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所高校77名作者被發現問題論文 多所高校啟動調查

記者 劉言

2020年07月15日08:23  來源:中國青年報
 

閱讀提要

44所高校的77名作者,被學術打假人發現問題論文。多所高校對記者表示,已啟動調查。

有人不但抄襲,還捏造國外合作作者,抄來抄去,抄得連自己都信了——“他們越來越自信,認為自己的工作不應該被埋沒,所以他們也開始引用自己的問題論文。”

-------------------

幾年前,一位歐洲數學家與中國同行合作發表了3篇論文,在其中一篇裡,他特別指出,這項研究是自己在訪問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數學系期間完成的,“非常感謝該系的盛情款待”。

直到2020年,3篇論文被期刊撤稿,“歐洲數學家”也現了原形——被撤稿的論文除了涉嫌抄襲和在同行評議中造假,還擁有共同的、不存在的通訊作者——丹麥羅斯基勒大學數學學院的比阿特麗斯·尤西(Beatriz Ychussie)。

羅斯基勒大學証實,該校沒有這位學者,也無法與此人取得聯系。

3篇論文涉及兩位中國作者:河南財經政法大學統計與大數據學院講師閆振海、河南大學商學院副院長李志強。

到目前為止,這兩位學者都沒有解釋自己是如何心有靈犀“結識”了那位查無此人的歐洲數學家。

針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詢問,河南財經政法大學校方表示正在調查此事,已對閆振海有初步處理意見。河南大學也証實,李志強正在因此接受該校科研處的調查。

6月15日,學術打假人克萊德(Smut Clyde)和Tiger BB8(中文網名“扮虎”——記者注)在一個關注學術誠信的網站上公布了一份報告:國際數學期刊中,一批來自中國的論文顯示出一致的造假痕跡,包括虛構國外作者、虛構數學公式等問題,且這些問題論文之間頻繁相互引用、抄襲。已發現涉嫌造假的論文有65篇——其中21篇已被撤稿。

那些所謂的論文通訊作者,來自日本、泰國、尼日利亞、埃及、巴西、墨西哥和澳大利亞等地。論文裡署名的77位國內作者分布在44所高校,包括中南大學、湖南大學、哈爾濱工程大學等重點大學。

“虛構的故事幾乎一模一樣,都是這個國外作者在國外某個大學短期訪學時候做出的研究結果。”扮虎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這些虛構的國外作者,要麼被署名單位宣布查無此人,要麼是除了與這些中國作者“合作”的論文之外,沒有任何其他論著。

65篇問題論文裡,注明得到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資助的有14篇,還有一些注明了黑龍江、四川、山西、河南、河北等省級科學基金。

記者採訪中發現,這些論文的中國作者,有的將論文作為學術成果用於申請博士學位,有的用於申報副教授職稱,有的用於獲取科研獎勵。

查無此人

閆振海是最早被撤稿的作者之一。今年2月4日,數學期刊《差分方程進展》宣布撤回他名下2015年的一篇論文。論文通訊作者正是比阿特麗斯·尤西。投稿時,閆振海正在中南大學數學與統計學院攻讀博士學位,他同時期的另一篇論文也有類似情況。數學期刊《不動點理論與應用》今年2月27日發布的撤稿聲明顯示,閆振海與名古屋大學學者Ikudol Miyamato合作的一篇論文,因偽造同行評議和虛構作者被撤稿。

如出一轍,論文中宣稱該文是通訊作者“作為訪問教授在名古屋大學數學研究所短暫停留期間撰寫的”,但名古屋大學否認了Ikudol Miyamato的身份。

閆振海的兩篇造假論文都發表在他在中南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期間。中南大學學術委員會秘書龍瑤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該校學術委員會對閆振海論文被撤稿一事進行了處理,認定他“學術不規范”。至於撤稿后他的博士學位符不符合授予要求,需要由學位授予單位即該校研究生院調查處理。

李志強被撤稿的論文有3篇,發表於2015年,除了比阿特麗斯·尤西,他“合作”的通訊作者還有希臘約阿尼納大學數學學院的穆罕默德·維特羅(Mohamed Vetro),后者的身份同樣被約阿尼納大學否認。

