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教育

師范專業錄取分數走高 教師職業是真熱還是虛火

2021年07月26日08:13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師范專業錄取分數走高 教師職業是真熱還是虛火

上周,有廣東省媒體報道,該省提前批本科院校錄取工作結束,共錄取10287人。其中,教師專項計劃錄取1600人,衛生專項計劃錄取1122人。從投檔分數上看,公費師范生專業大受歡迎。從第一次投檔情況來看,普遍出現投檔最低排位較去年提高的現象。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通過查閱發現,這種現象不僅出現在廣東。

東北師范大學在浙江省的招生,不少師范類專業最低錄取分數線所在位次也出現了明顯的提升。7月21日天津市公布了該市普通類本科批次A階段錄取情況,師范院校也受到天津高考考生的青睞。為了避免炒作高分段考生錄取情況,天津市沒有公布普通類本科批次高分段院校專業組的分數線,這個“高分段”的界限定在了690分,清華大學、北京大學等頂尖高校后面沒有具體的分數線,統一標注著“690分以上”。而緊隨其后的是北京師范大學,其在天津招生的最低分數線為688分,與“高分段”僅差2分,另外,華東師范大學在天津招生的最低分數線為674分、東北師范大學、華中師范大學的分數線也都在660分左右。

“這個現象比較直觀地說明,師范院校和師范專業逐漸成為考生的優先選擇,教師職業的吸引力越來越大。”首都師范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張爽教授說,其背后的原因也很明顯,一個原因是,近年來,國家相繼出台政策提高教師待遇,目的就是吸引並留住更多的優秀人才提供高質量的教育,教師職業吸引力越來越大。

專家的判斷與官方的評估是一致的。今年年初,在教育部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研究員於發友介紹了中央4號文件(《關於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落實的第三方評估情況,該評估顯示,教師職業吸引力明顯增強,高考成績前30%的學生報考師范專業的比例由2018年的18.3%提高到2019年的33.4%。

另一個原因也是顯而易見的。“最近兩年,不確定性成為一個關鍵詞。”張爽說,無論是疫情還是國際關系的對抗性,使得多種職業受到影響,在這種情況下,穩定性強、待遇較高、社會地位較好、有寒暑假的教師職業的吸引力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提高了。

某一個專業或者某一類院校火爆,首當其沖就會向就業市場釋放信號,師范類也不例外,最明顯的例証是,近幾年,隨著在線教育市場的火熱,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人數不斷攀升。

2019年上半年全國參加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的人數為290萬,下半年的考生人數一下子就漲到了590萬人,全年考試人數近900萬人。2020年,這個數字繼續攀升。

據媒體報道,6月15日,2021年上半年中小學教師資格面試成績開放查詢,隨后,#教資面試成績#的話題迅速沖上了微博熱搜。記者同時發現,在微博上與“教師資格証”相關的話題閱讀量都極高,比如#教師資格#這個話題的閱讀量超過了78億、#教師資格証筆試#的閱讀量也達到了29億。教師資格証考試的火爆程度可見一斑。有機構預測,今年報名人數將突破1000萬。

就業市場的信號也會倒推院校專業的報考。特別是去年,國務院常務會議召開,決定推進師范畢業生免試認定教師資格改革,允許教育類碩士及以上學歷畢業生、公費師范生免試認定教師資格,也就是說教育類碩士及以上學歷畢業生、公費師范生不再需要參加中小學教師資格証的考試了。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師范類院校的報考。

不過,不少專家指出,要理性看待這些“走高”和“火爆”,因為,選擇學師范專業、考取了教師資格証僅僅使得“從教”成為一種可能,離一個人最終是否能走入教師隊伍還有一段距離。

再加上高考填報志願本身還帶有一定的博弈色彩。比如,某年某個學校的分數線高,很可能會影響到第二年考生們對這個學校的選擇,也就會影響這一年的分數線,很多學生在填報志願時首先想到的是“能否被這個大學錄取”而非真正的職業選擇。

“因此,不能簡單地通過錄取分數的變化來判斷有關的專業的冷和熱的。”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說,隨著“平行志願”的實行,這種情況有所好轉,但依然會出現錄取分數的起伏變化,“這只是志願填報帶來的起伏變化,而不能真實反映出專業的吸引力,這個是必須要理性看待的。”

記者在梳理數據時發現,近些年也出現了師范類院校在“斷檔”榜上“打前陣”的現象,也就是說一些師范類院校會出現招生計劃招不滿而進行志願的再次征集。另外,雖然教師資格考試的人數已經達到了千萬量級,但是,一些地方,特別是農村、欠發達地區教師隊伍依然存在著缺口。

“某一年份、某一地區出現的情況並不代表全局。”張爽說,不過,這種現象確實說明,目前我國教育發展在地區之間、城鄉之間仍有不均衡的情況,部分地區教師的社會地位、待遇問題還沒有徹底解決,這是亟需關注的。

熊丙奇認為,教師職業是否真正具有吸引力還要看那些報考了師范專業、考了教師資格証的人最終有多少真正進入了教師隊伍。

1000萬考証的背后是近千萬的高校畢業生,隨著高校畢業生人數增加,考研和考証的人數都在快速增加。不少非師范畢業生報名參加教師資格考試是給今后求職多一個選擇。“也就是說,教師資格考試熱折射出的更多的是高校畢業生就業難問題。”熊丙奇說。

無論怎樣,越來越多優秀人才有了選擇教師職業的傾向是利好消息,正如張爽所說,這樣可以從“入口端”改善結構,提高質量。同時,教師教育本身也在面臨轉型,教育受到全民重視、信息社會的多重挑戰、家校社共育格局的形成,都對教師素養的全方位提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培養未來之師任重道遠!”張爽說。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樊未晨 實習生 唐仁章

(責編:郝孟佳、李依環)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