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教師待遇呼喚更多硬招

 王石川

2020年01月21日09:06  來源:中國教育報
 

據媒體報道,杭州市委、市政府日前出台《中共杭州市委 杭州市人民政府關於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實施意見》,其中明確提出建立健全教師績效工資調整與公務員收入分配政策調整聯動機制,各區、縣(市)政府出台公務員獎金政策時,必須同時間、同幅度考慮中小學教師,率先實現教師平均工資收入高於公務員平均工資收入水平。

消息傳出,無數教師歡欣鼓舞。眾所周知,2018年修訂的《義務教育法》和2009年修訂的《教師法》規定,教師的平均工資水平應當“不低於”或者“高於”當地公務員的平均工資水平。杭州在此基礎上就高不就低,直接要求教師平均工資高於公務員平均工資收入水平,具有裡程碑意義。其中堅持績效工資分配向班主任、一線骨干教師、農村教師傾斜,每3年選樹一批在教書育人工作中取得突出成績的市級杰出教育工作者,給予一次性5萬元獎勵等制度安排,讓教師更有獲得感。

無獨有偶。日前,福建省人民政府教育督導辦公室就義務教育教師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低於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收入水平的問題,對3個縣(市、區)政府主要負責人進行約談。據介紹,3個縣(市、區)存在義務教育教師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低於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收入水平的問題。如果教師待遇沒保障或保障不到位,隻會讓人寒心。無論杭州的善政還是福建的約談,都是保障教師待遇的實招和硬招,真正體現了尊師重教。

作為經濟較為發達的城市,杭州有財力在教師待遇保障上領先一步,其他城市也許很難一下子向其看齊,但無論經濟發展程度如何,教師的平均工資水平應當“不低於”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水平這一硬性要求必須認真執行,因為這是法律的硬性規定。

提升教師工資待遇,呼喚更多“硬招”。當務之急是各地全面開展自查自糾,調查教師的工資有沒有低於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水平的現象,有沒有出現教師工資被拖欠的現象。日前舉行的2020年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也指出,要嚴師德、促發展、優管理、立尊嚴,提高教師社會地位,大力營造尊師重教的社會氛圍。提高教師社會地位涵蓋各個方面,其中就包括提高教師待遇。曾有教師深有感觸地說,當教師的物質待遇提高了,社會上自然會對之有羨慕之感,這也必定會提高教師職業的吸引力,從而保証更優秀的人才從事教師工作。

“讓廣大教師在崗位上有幸福感、事業上有成就感、社會上有榮譽感,讓教師成為讓人羨慕的職業”,這是整個國家鮮明的價值導向。從健全教師工資保障長效機制,實現穩步增長,確保不低於或高於當地公務員工資水平,到健全符合教師職業特點的工資分配激勵約束機制,充分發揮績效工資的激勵導向作用……當制度激勵越來越密集,教育優先發展就會實至名歸,教師尊嚴就會沛然而至。

(作者系媒體評論員)

(責編:實習生(唐文清)、何淼)

推薦閱讀

報告:60%的兒童參與課外班 平均年花費9211元 日前,《中國兒童發展報告(2019)——兒童校外生活狀況》在京發布。報告顯示,兒童參與課外班日常化,課外班已成為校外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 【詳細】

原創報道|

8類“校鬧”將受嚴懲 五部門發文保障學校安心辦學 教育部、最高人民法院等五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完善安全事故處理機制 維護學校教育教學秩序的意見》,構建起治理“校鬧”的制度體系,為學校安心辦學提供保障。 【詳細】

原創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