通訊作者是在論文投稿、同行評議及出版過程中主要負責與期刊聯系的作者,在論文中附注了電子郵箱等聯絡信息,需要及時回答編輯方面的問題,及時回復同行對論文的評論。當論文受到質疑,期刊會要求通訊作者補充提供資料。

已被撤稿的21篇論文中,通訊作者無一例外,對期刊要求撤稿的郵件沒有任何回應。

虛構通訊作者這種造假形式,讓學術打假人扮虎感到意外。他分析,隨著近年來中國作者大量造假被揭露,在論文中加一個外國合作者,“甚至讓老外作為通訊作者”,有助於規避國外期刊的審查。

他認為,虛構一個外國作者的目的可能有兩方面,一方面對國內作者的績效考核有利,可以標榜“有國際合作”﹔另一方面,加一個外國作者,國內作者可以更方便應對同事的此類疑問:“平常沒看見你做這方面的工作,怎麼發了這樣高深的英文論文?”

“他可以說認識了這樣一個老外,然后就聊,就出了這樣的論文。一句話,就是利於無中生有突然出了個看似不可能的科研成果。”扮虎說。

共同來源

兩位學術打假人比對發現,早期的幾篇問題論文,擁有共同的抄襲“素材”,即2012年至2013年幾篇正常論文。造假者編出至少6篇問題論文,這6篇論文又成為后續的抄襲材料,“他們越來越自信,認為自己的工作不應該被埋沒,所以他們也開始引用自己的問題論文。”

早期被抄襲的論文主要有兩篇,一篇是喬蕾與黃錦錦於2012年合著的論文,另一篇是喬蕾、高志強、鄧冠鐵合作的論文。

喬蕾目前是河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學與信息科學學院教授,於2010年在北京師范大學獲得博士學位,鄧冠鐵是他在北師大的導師。

黃錦錦則來自周口師范學院,2012年與喬蕾合作過論文。黃錦錦名下有兩篇問題論文,因涉嫌抄襲及虛構作者,其中一篇已被撤稿。

此外,問題論文作者中,出自河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學與信息科學學院的還有薛改仙、趙濤,他們均有涉事論文聲稱獲得了喬蕾主持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資助,也都有論文被撤稿。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查詢發現,黃錦錦、薛改仙均為喬蕾主持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的參與者。在項目分工中,黃錦錦負責“材料的收集和整理”,薛改仙負責“漸進估計”。

記者多次試圖電話聯系喬蕾,均無人接聽。鄧冠鐵教授此前在答復媒體時表示:“我不知道自己的論文被別人抄襲了,也不知道后面那些造假的事。我是喬蕾的導師,但他和別人合作發表文章的事我不清楚。”

在65篇涉嫌造假的論文中,河南財經政法大學佔了15篇,涉及4個學院的9名師生。該校黨委宣傳部副部長夏永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目前,學校對正在對涉事的六七名教師進行調查處理,涉及的論文比較多,審核的時間比較長,“還沒有最后的處理結果,應該很快了。”

哈爾濱工程大學計算機學院副院長孫建國的名字也在學術打假人的報告中出現了7次,他的兩篇論文已被撤稿。2015年孫建國作為第一作者發表在《不等式與應用》上的論文引起了打假人的關注,這篇論文被期刊認定與閆振海的撤稿論文“高度雷同”。該文的通訊作者是吉林大學數學學院2013級碩士研究生何秉航,論文卻煞有介事地聲稱:“文章是通訊作者在美國特拉華大學做訪問教授時完成的。”孫建國主持的兩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一項教育部高等學校博士學科點專項科研基金項目,也被列在問題論文中。

記者聯系了孫建國本人,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7月7日起,孫建國在哈爾濱工程大學官網的教師個人主頁已刪除。該校黨委宣傳部回復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說,就相關人員涉及學術不端行為一事,該校迅速成立了專門工作組,經初步調查,發現存在學術不端問題,“學校正在對涉及人員公開發表的學術成果進行全面核查,並依據核查的結論依規依紀處理”。

扮虎建議,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有必要就此事介入調查,因為這不僅僅是經費問題,即使他們沒有真的使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也使用了該基金的名頭“行偷雞摸狗之事”。

以往檢查生物、醫學領域的可疑論文時,扮虎隻需要在屏幕上一篇篇地“過”論文,先大致瀏覽圖片和圖表而不讀文字內容,發現可疑之處再細看。而對數學論文,這個技巧完全行不通,必須研讀論文內容和推導過程。

