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教育

如何在工作中培養和教育學生干部

無錫一中:60多年前從嚴治團經驗至今沒過時

2021年07月15日08:32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無錫一中:60多年前從嚴治團經驗至今沒過時

  無錫一中社團聯合會表彰十佳社團。 受訪者供圖

  1955年編寫的《青年團學校工作經驗》。

  編者按

  1955年,當時的團江蘇省委學校工作部整理編寫了一本《青年團學校工作經驗》,書中當時的南京師范學院附屬中學、南京市第十一中學、無錫市第一中學、南通女子師范學校等多校共青團就本校學生的一些具體問題,總結分享心得體會。翻開這本不過34頁、兩萬余字的小冊子,不難發現,其中探討的如何培養和教育學生干部、如何對學生進行思想政治教育、怎樣幫助學生更好地走上就業崗位等問題,放諸當下依然是學校共青團繞不開的難題。

  “所貴乎史者,述往以為來者師也。”歷史最大的價值是帶給人們的啟示與思考。日前,記者來到了書中提及的幾所學校,盡管60多年的時間裡,有的更名易姓,有的事過境遷,但當年的這段“共青團記憶”如今仍然有跡可循,前人總結的經驗方法也仍舊在指引著后輩們繼續在共青團事業中探索前行。

  ---------------

  “各位老師好,本周各班收集上來的情況是這樣的,一食堂……二食堂……請給出答復,什麼時間整改,如何整改……”

  在無錫一中,像這樣火藥味十足的座談會,每兩周便要舉辦一次。座談的主角是無錫一中膳食管理委員會的學生干部,以及學校團委、德育處、總務處、食堂的負責人。每次會前,各班的生活委員會將近期學生監督反饋的食堂膳食質量問題上報,並在會上商討解決。

  如此做法的好處,不僅在於能夠讓學生們吃得更好,更關鍵的是,能夠讓學生干部參與到學校一日常規的管理工作中,充分發揮他們的積極主動性。

  學生會如何產生吸引力

  據現任無錫一中團委書記鮑靜介紹,膳食管理委員會是學校學生自治委員會下設的一個分支機構,而學校對學生自主管理的嘗試最早可追溯到上個世紀30年代。

  1955年時的無錫一中團委在《青年團學校工作經驗——在工作中培養和教育干部》一文中也有過相關總結:“我們注意了發揮團委會的集體領導作用和每個團委委員工作上的積極性、主動性,從實際工作中提高干部的工作能力。過去,團委書記(專職)工作上有些包辦,工作隻有他一人心中有數,其他委員有的孤立地搞部門工作,有的感到無事可做。”

  所以,從上世紀50年代起,充分發揮學生自主管理便成為無錫一中激發團干部積極性、激活中學共青團工作的一大法寶。事實証明,也確有成效。

  以團代會為例,在固有印象裡,中學團代會很難對學生產生吸引力。但在無錫一中,每年的團代會可謂是全校學生的一件盛事。按照要求,團代會每三到五年舉辦一次,而無錫一中卻是每年必辦,每逢大會學生也都是熱情高漲。這充分展現了無錫一中共青團工作的獨到之處。

  每屆團代會,學校團委除組織學生干部換屆選舉等常規工作外,更主要的議程是借大會之機,就下一年的團委工作廣泛征求民意。在會上,學校團委及新一任學生干部會根據全校學生的訴求期望,擬訂一份工作議案和問題清單,其中包括衣食住行、學習生活等方方面面,並以此為新一年學生工作的施政方針。此后,團委會定期開展民主座談或團日活動,來確保學生的訴求得到妥善解決。

  另一個可為之注腳的是無錫一中的社團活動。在無錫一中,共有大大小小54個學生社團,學生參與積極,活動豐富多彩。究其原因,也與學生自主管理脫不開干系。

  在記者採訪當天,恰逢一件學生口中的社團界大事發生——社團聯合會召開,會議要討論通過三個申請成立的新社團,並評選上一階段的十佳社團。在現場,學生要把自己對社團的看法擺在台面上充分討論,比如,這些社團是怎麼樣的?在社團活動中究竟學到了什麼?哪些社團比較水?哪些是僵尸社團?哪些活動組織得不大規范?如此一來,從社團成立到活動開展再到活動評價,全部由學生自主管理,好不好都由學生說了算,學生干部積極,同學熱情,活動質量自然有了保障。

