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干部“賣房”資助貧困學生 10多年來捐款過千萬

2016年07月22日09:57  來源:廣州日報
 

                              陳光保平時生活極為節儉。

                              陳光保坐著輪椅視察果場。

                            陳光保獎勵高考優秀學子200萬元。

他官至湛江市政協主席,從正廳級干部的位置上離休后卻沒有待在老干所頤養天年,而是跑到偏僻的雷州半島承包荒地開荒種果樹。果場虧損10年,直到近幾年才略有起色,他卻把果場的全部收入都用來資助大學生。為了湊足100萬元,他甚至賣掉了在湛江市區的一套三居室。他還承諾,如果有一天他走了,農場將會交給政府,繼續履行它的使命,“不給子女留一分錢!”

10多年來,他究竟資助過多少大學生,已經沒有人記得清。截至去年,他用於資助貧困大學生、獎勵優秀學子優秀教師的錢就達1162萬元。生活節儉的他,連一件穿了六七年的衣服也舍不得扔掉……他,就是被雷州人尊稱為“保伯”的陳光保。

廳官離休棄“安逸” 荒野辦農場

1931年出生的陳光保是廣東雷州市調風鎮人,家裡三代長工,1947年參加革命。1953年,陳光保任雷州市南興區委書記,1992年時已官至湛江市政協主席兼海康縣委書記,1994年離休。

“做了一輩的活,停不下來。”1995年,陳光保開始琢磨著自己還能做點什麼。最后,他想起自己年少時的夢想——種地。“種香蕉、甘蔗、芒果,希望起示范作用,帶動周圍的百姓一起發家致富。”早年窮苦窘困的生活,讓陳光保對土地和農村有著特殊的感情。他和妻子到北和鎮仙過嶺——一個距離湛江市區100多公裡的偏僻地方,承包了2800畝荒地開辦農場,種植甘蔗、香蕉等經濟作物。

“很多人想不明白,一個廳級干部,退休后有很好的待遇,干嗎還這麼折騰自己?”曾任雷州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的黃昌耀曾和陳光保共事過,比一般人更能理解他的老領導。1970年,雷州市治理常年泛濫成災的南渡河,時任總指揮的陳光保,光著膀子和當地老百姓一起運石修堤,就鹽水吃番薯葉。“他就是這樣的人,搬石頭也要搬得比別人重才開心”。

陳光保居住的二層小屋被青紗帳似的香蕉林包圍著,客廳的窗戶始終開著。他說,這樣可以少用空調,將省下來的錢捐出去。“你看,不開空調不也很涼爽嘛?”老人爽朗一笑,鬢角的皺紋簇在一起。他的妹妹陳桂英私下告訴記者,保伯平時節儉慣了,接受採訪時穿的這套衣褲都已經穿了六七年了。

獎教助學錢不夠賣房來籌

在荒地裡種果樹,開頭幾年並不順利。因為自然災害,陳光保農場裡的芒果樹、香蕉林基本都沒成活,先前投入的資金打了水漂。“當時我們幾個子女勸他回家享清福,他不聽,我們也沒辦法。”他的大兒子陳強(原名陳永遠)說,父親在家裡一直說一不二,看准的事情一定要做出個樣子來。

后來,陳光保開始改種甘蔗、辣椒等耐旱經濟作物,農場收益才逐年好起來。2000年起,他開始資助考上大學的雷州學生,同時獎勵考上當地重點高中的初中生,這一舉措漸漸成為傳統。2004年,陳光保積勞成疾,腰骨增生嚴重不得不動手術。然而,手術意外失敗造成下肢癱瘓,此后生活中就離不開輪椅,但他重教獎學的行動一直沒有中斷。2009年,陳光保得知雷州市高考上一本線的考生有305人,決定為這些學生捐款100萬元。其中的70多萬元,來自農場的全部盈余、離休費以及女兒給的4萬元治病錢。“為了湊足100萬, 爸爸執意要賣掉湛江市區唯一的一套房子,湊了26萬元。”陳強說,他們幾個子女舍不得賣房,但又拗不過老人的脾氣,就湊了26萬元當賣房錢,瞞著交給老人。至今,陳光保尚不知情。十多年來,陳光保捐款1162萬元用於獎教助學,捐款253萬元建路、資助貧困戶等,累計捐款1415萬元。

立下“三不家規” 不許家人“大樹”下乘涼

陳光保任海康縣縣長的第一天,在家裡宣布了幾條家規:“不准收禮,不准走后門,不准搞夫榮妻(子)貴。”陳光保常常這樣告誡自己的親屬“拿了別人的針,就會拿別人的金”。全家也一直遵守“三不家規”。陳光保還常常告誡子女,要清廉自奉,最大的孝順是不貪不佔甚至將“不貪不佔”列為新家規。2010年,陳光保又宣布了一條新家規:“如果有一天我走了,農場將會交給政府,繼續履行它的使命,不給子女留一分錢。”

