、讓人特別放心的托幼機構。在一定程度上,有無托幼機構已經開始影響人們的生育意願。托幼服務需求大,但為何托幼機構數量少難放心呢?對此,吃過不少帶娃之苦的小編們有話說。

鐵打的寶寶

流水的保姆

作為一個夜班族,在生孩子之前我一直過著“貓頭鷹”的生活——上班熬夜到中宵,一覺睡到自然醒。這種除了上班,想睡就睡想吃就吃的日子,美其名曰“青春期的無限延長”,其實就是作息不規律、生活沒計劃。所以,當一個寶寶闖進我的生活,我的內心原本是拒絕的,所有育兒知識隻能臨時惡補,臨時抱佛腳,自然效果不理想,如果不是有一位全能月嫂照顧了我們母女三個月,估計產后抑郁就要纏上我了。

但月嫂的高收費不是每個家庭都能長期負擔的,從此我家就陷入了找保姆、換保姆的無限循環中。直到孩子3歲前,我們家換了六七任保姆,工作時間最長的九個月,時間最短的不超過一周。

還記得第一任保姆上任第二天,當時才三個月大的寶寶就突發支氣管炎發起高燒,好不容易安頓好住進醫院,保姆就“語重心長”地對我說:“支氣管炎的寶寶最難帶,很多保姆一聽就得辭職,不過你放心!我是不會走的。”“阿姨,您真好……”我話還沒說完,保姆接著說:“現在天氣漸漸熱了,你看我身上還穿著毛衣呢,鞋子也是厚厚的,等寶寶出院的時候,你能不能順便幫我買幾件夏天的衣服外加一雙涼鞋?還有……”“好的,好的……”我不敢說不好。寶寶住院期間,我一早起來喂寶寶喝奶,保姆在我耳邊說:“一會兒你出去買早餐的時候,給我買兩個新鮮出爐的菠蘿包吧,昨天的有點硬,可能不新鮮,我扔了。”然后呢?當然沒有然后啦,這樣的“太后”,不辭退難道留著過年嗎?

多虧閨蜜幫忙物色,第二任保姆幾乎無縫接駁地就來了,她是在我家待的最長的保姆,寶寶一歲時仍很喜歡她,可惜她回老家過年后就不再來了。之后連續請了幾個保姆,但工作的時間都不長,她們最熱衷的事情就是在小區裡向其他家的阿姨打聽工資行情,然后跟我說現在的保姆工資都多少多少了,“你家太小氣”雲雲。我就納悶了,工資不都是根據市場價協商后你情我願的嗎?怎麼沒幾天就嫌錢少不干了?

可是,我們做爸媽的平時都要上班,家裡老人年紀大身體不好,照顧寶寶獨力難支,所以這不是講道理、談骨氣的時候。我們投鼠忌器,隻要保姆對寶寶好,很多生活上和我們不那麼和諧的地方,我們都會選擇忍讓﹔保姆提出要求,隻要不太過分,我們都會答應,可是仍擋不住那一顆顆“人往高處走”的心。

所以每當保姆把我叫到一旁,我的心就“咯噔”一下,每當她們開口說“家裡有點事”,我的嘴就“呵呵”兩聲,心裡總有個聲音“要是家附近有靠譜的托兒所該多好呀,把寶寶送過去,就不用整天提心吊膽了。”

好不容易熬到寶寶3歲,我就迫不及待地把她送進小區的幼兒園,徹底告別保姆的日子真是不要太爽啊! (湘湘)

托幼難放心

二孩且放放

某日下午,還沒到大寶放學時間,幾個一直在猶豫要不要追“二孩”的閨蜜在微信群裡聊天——

閨蜜A吐槽:我老公一直想要二寶,可即使我生了之后可以向單位申請哺乳假自己帶到孩子1歲,但1歲~3歲這段時間怎麼辦?我們倆都要上班,老人年紀大了又不能幫忙,請全職阿姨,貴不說,還很難找到對脾氣的。大寶上幼兒園之前在小區附近打聽了一遍,根本沒有比較好的托幼機構,隻有一家很小的托管班肯收兩歲半以下的寶寶,但是條件太差了。過去一看,心裡就涼了半截——就在小區裡租了一個單元,好幾個寶寶擠在一個小屋裡午睡,“活動室”隻有十多平方米,旁邊就是廚房,阿姨炒菜的油煙直竄﹔幾個保育員有的連普通話都不大會說……關鍵是還不知道消防過不過關,孩子的安全有沒有保証。這樣的地方,誰敢送寶寶去?

