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教育

沖浪、攀岩、滑板……酷炫、個性和“進擊的年輕人”

近九成大學生期待新興運動課

2021年08月02日08:38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近九成大學生期待新興運動課

6月末的一個傍晚,夏東洋靜靜地趴在沖浪板上,面朝海天相接的那條線。天空顯出一張微醺的臉龐,被夕陽染得緋紅。晚霞漸晚漸濃,直至天空變成青色,再變成藏藍,暮色四合,視線中的一切隨著天光暗去逐漸消失,仿佛隻要他一直劃水,就可以抵達世界盡頭。

這是讓夏東洋印象最深的一次沖浪。自從2020年年底在一位博主的vlog裡目睹了沖浪的畫面,他瞬間就“上頭”了。給自己定了每個假期都要學一項新技能計劃的他,即刻把沖浪定為新目標。

“酷”“颯”“讓人熱血沸騰”,是夏東洋賦予沖浪的形容詞,也是他對沖浪“一見鐘情”的原因。和沖浪一樣,一些在近幾年進入人們視野的小眾項目,正在和年輕人產生化學反應。不僅如此,2016年,國際奧委會正式宣布棒壘球、空手道、滑板、競技攀岩和沖浪等五大項目成為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正式比賽項目,霹靂舞也將成為2024年巴黎奧運會的比賽項目,受到全球矚目的國際大賽,也在加快這些項目闖入人們生活的進程。

中國青年報社中青校媒面向全國各地2892名大學生發起問卷調查,結果顯示,他們中的39.83%對沖浪、攀岩、滑板、街舞等新興運動中的一項或多項非常感興趣,47.06%受訪者表示對這些運動項目比較有興趣,僅13.11%表示興趣不大。滑板(54.63%)、街舞(45.99%)、沖浪(45.68%)、輪滑(39.38%)、攀岩(35.20%)都是較多受訪者想嘗試的新興運動。

高校是捕捉運動潮流的“氣象站”

在2892名受訪者中,89.63%期待學校開設又潮又酷的新興體育課程。走在潮流風口上的大學生的呼聲,率先被高校捕捉,高校課程設置、社團建設的節奏往往與之同頻共進。廈門大學開設網紅槳板課,浙江大學、長沙理工大學等開設攀岩課,滑板、輪滑、街舞等社團活躍在各大高校。因此,許多新興運動項目雖然小眾,但體育場地、器材、師資資源相對豐富的大學校園,往往成為這些運動項目的“溫床”。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19.16%大學生認為在大學裡參與新興運動非常便利,因為學校開設有相關課程或社團﹔54.46%認為比較便利,當自己想去接觸新興運動時,能夠通過社團、朋友等渠道接觸到。大學生參加新興運動的方式主要是參與學校的社團(48.17%)、選學校的體育課(45.02%)和自己找機會不定期參與(32.75%)。

學校是陳凌霄的攀岩“啟蒙地”。2017年剛來到北京大學時,他受到了極大的“視覺沖擊”——山鷹社的學兄學姐在岩壁上“飛來飛去”。親身體驗之后,這項運動“酷炫”外表下的細節魅力讓他更為興奮。“攀岩是與自己身體交流的過程,我在攀岩時能感受到每一條肌肉的發力,有時細微的發力變化,就能幫助我完成很難的線路。”

如今已經行走岩壁4年,成為山鷹社理事、攀岩處處長的陳凌霄,對和他的名字有相似意涵、把“向上”作為終極目標的攀岩有了更深的理解。“攀岩是不斷挑戰自身極限的過程,突破自己的力量極限、攀岩技術的精化,都給我以極大的成就感。”

2019年,廈門大學體育部老師林秋華開設的槳板課,讓廈大再度成為熱搜上的“別人家的學校”。馬宏宇是廈門大學前舟艇協會會長、前槳板隊隊長。比起對初學者沒那麼友好的沖浪,他更推薦起源於沖浪、但在靜水上也能玩的槳板,“好上手,還安全”。廈門大學每學期都有能容納100人左右的槳板課,是熱門搶手的課程,平時主要在校內的湖泊上課,有機會老師也會帶同學們到學校附近的海邊上課。

