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教育

一根網線暢通坎坷求學路

“共享筑夢課堂”為山裡孩子打開外面的世界

2021年07月16日09:03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一根網線暢通坎坷求學路

  中咀嶺小學的孩子們。受訪者供圖

  網絡課堂未來十年規劃圖。受訪者供圖

  成為鄉村教師20多年來,李向龍常以“流螢”自比,希望在大山深處點燃知識的火把。

  在他5年前參加的一次教師培訓中,幾位教師播放了其所在學校借助互聯網開展美育課程的視頻。活靈活現的手工作品、悅耳動聽的歌聲、婀娜多姿的舞蹈,讓李向龍發出由衷贊嘆。

  這位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積石山保安族東鄉族撒拉族自治縣中咀嶺村村小的校長,當即下定決心,要將這種“互聯網+教育”的模式帶到中咀嶺,讓自己的學生同樣享受優質的教育資源。

  經過多方爭取,這一想法終於落地。自此,一塊屏幕引來了優質師資,一根網線暢通了山裡孩子坎坷的求學路。

  山村“流螢”的教育理想

  在李向龍看來,孩子們未來走向社會的渠道不同,工作崗位不一樣,但必須擁有健康的體魄,掌握必要的生存技能,還要借助美育力量深化對“美”的認識,才能成長為一個擁有美好心靈的人。

  然而,現實環境一度讓李向龍無法更好地踐行自己的教育理念。

  來自臨夏州教育部門的資料顯示,2011年底,臨夏州“兩基”工作通過國家驗收,但教育主要發展指標與全省、全國平均水平仍存在較大差距。其中,人均受教育年限隻有6.62年,比甘肅省、全國平均水平分別低1.55年和2.88年。教師總量不足與整體素質不高成為影響當地教育質量的關鍵因素。積石山縣是甘肅省唯一的多民族自治縣,在教育事業上,更是底子薄、欠賬多。

  李向龍記得自己2009年調任中咀嶺小學時的場景。當時,學校隻有兩排破舊的平房、一個簡易的籃球場和幾個水泥做的乒乓球台子。教室的屋頂漏水,操場更是“晴天一身土、雨天半腿泥”。孩子們的學習積極性不高,不少人都是靠老師上門或是去田間地頭動員家長才來讀書的。

  面對這樣的現狀,李向龍意識到,必須要想辦法改善教學條件,讓學校成為孩子們快樂成長的樂園,這樣才能吸引孩子們來讀書、讀好書。

  為此,他積極對接資源,通過實施國家“校舍安全工程”“全面改薄項目”等,使學校環境得到明顯改善。2015年,學校還與積石山縣文明辦聯系,爭取到省裡相關配套資金,先后購置音樂、美術、體育等器材20余件,建成了校園活動室。

  硬件完善了,軟件卻不能與之齊頭並進。李向龍發現,由於缺乏專業教師,上體育課時,孩子們就是滿院子瞎跑﹔上美術課時,孩子們就在本上亂涂亂畫﹔上音樂課時,老師提個錄音機隨便放幾首歌曲就草草了事……

  “雖然音樂、美術、體育等課程是所謂的‘副課’,但在‘快樂校園’的建設中必不可少,從長遠來看,更是有益於孩子們的身心健康。”李向龍有些發愁,直到2016年的那次培訓打開了他的思路。

  一塊屏幕連接山外世界

  中咀嶺小學地處山頂,距離縣城有近30公裡,交通不便。因此,一直沒能接通網絡。

  要上網課,首先要解決這個問題。李向龍多方打聽求援,總算接通了全村第一根網線,一些信息化教學設備也陸續配齊。他還多次與校內老師溝通,聽取大家對互聯網教學的意見。其間,在同行的幫助下,李向龍與一家公益機構取得了聯系。

