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誰來辦”和“怎麼辦”

侯長林

2020年06月29日09:02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誰來辦”和“怎麼辦”

繼首批15所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學校獲批后,6月22日,教育部正式批准了第二批6所本科職業教育試點高校更名結果,它們由“職業學院”正式更名為“職業大學”,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

伴隨著2019年1月《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的出台,本科層次職業教育應運而生。雖然這段時間來,已有21所明確高校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但這一辦學類型的相關問題引起了廣泛關注,尤其是“誰來辦”和“怎麼辦”的問題,更是產生了熱議。要回答這兩個問題,一些關鍵問題亟待厘清。

高職院校升格為主,其他高校舉辦為輔。從當前來看,除了已經誕生的20余所本科層次職業學校外,還有部分普通本科高校(如昆明理工大學)舉辦高職本科專業以及部分高職院校(如深圳職業技術學院)與相關本科院校聯合試辦高職本科專業。大多數新建本科高校過去幾年選擇了應用轉型,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一所新建本科高校公開宣布或定位為職業本科。

這說明,要引導這類高校轉型到職業本科的軌道上來,難度很大。而高職院校升格或試辦職業本科的積極性則很高,尤其是“雙高計劃”的高職院校已經有了較好的辦學基礎,隻要做一定的調整與提升,就能基本達到舉辦本科教育的要求。所以,本科層次職業學校群體的來源應以高職院校升格為主,其他類型本科高校舉辦為輔。這是完成本科層次職業教育體系構建任務的理性選擇。

保持職業教育屬性,重視教育層次提升。國家已經明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2019年12月,《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發布,將“高等職業學校”的概念修改為與“普通高等學校”並列的“職業高等學校”。本科層次職業學校正是職業高等學校中的一個層次,且是現階段職業高等教育體系中的最高層次。教育部在20余所本科層次職業學校的批復函中,明確要求其“保持職業教育屬性和特色”“堅持培養高層次技術技能型人才的定位”。

應該說,由高職院校升格的本科層次職業學校由於其多年的職業教育辦學積澱,在保持職業教育屬性方面不會有多大問題。但從專科升格為本科,上了一個台階,當前沒有現存的模式可以學習,屬於“摸著石頭過河”,要在內涵建設中體現本科層次,難度相對較大。無論是教育行政管理部門,還是舉辦方或者辦學者,都需要結合各自職能深入思考,厘清問題,給出答案。

發揮專業龍頭作用,適度發展相應學科。本科層次職業學校是大學,是大學就不是要不要講學科的問題,而是如何定位學科和主要建設什麼學科的問題。本科層次職業學校要建學科,自然不能跟著研究型高校走,也不能像應用型高校那樣建,而應有自己的學科建設定位。從學科與專業的關系看,如果說研究型高校的學科是龍頭、專業是依托,應用型高校學科與專業並重的話,那麼,本科層次職業學校的學科就應該是專業的支撐。本科層次職業學校培養的是“高層次技術技能型人才”,要堅持專業建設的龍頭地位,堅持學科建設服務於專業人才培養的原則,即其學科建設的主要任務不是專注於基礎或應用研究,而是在對現有的與職業有關的知識進行整理和利用的基礎上,開展技術研發、工藝改良或者技能優化的研究工作,在學科中增加與職業發展有關的知識。

頒發職業學位証書,彰顯職業教育特色。長期以來,高職院校的畢業生一直都有獲得學位証書的強烈願望,許多專家也在呼吁頒發副學士學位,但目前還沒有突破。本科層次職業學校的畢業生也是高等學校本科畢業生,隻要成績優良並達到一定的學術水平,就應該授予學士學位。隻不過,其學術水平要求的內涵與研究型高校和應用型高校都有一定的差異。為了體現這種差異,已有西方國家專門設立了相應的學士學位。比如,法國在技術學士學位、一般科學學士學位、普通學士學位之外創建了職業學士學位,英國高等職業教育所頒發的學位有碩士、學士和副學士三種類型,美國的副學士學位中就包含有職業學位,瑞士也專門設有職業學士學位。

我國本科層次職業學校如果依托其建設的職業學科,授予有別於研究型高校和應用型高校的職業學士學位,既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的法律要求,又可以彰顯這一類型高校職業教育的本質屬性,還能夠將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要求落到實處。

(作者系銅仁學院校長)

(責編:孫競、熊旭)

推薦閱讀

2019年全國教育經費總投入為50175億元 教育部近日發布了2019年全國教育經費執行情況統計快報。經初步統計,2019年全國教育經費總投入為50175億元,比上年增長8.74%。 【詳細】

原創報道|

教育部發布2020年第1號留學預警 疫情期間,澳大利亞發生多起針對亞裔的歧視性事件。教育部提醒廣大留學人員做好風險評估,當前謹慎選擇赴澳或返澳學習。 【詳細】

原創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