閨蜜B接話:是呀,現在的托幼機構好多都是租個小區民居就開業,隨便請幾個老師,資質沒法保証,能不能盡心盡責好好看護寶寶,真叫人心裡沒底。這幾年其他城市爆出小小班小朋友被托管老師虐待的新聞,嚇都嚇死了!寶寶那麼小,在托班裡吃了什麼玩了什麼都還不能跟大人描述清楚。算了算了,還是別生了,省得操心。

閨蜜C搭腔:我想起來了,上海那家被曝光虐待寶寶的托幼機構還是單位為了解決員工難題辦的呢!連單位辦的托幼班老師都管理不善請的老師良莠不齊,社會上的一些托班就更難讓人放心了。

閨蜜B又接過話茬:話是這麼說,但那些有能力、有魄力,肯為了員工辦托幼班的單位已經很不錯啦!起碼說明還願意為員工切切實實解決后顧之憂。大多數單位哪有這種福利?畢竟辦托幼班投入不少,責任大,回報也不一定高到哪裡去。現在說是國家鼓勵單位和社會力量辦普惠性幼兒園和托幼機構,但我聽行內的朋友說,鼓勵歸鼓勵,目前還沒出台具體的措施,辦這類機構對場地、師資要求還是挺高的。要想贏得好口碑,管理又要很到位。另外,好的保育員本身就是稀缺資源,很多托幼班也很發愁請不到肯干又待得住的保育員。所以,雖然這塊市場需求很大,卻沒有幾家單位肯辦。

談到此時,大家一頓唏噓,紛紛表示二孩計劃還是“且行且擱置”,嘆嘆氣,下線四散接大寶去了。 (湯湯)

外婆意外摔一跤

發現托幼好重要

我家娃剛剛兩歲。我和娃爹都不是廣東人,跟許多迎接新生命的家庭一樣,娃出生前一個月,我媽媽就離鄉背井,拋下老爸來廣州幫忙。老人家帶娃的艱難,相信許多人都深有體會。不僅如此,我媽媽老年才離開故鄉,她對廣州的環境、氣候、語言、飲食全都不適應,打個不恰當的比方,她適應廣州的難度不亞於有些人適應出國的難度。但為了我,媽媽還是堅持了下來。

在我休產假和哺乳假期間,家裡一切運行都還算順暢。去年,即將休完假准備上班前,我們又請了一個阿姨。這一年來,有賴媽媽和阿姨的幫助,我才能放心地出門去上班,回家后也能看到一個有秩序的家。

前不久我報道了廣州0∼3歲托幼服務的有關情況。仿佛是老天爺要考驗我,這一個月我也深深地感受到了托兒所的重要性。

今年7月底,阿姨身體抱恙,跟我們告假去做手術,術后要一兩個月才能回來上班。家裡一下子少了一個干活的人,媽媽的工作量成倍增加。一個67歲的老人,經常要獨自在家面對一個2歲的娃,親自帶過娃的人都知道這有多艱難。誰知禍不單行,上周,媽媽在家裡滑倒,腰和左肩都疼痛難忍。我一下子焦頭爛額,隻好抽空抱著娃,帶著老人去醫院治療。媽媽受傷后,不能再抱小孩,家裡的事兒更多地落到了我和娃爹兩個人身上。這時候,我多盼望能找到一家靠譜的托兒所來拯救我!