  經過溝通,中咀嶺小學得以加入該機構開設的在線課堂,免費享受來自全國各地優秀教師開設的舞蹈、美術、科學、閱讀等10余門課程的在線教學。

  2017年9月,第一堂線上課在中咀嶺小學3年級的教室拉開帷幕。

  90后教師馬俊鵬負責這堂課的線下輔導工作。他告訴記者,上課前,自己觀看過其他學校的線上課程,也私下做過模擬演練,但屏幕亮起的那一刻,他還是有點慌張。

  孩子們更是不知所措,“眼睛裡有好奇、興奮,也有腼腆和自卑”。一名同學就偷偷問馬俊鵬:“老師,我普通話不好,怎麼和電腦裡的老師同學說話呢?”

  攝像頭沒對好焦、網絡卡住了、沒有人搶麥回答問題……首次嘗試,留下諸多遺憾,但無論是老師還是同學,都被這種耳目一新的教學模式吸引了。

  老師們看到了更加專業的技能展示、更加有趣的互動方式、更加開放的課堂氛圍,也開始反思自己的不足。同學們則被線上所呈現的“外面的世界”抓住了眼球。

  馬俊鵬總結了孩子們的課堂表現、課后反饋,與線上教師進行了溝通。相應地,線上的老師也針對中咀嶺小學孩子們“不夠自信”的心理狀態,將授課內容多次優化。

  提供連麥機會、肯定孩子的表現、給參與互動的孩子發放小禮品……慢慢地,中咀嶺的孩子們變得主動起來。

  一次學校突然停電,他們還是對線上課程戀戀不舍,老師隻能拿出手機,用流量播放了剩余的課程內容。

  如今,在中咀嶺小學,在線課程與面授課程的混合教學模式進入常態化。課前,孩子們會自己調試設備、寫好導入課程的板書,甚至根據光線拉好窗帘﹔課上,他們遵守秩序,踴躍發言﹔課后,孩子們也會積極配合線下輔導老師完成作業,交流自己的收獲與困惑。

  剛從中咀嶺小學畢業的馬國燕告訴記者,過去,她很害怕在陌生人面前講話,但在線上的閱讀、美術課堂上,屏幕另一端的老師和其他學校的小朋友從來不會因為她的方言重或者回答問題不准確而笑話她,反而給她很多鼓勵,她也越來越自信了。

  今年“六一”兒童節,在中咀嶺學區組織的文藝表演中,馬國燕擔任主持人。“現場有1000多人,我的家人也來了,但我一點兒都沒怯場。”她說。

  “互聯網+”帶來思維轉變

  在中咀嶺小學,像馬國燕一樣從內向、膽小變得開朗、活潑的小朋友不在少數。

  清晨,他們會在屏幕裡“晨光叫醒了風/風叫醒了樹/樹叫醒了鳥/鳥叫醒了雲”的問候中,開始晨讀。大課間,他們會去操場學習舞蹈,參與“百校同跳一支舞”的打卡活動……

  樂中學、學中樂,孩子們轉變為學習的主人。李向龍回憶說,此前,遇到困難,同學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求助老師,可現在他們會在班干部的組織下自己想辦法,有時還會讓老師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本地教師也在潛移默化地發生轉變。英語教師撒玉寶摒棄了以往“一本書、一根粉筆、課上滿堂灌、課下全靠背”的傳統教學模式,開始借助“精講+點撥”的形式來梳理知識點。此外,他還會把精心准備的PPT、英語繪本等帶到課堂。

  一段時間下來,撒玉寶歸納出一套“英語形象記憶法”。為此,他自學電腦繪畫,根據課程內容配圖,大大提升了同學們學習英語的積極性。

  小升初時,中咀嶺小學的英語平均成績達到96分,在全縣名列前茅。

  馬俊鵬也不再為自己分配到鄉村學校感到苦惱。他坦言,大學畢業后,被分到偏僻遙遠、交通不便、生活枯燥的村小,心裡還是有點落差,覺得無法施展自己的才華。

  現在,在校長李向龍和線上強大外援的支持下,他與其他老師一起組建了10多個社團,“充實著,收獲著,快樂著,每天都過得非常有意義。”