1974年,他的大女兒陳忠於“上山下鄉”去了龍門林場。1979年,同批下鄉的14個知青隻有她一人還未回城。陳忠於也很想回城就在回家探親時請父親幫忙,卻被陳光保一口拒絕。“他生怕家裡人沾他一點光,不過他畢竟還是個父親。”談起這段往事,陳強說,妹妹陳忠於歸隊時,父親悄悄地在妹妹挎包裡塞上了糧票和10多元零用錢,還有幾本用於復習的中學課本,內夾一段贈言:“孩子,路在你的腳下。”

后來,陳忠於發奮苦讀考上了大學,最終離開了林場。陳光保的另外4個子女,也先后考上大學並走上不同的工作崗位。“他跟我們兄妹說得最多的話就是,‘別想指望他’。”陳強說,父親常常告誡他們,“你們對我最大的孝順就是不貪不佔”。2007年4月,陳光保妻子去世。遺體火化后,一些親朋好友在仙過嶺看中了一塊地,建議將她的骨灰安葬在那裡。然而,陳光保卻不同意,他說倘若人死了都佔地建墓,那麼今后子孫就無地可耕。陳光保囑咐子女,他死后不要土葬,一定要火化,要把他們夫婦二人的骨灰一起洒進南渡河,流到大海去,不佔國家一寸土地。

打算將錢全部捐出 對家人“一毛不拔”

不止一個人在背后說陳光保是“傻子”:在海康縣(今廣東省雷州市)當了30年的縣長、縣委書記,官至湛江市政協主席,離休后不到干休所頤養天年,卻帶著老伴到偏僻的雷州半島開荒種地、風餐露宿。如今好不容易賺了點錢,卻對家人“一毛不拔”,要一分不剩地捐出去。

很多人對陳光保的做法表示不理解,就像陳光保不理解當下的世道人心一樣。“我不知道那些貪官怎麼想的,貪那麼多錢做什麼?死后又不能帶走。”“很多人直言不諱地問我‘陳光保你這樣做到底圖什麼?是想沽名釣譽,還是想名垂青史?’我告訴他們,我不圖回報,我做的只是一名普通共產黨員應該做的。”陳光保說自己當年入黨時就下定決心要為共產主義奮斗終生,甚至不惜犧牲一切。很多人認為他在說大話、唱高調,但陳光保相信行動能証明一切。

借錢也要捐款 子女支持父親的信仰

保伯“散盡家財”的舉動並未招致家人的反對,這讓他倍感欣慰。保伯的四子陳主如今是深圳市一名公務員。在他的眼中,父親有些“霸道”,因為凡是他認准的事情,家裡就沒人能夠改變。“母親在世時,有時候還會拿自己的私房錢支持父親。”

陳主說,父親平時不苟言笑,也很少用說教的方式教育子女,但他所做的一切,五兄妹都看在眼裡。對父親捐資助學的“豪氣”,五兄妹早已習慣了。陳主笑言,父親的果場從建設伊始就是一個公益果場,這麼多年來他都是在替別人打工。即便農場嚴重虧損了,父親借錢也要捐助大學生。保伯的小女兒陳席如今是暨南大學的教師。她也很支持父親“不留子女一分錢”的做法,“我們為父親感到驕傲。”

這些年,五個子女一有假期就會回果場陪老人家。也隻有在兒孫滿堂時,保伯才會露出難得的笑臉,逗逗孫子孫女。這時,他更像一位慈祥的老人。

講起老書記,雷州市委書記江毅表示,“保伯”是廣東雷州百姓對八旬老人陳光保的尊稱,他在雷州可謂家喻戶曉、眾人皆知。目前,雷州正在開展學習“保伯”精神活動,弘揚陳光保的優秀品質和崇高精神,學習陳光保退而不休、奉獻余熱的黨員本色、奉獻精神。

陳光保語錄

“治窮先治愚,人才是關鍵﹔能培養多幾個人才,是心願。”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農場將會交給政府,繼續履行它的使命,不給子女留一分錢。”(關家玉)

(責編:楊陽(實習生)、熊旭)

推薦閱讀

大學錄取通知書搶先看 你能收到哪一款? 高招錄取工作已經開始,每位考生都在急迫地等待屬於自己的那張錄取通知書。近日,江南大學、西北工業大學、西安交通大學、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湖南大學陸續公布了自主設計的錄取通知書。別致的封面和內頁設計,無不彰顯著高校的文化底蘊和設計者的良苦用心。【詳細】

原創報道|教育訪談錄|大學排行榜

留守女孩馬小牧的第一個暑假:北京,我回來了 去年八月,馬勇把女兒送回了老家,他說,女兒到了上學年齡,雖然如果手續齊全,女兒可以在北京上小學,但是以后高考就麻煩了。在馬勇看來,北京的中小學不如老家江蘇重視考試成績,“在北京即使你打滿分,回到老家可能還是不行,而且兩地使用的教材、高考的難度也不一樣。”【詳細】

畢業典禮|校長訪談|志願幫幫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