馬宏宇所在的槳板隊是槳板課的“進階版”,如果有同學被槳板吸引、願意參與訓練,槳板隊還會給同學們提供更深入的學習機會。機會不僅局限在校內,2017年,馬宏宇就到海南萬寧參加了首屆中國大學生槳板競速挑戰賽。這次參賽經歷也給馬宏宇后來的沖浪熱情埋下了伏筆。“在參賽地有體驗沖浪的機會,我嘗試之后一下就喜歡上了。”浪尖上的速度不僅讓他享受刺激感,和海洋的親密接觸,也讓他更加感恩和敬畏自然。

黃予俏是對外經貿大學野馬女子壘球隊前隊長。在她看來,隨著棒壘球在年輕群體中出鏡率越來越高,高校棒壘人將會是棒壘球推廣的中堅力量。這樣的判斷來自於她對棒壘球運動在一些大學裡有較好開展基礎的認知。首都高校間每年都有棒壘球賽事,這讓每一年的畢業生都能帶著一整個夏天的棒壘記憶,邁向下一段人生的道路。

“潮酷”與“入奧”帶來突破“小眾”信心

今年讓黃予俏最心潮澎湃的事,就是能在奧運會上看到棒壘球比賽。東京奧運會開始前1個月,各種棒壘球相關的消息就涌入她的手機,各種球隊群也在狂熱討論,大家紛紛組織起“雲看球”。“果然這就是奧運會,是能讓人熱血沸騰的盛事。”

奧運會帶來的信號是一項運動的發展,這對於在國內仍是小眾新興項目的棒壘球,無疑是一針“強心劑”。對黃予俏和棒壘球愛好者來說,這是推廣和普及棒壘球的絕佳機會。“真希望有一天,傳球、打球不再是一件隻有在學校才能做的奢侈之事。”

黃予俏的願望折射出一些新興運動項目的現狀。中青校媒調查顯示,大學生嘗試新興運動的意願較強,但真正體驗過這些運動的大學生比例較低。輪滑是這些較為新興的運動項目中,有最多受訪大學生參與過的一項(39.52%),滑板(35.03%)、街舞(16.46%)第二和第三位,攀岩(8.68%)、沖浪(4.39%)等對場地、設備要求較高的項目,參與人數比例則相對較低。即便在運動開展條件較為完備的高校,還有26.38%大學生表示,在大學裡參與新興運動不太便利,想去接觸時也很難接觸到。開展場地和設施要求高(73.48%)、參與所需花費較高(59.34%)、傳播有限(54.94%)、專業教師缺乏(53.87%)等,是受訪者眼中新興運動開展目前存在的阻礙。

25歲的李宸想是北京交通大學的研究生,也是一位沖浪愛好者。她給自己買了滑板和平衡板,平時就通過這些練習平衡感。在她看來,沖浪在國內比較小眾有其環境因素。國內很多沿海地區的浪都比較小,不適合沖浪,體驗價格比較貴,而且在很多人眼裡,這還是一項很危險的極限運動。

馬宏宇也有相同的感受:“國內好的沖浪點比較少,距離也比較遠,平時很難去。”但因為“癮太大”,他總是趁著假期自己找機會去沖浪。“高校如果想組建沖浪社團,也會受到比較大的地理因素限制,畢竟國內靠近好浪點的學校很少。”但馬宏宇了解到,很多高校都開始慢慢引入槳板課,它對水域的要求沒那麼高,開展起來更便利。

對於年輕人來說,沒有什麼“熱愛”克服不了的困難。“真的對沖浪有興趣,平時可以玩陸地沖浪板,假期再去海裡嘗試。”馬宏宇明顯感覺到,雖然玩沖浪的大學生人數還不算多,但近幾年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沖浪,開始去體驗和嘗試。尤其是沖浪入奧,讓很多業余沖浪運動員也能參與世界大賽,比賽在全球轉播,也會引起更多人的關注。“這對喜歡和想參與沖浪的年輕人都是值得激動的。”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的王國彪是野馬棒球隊的前隊長,畢業回到家鄉之后,他很少有機會接觸棒壘球,“畢竟這是一項團體運動,但在二三線城市,幾乎找不到棒壘球運動場地和相關產品的蹤影。”他期待棒壘球入奧將引起的“連鎖反應”,“相關的體育機構、市場、高校都會對校內和校外的棒壘球運動提供更多支持。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未來一定會有更多和我一樣熱愛這項運動的大學生投身到這項運動的發展,給大學和社會營造更好的運動氛圍。”