  13歲的馬建基在馬俊鵬的指導下,參加了全國航模比賽,在2000多名報名者中位列17,獲得了去北京研學的機會。他還加入了樂團,學會了架子鼓演奏,被電視台採訪報道……

  屏幕之外,孩子們有了無限可能。

  給孩子更大世界、更遠未來

  如今,“小而精、小而美、小而優、小而特”的“四小”特質在中咀嶺小學逐漸濃厚起來,有了獨具特色的“雙師教學”模式﹔有了刺繡、田園種植、傳統體育等“在地化”課程。更讓人感到欣喜的是,家長們對學校的教學越來越認可。

  學生韓培莉一家在臨夏州買了房子,但家人還是希望她和弟弟在中咀嶺村讀完小學。個別轉學到城市的孩子也再次回到了村小。

  李向龍告訴記者,此前,學校發起過校訓征集活動,不僅有老師、同學的參與,還有家長集思廣益。最終,他們將“潤土培根 弘毅日新”作為校訓——靈感來自學生家長“扎根鄉土,回饋鄉梓”的心願。

  在學校翻修,設計民族文化、農耕文化展示牆時,有家長主動捐贈了連枷、風匣、木榾都等農耕工具。

  在越來越多的關注和幫助下,中咀嶺小學正由小變大、由弱變強。

  李向龍不想止步於此,他肩負起了培訓教師和送教的任務——賦能、聚力、開源,給更多孩子更大世界、更遠未來。

  截至目前,他將中咀嶺實踐送進7個縣22個學區110多所村小,受益孩子達5萬多名。由他發起的“積石山縣共享筑夢課堂”成功入選2018年教育管理信息化優秀案例。

  與此同時,臨夏州的整體教育面貌也煥然一新。生機比提高,計算機教室、錄播教室、交互式電子白板教室、交互式一體機教室、投影機教室、播放機教室覆蓋面擴大,穩步實現著“寬帶網絡校校通”“優質資源班班通”的教育目標。

  在今年4月召開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臨夏州副州長何瑞蓮表示,為落實教育信息化2.0行動計劃,臨夏州制定了《臨夏州基礎教育信息化建設標准》《臨夏州加快推進教育信息化實施方案》,並在2020年6月全面完成“臨夏州智慧教育雲平台”州級平台建設。

  甘肅其他地區有了類似的成功經驗。隴南市鹽官鎮坡兒小學是一所獨立的完全回族小學,服務范圍為兩個回族村。該校校長馬雄告訴記者,自從2018年4月,李向龍等人將“雙師課堂”模式送到坡兒小學,他們也進行了全新的教育探索。目前,已在鹽官學區牽頭組建線上“曙光課堂”,得到全學區8所學校70多名老師的響應參與。

  據馬雄介紹,2018年,坡兒小學隻有70多名學生,“空心化”現象嚴重。現在,學生人數已經上升到90余名。

  一組數據則見証了中咀嶺小學的蝶變:近年來,全校教師獲得國家級榮譽3人次、省級榮譽9人次、縣州級榮譽22人次﹔全校學生獲得國家級榮譽22人次、省級榮譽3人次,縣州級榮譽10人次……

  然而,李向龍依舊步履匆匆。他拿出一張題為“未來十年”的圖畫激勵自己。他希望到2027年,中咀嶺小學能夠培養一批優秀的培訓團隊、一支優秀的直播團隊,在鄰縣成立二級網絡課堂名師工作室。

  “我的生命在學生身上延續,我的價值也在學生身上體現。”李向龍說,他此生的夢想便是越來越多家門口的學校能辦成孩子自由成長的現代校園、百姓終身學習的精神家園、有識之士智慧共享的文化樂園。“在這樣的環境下,山裡孩子才能更好地筑夢、追夢。”(記者 王豪)

(責編:溫璐、郝孟佳)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