然而,經過一番打聽,我發現,距離合適、價格又可以接受的托兒所,我無法放心﹔讓人放心的托兒所又距離遙遠、價格不菲。事實上,之前小區有一位從事教育行業的媽媽也曾四處找過托兒所,最后的解決辦法還是請了一位住家的阿姨來帶娃。小區裡也有一些媽媽,家裡沒老人帶娃,就隻好辭職做了全職媽媽。但這兩種都不是我的選項啊!

前幾天,為了找採訪對象,我曾問朋友,知不知道廣州有什麼公司辦了托兒所。一位師姐戲言:“哪家有你就准備跳去哪家麼?”后面還留了兩個捂嘴偷笑的表情。另一位媽媽留言:“你知道了告訴我,我爭取去應聘。”這兩句話自然是玩笑話,但卻真實地反映了中國職場媽媽的需求。

過幾天就快開學了,許多家長們都會長舒一口氣。但那些不想辭職的0~3歲的父母們,要到什麼時候,才能鬆口氣呢?難道唯一的盼頭就是等娃長大嗎? (阿虹)

送小女兒去托兒所

老爸第一個舍不得

我家妹妹今年才剛剛兩歲。曾經,我們希望這是一個甜糯糯的小女孩,曾經,我們給她起的小名就叫糯糯。然而,現實中的她卻跟這個小名完全不搭邊,她越長越大,變得任性、調皮,還有點野蠻。於是,這個小名大家根本就沒有叫過,反倒常常被叫做小魔怪。

的確,家裡有一個這樣的小寶寶是相當累人的。她不僅搞東搞西,做些危險動作嚇人,還時不時跟哥哥搶玩具,好幾次還咬人。這種完全沒有自制力的寶寶要是放在托兒所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真的很難想象。萬一整天被別的家長投訴,那可就麻煩大了。

最現實的問題,是寶寶畢竟太小了,連話都說不好就去托兒所,無論如何家長也放不下心。0~3歲這個年齡,正是寶寶最可愛的時候,我總想著能夠在寶寶成長的這一關鍵時刻多陪著她,甚至時刻和她待在一起。女孩,更是爸爸的心頭肉,要爸爸送一個超級可愛的小丫丫去托兒所,爸爸過不了分離焦慮這一關。

而且,作為家長,有一個必須考慮的問題——孩子到底接不接受去托兒所?送去托兒所,對這個年齡的孩子的情感、性格的成長有什麼負面影響?我不是兒童心理學家,對這方面沒有專門研究,但仍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按照人的天性來說,小寶寶還是在自己家裡,被父母陪伴著成長才是最好的。

關於要不要送妹妹去托兒所,我和家人也曾共同討論過。然而,不管是最操勞的外婆,還是我妻子,甚至被妹妹欺負得最多的哥哥,都一致投出反對票。

我常常和孩子他媽說,人這一輩子活得太累,3歲以后要上幼兒園,然后就一直上學直到大學畢業,然后步入社會工作,一切都受各種“游戲規則”的限制,或許隻有三歲以前才是真正自由自在的幸福時光。雖然我們家不富也不貴,但起碼可以讓孩子在三歲之前做小寶寶該做的事情:愛干什麼干什麼,自由自在地成長。

還有一個最實際的問題,不管是公立還是私立的托幼機構,我們周邊根本沒有。送女兒上托兒所理所當然地成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責編:趙清(實習生)、熊旭)

推薦閱讀

市場監管局:學校禁止將外購食品給學生食用 記者從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獲悉,學校和幼兒園將陸續開學或開園。由於學校的供餐群體特殊,供餐人數眾多,學校食品安全關系到學生的身體健康,而夏秋季又是校園食物中毒的易發季節。對此,市場監管總局發於近日布了《關於加強秋季開學學校和幼兒園食品安全監管工作的通知》。 【詳細】

原創報道|

校外培訓怎麼管 北上廣三地各有“妙招” 一周后,全國中小學生即將迎來開學。為切實減輕中小學生過重課外負擔,國辦日前發布《關於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昨日,教育部召開新聞發布會對政策予以詳細解讀,同時,北京、上海、廣州三地教育主管部門分別介紹了各地的具體落實措施。 【詳細】

原創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