他們發現,這些論文的摘要、簡介和結論寫得完善而工整,但仔細閱讀和對照就會發現,“中間的推導過程可能是亂七八糟的”。他曾就問題論文請教基礎數學領域的一位名校教授,對方告訴他,除了一些地方有些不規范,完全看不出問題,並向他推薦了應用數學領域的一位中科院院士。“果然,院士一看送到的論文立刻說,這裡面的公式是錯的。”

多篇論文被撤稿的原因是,被查出與別的期刊論文高度重復。根據追查結果,它們屬於同期接受審稿的論文。“一開始我以為是審稿人泄露了正在審的稿件,從而使他人可以迅速成文投給其他期刊,然而,一旦看到另一篇論文,我們就發現內容是一樣的可疑和低劣。”扮虎說。

在他看來,這是一種規避審查的策略:造出兩篇甚至更多的論文,同時向不同期刊投稿,即使期刊查重,也隻會查已經發表的論文,而同時接受審稿的論文幾乎沒有被查到的可能。

在這些論文的相似段落裡,即便是求証不同問題,其計算過程也幾乎完全一致,甚至出現了一模一樣的錯誤。2014年的一篇論文中,一篇參考文獻的作者被拼寫錯誤,錯誤隨即又被復制到了2017年的5篇問題論文中。扮虎說,他們把這種相似稱為“致敬式相似”。

65篇論文中,僅標題出現物理學大師薛定諤名字的論文就有34篇。看上去,這些作者對薛定諤的理論尤為感興趣。一些作者僅僅通過“Schr dingerean predator-prey system”與“the Schr dinger-prey operator”兩個概念之間的替換,就生產出新的問題論文。

學術打假人克萊德指出:“這些文獻插入了薛定諤的名字,不是感謝他對物理學和數學特殊的貢獻,更像是一種權力的護身符,將它作為一條竊取成果的捷徑。”

賠本生意?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聯系了77名國內作者中的10余人,試圖向他們了解涉事論文情況,隻有一位願意講述論文發表過程,並要求匿名。

張蘭(化名)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他論文中的通訊作者確有其人,但在論文被撤稿后失去聯系。他回憶,2016年,他在杭州參加一個學術會議,會后的聚餐上,認識了王苗(化名)。王苗自稱是一名教師,從事數學方面的研究,即將到泰國做訪問學者,並向他表示有機會可以合作。

不久,王苗致電張蘭稱,自己有一篇SCI(美國科學引文索引)論文即將發表,但研究經費不是很足,沒有錢支付期刊的版面費,自己做通訊作者就能夠拿到科研獎勵,可以把第一作者讓給張蘭。

“當時SCI論文獎勵好像還挺高的,也有這種論文機器靠發論文拿獎金,我覺得蹭個作者蠻好,也就沒想那麼多。”張蘭告訴記者,據他了解,那幾年科研單位對SCI論文的獎勵力度很大,他聽說過很多專門寫SCI論文“混”獎金的,因此沒有懷疑。

張蘭提供的郵件截圖顯示,王苗稱她在國外學習,不方便電話,雙方隻能通過郵件聯系。在論文初稿被期刊編輯部接收后,王苗要求他先行繳納論文的版面費。經過幾輪郵件溝通,張蘭象征性地對論文成稿進行了潤色,並支付了1萬多元的期刊版面費。

王苗還提出,論文沒有基金項目的支持很難發表。為此,張蘭將自己導師主持的一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列為這篇論文的支持方。他還通過該項目的經費,報銷了期刊版面費。“當時項目經費還剩了些沒花完,想著反正花的是國家的錢,能報一點是一點。”

2019年年底,這篇論文被撤稿。校方對他展開調查。這時張蘭發現,王苗的手機和郵件均已注銷,怎麼都聯系不上了。他因此懷疑,王苗並不是她自稱的訪問學者,而是一個騙取版面費的騙子。

張蘭告訴記者:“學校對我依法依規進行了處理,給了我一個不輕的處分,報銷的錢也做了退賠。當時就是畢業前想達到一個單位的引進條件,一念貪心,最后啥好處沒撈著,還生生挨了個處分。”