被“吸”入新興運動的年輕人收獲“進化”的自己

每年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的“百團大戰”上,Chill滑板社都能成為這條社團大街上“最靚的仔”。根據社長邵堯森的經驗,攤位要擺在比較開闊的場地,便於社團成員現場展示,也能讓新生當場體驗。

在邵堯森眼中,滑板最大的吸引力就在於“chill”。社團的這個名字,含義就是“輕鬆、悠閑、逍遙自在”。“滑板是一件能體現年輕人態度的運動。”邵堯森覺得,滑板雖然結構簡單,但有無數種玩法﹔雖然有所謂的“招式”,但從不把滑手桎梏於規則當中,每個滑手都有自己獨一無二的招式和風格。“包容”“個性”“挑戰”,滑板的這些先天基因,恰好能反映出當下年輕人追求個性、樂於接受新鮮事物的生活態度。“正因如此,我通過滑板認識了很多有趣的人,這件事非常酷。”

“趣味性強”(72.44%)“新潮時尚”(60.30%)“酷炫帶感”(58.78%),是中青校媒調查中受訪者賦予新興運動的標簽。正是靠著這樣的第一印象,新興運動像一塊磁鐵,把和它調性相符的年輕人吸入體育領域,在此之后,一步步把體育真正的意義鋪展開來。

“沖浪最大的意義,就是讓我收獲了一個‘進化’的自己。”夏東洋的“進化”源自認識和精神兩個方面。“第一次了解‘潰點’這個詞時,我突然有一種開闊感。”初識這項運動的專業詞語后,緊接著涌來的是從身體到靈魂的沖浪體驗。鼻子嗆水、大腦麻木。一開始巨浪打過來的時候完全躲不開,整個人在海裡翻滾,就像被扔進了滾筒洗衣機。每天的體驗都不一樣,每個季節的體驗更加不同。有時候他好不容易往海裡游了幾米,大浪一來,連人帶板都被沖上海岸。他一次又一次從水裡撈起濕淋淋的自己,可以預見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的成功支撐他再來一次。“最大的成就感就在那一瞬間,站起來,在浪的托舉下往前沖,就那一瞬間,足以治愈之前所有被浪打翻的挫敗感。”

有助於鍛煉身體、掌握運動技能(33.58%),新型運動形式激發大學生參與、增加運動人口(24.24%)、有助於大學生在體育中感受樂趣(16.56%)、幫助社交(14.42%)是大學生從新興運動中得到的收獲。

攀岩給陳凌霄帶來的成長遠超出運動本身,嘗試更豐富的動作、欣賞自然之美、學會在在野外攀岩中評估並預判風險,都讓他感受到自己的長進。“還有一些攀岩形式,比如先鋒攀岩,需要兩人以上進行,一起‘磕線’的朋友之間會有非常多的交流,話題始於攀岩,但不會終於攀岩。”

邵堯森發現,滑板、街舞、說唱、街球這些社團中,有一些成員是重合的。這些和年輕人偏愛的文化屬性“綁定”的流行文化,正在以多元的方式彰顯著這代年輕人的個性魅力,也成為他們在社交領域特有的“暗號”。

夏東洋早已不把社交圈局限在現有的范圍,他期待在沖浪中遇到“高手”,在他的想象裡,他絕不隻驚訝於對方的技巧,更想去了解他們心中的熱愛。“我希望能繼續和這些朋友一起出發,每人頭上頂一支浪板,逆著浪奔涌的方向,朝大海裡游去。”(見習記者 畢若旭 實習生 李梓昂 蓋姣伊)

(責編:溫璐、熊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