“像這種騙子,隻要各個單位始終拿論文來當考核或者引進條件,始終會有的。”他說。

反復造假

記者注意到,在涉嫌造假的論文中,有一些作者的名字反復出現,時間跨度很大。扮虎認為,一些作者嘗到甜頭后反復造假,會對學術界產生“劣幣驅逐良幣”的后果。

從論文發表記錄來看,浙江衢州職業技術學院教師王角鳳與衢州學院教師黃斌的研究團隊十分“國際化”。2015年-2016年,他們先后與捷克西波西米亞大學、巴西裡約熱內盧聯邦大學“合作”發表過論文。2018年,王角鳳被衢州職業技術學院聘任為副教授。這些論文在今年陸續被撤稿。

衢州職業技術學院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王角鳳發表這些論文是為了評定職稱,學院已進行了調查處理,撤銷了她的副教授職稱,對發放的科研獎勵和榮譽全部予以追回。

貴州凱裡學院理學院副教授韓明華,在湖南大學數學與計量經濟學院攻讀博士學位期間的論文因涉嫌造假於今年年初被撤稿。這篇論文作為在讀期間的學術成果,列入他的博士學位論文中,幫助他達到了畢業條件。

2017年,《腫瘤生物學》撤消了107篇來自中國的論文。根據科技部的調查結果,其中101篇存在提供虛假同行評議專家或虛假同行評議意見的問題,其中95篇由第三方機構提供虛假同行評議專家或虛假同行評議意見,6篇由作者自行提供虛假同行評議專家或虛假同行評議意見。而這101篇論文中,有12篇系“向第三方機構購買”。

扮虎告訴記者,很多期刊都會讓作者自行填寫推薦審稿人的信息和郵箱。造假者通過杜撰一個假的審稿人及其郵箱,讓編輯誤以為論文發給了行業內的資深研究者,但其實是發給了投稿者本人。期刊編輯就會收到審稿人積極的審稿意見。“操縱同行評議是以往學術造假中的常見手段,這招仍然很好使。”

今年2月,教育部、科技部《關於規范高等學校SCI論文相關指標使用樹立正確評價導向的若干意見》指出,SCI論文相關指標已成為學術評價,以及職稱評定、績效考核、人才評價、學科評估、資源配置、學校排名等方面的核心指標,使得高等學校科研工作出現了過度追求SCI論文相關指標,甚至以發表SCI論文數量、高影響因子論文、高被引論文為根本目標的異化現象,出現了價值追求扭曲、學風浮夸浮躁和急功近利等問題。

兩部門要求各地在學科和學校評估、職稱評聘等方面規范對SCI論文相關指標的使用,不將其作為科研人員、學科和大學評價的標簽。

盡管多次披露學術造假,扮虎對追查、鎖定論文造假的“上游產業”也深感力不從心,他希望政府有關部門承擔起這項職責。“這些作者使用納稅人的錢,調查處理這些不法業者也是政府維護納稅人利益的應做之事。”

山西財經大學應用數學學院副教授王劍杰2016年-2018年發表的3篇論文涉嫌造假,通訊作者分別來自伊拉克摩蘇爾大學、馬來西亞科邦薩大學和德國柏林工業大學。其中,前兩篇已因抄襲、操縱同行評議、虛構作者等問題被撤稿。另一篇論文至今仍作為主要科研成果,展示在學院官網上。這是他與雨果·朗卡爾夫(Hugo Roncalver)合作的成果,並且是雨果·朗卡爾夫僅有的論文發表記錄,根據標注,還是雨果·朗卡爾夫“作為訪問教授在柏林工業大學數學物理研究所短暫停留期間撰寫”,盡管,遙遠的柏林工大對此一無所知。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劉言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何淼、熊旭)

推薦閱讀

“2020年高考網上咨詢周”22日至28日舉行 教育部“2020年高考網上咨詢周”活動在“陽光高考信息平台”正式啟動。根據各地時間安排,網上咨詢活動時間為7月22日至28日,每日咨詢時間9點至17點。 【詳細】

原創報道|

@2020屆高考生 全國多地高考查分時間公布 2020年全國高考已落下帷幕,各地也陸續公布了高考成績查詢時間。人民網教育頻道梳理了多地的查分時間及查分方式,以期對考生有所參考。 【詳細】

原創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