  面對學生“干部通病”,學校團委不當“甩手掌櫃”

  當然,學校團委並不是就此當上了“甩手掌櫃”,學生充分自主必然也會產生一系列問題,這時便需要團委老師出面解決。

  比如,有些學生干部上任后,自認為變身“高層高管”,有了官氣。有些學生干部處理不好人際關系,干部間、同學間經常發生矛盾。

  在60多年前,無錫一中團委便經常針對學生干部的工作作風問題組織批評與自我批評,這樣的傳統也延續至今。每過一段時間,團委老師會將近期收集、發現的學生干部問題放到大會上提出來,但與過去不同,現在的孩子犯了錯,如果還是批評一頓罵幾句,恐怕行不通。

  今年高二的校學生團委副書記龔翩翩坦言,在初中時,自己一度也會將團干部與“當官”畫上等號,直到上了高中后她才發現,原來當干部是要為學生服務的。她說,針對此問題,團委老師會翻出幾十年前的學生自治會章程,告訴大家那時候的學生是怎麼看待干部身份的,那時候的干部是怎樣改正自己錯誤的。在“問題大會”上,老師也不是簡單的批評教育,而是圍繞如何做好一名學生干部,總結教訓,傳授方法。

  對於這些學生來說,當干部都是人生頭一遭,誰都沒經驗,在他們的自我摸索中,碰釘子更是常事,這時,老師的經驗方法就顯得尤為重要。

  就以學習和工作無法兼顧——這個學生干部普遍面臨的難題為例,幾乎每一個學生干部都承認,學生工作會佔用時間,甚至影響學習成績,也曾深受其擾。那究竟應該是工作為學習讓路還是為了工作犧牲學習?在經歷了一段“磨合期”后,大家普遍達成了共識。首先,學習絕不僅僅是應試學習,團日活動也是學習,學生工作也是一種鍛煉,這些與提高學習成績同等重要。既然選擇了當干部,就要擔起責任,不能敷衍了事。

  其次,在學習與工作產生矛盾時,大家要學會如何整合碎片化時間以及合理規劃時間,如果二者沖突,也要想方設法把兩件事都處理好,因為這也是未來走上工作崗位時必備的技能和必然要面對的挑戰。

  學生們表示,能有如此“覺悟”,還要得益於老師的幫助和指導。學生干部唐嘉樂說,很多時候團委老師並不會干涉學生干部的工作,他們更多扮演著一個傾聽者的角色,隻要大家有了困惑,第一時間都會找老師交流。在同學心裡,老師不僅僅是老師,還是懂學生的精神導師。

  在現任校德育處副主任張建華看來,學生干部與團委就如同風箏和風箏線,線抓得緊了,學生束手束腳,沒有施展才能的空間。抓得鬆了,風箏容易偏離軌道,迷失方向。關鍵是團委老師如何在不過度干預和有效引導之間找到平衡點。

  向書本學習,向實踐學習,向青年學習

  不過,要想從根本上提高學生干部的素養和能力,系統化的學習必不可少。在理論層面,校團委專門為學生干部們組建了“求進學習社”,每月不定期組織干部讀書看報,小到學習生活,大到國家政策,都是學生們熱議的話題。在實踐層面,每年暑期開展學生干部夏令營活動,讓學生把理論知識同現實生活和實際行動結合起來。

  作為團委和學生之間的橋梁,學生干部會根據各自班級、團支部的特點,將所學所得用學生易於接受的方式傳遞給同學。他們也會及時發現各班級、支部學生的思想動態和具體問題,在“求進學習社”上提出並討論,由團委有針對性地開展系列活動。在德育處副主任張建華看來,這些學生干部織成了一張“互聯網”,聯結覆蓋了從學校團委到每個團支部、每個青年學生間的各個角落。

  張建華有一個畢業生聯絡群,他發現,很多學生干部到了大學裡依然會選擇投身到學生工作中,學生會主席繼續做學生會主席,學生團干部還是積極參與到團的工作中。可見,三年的學生工作經歷讓他們鍛煉成長了,有了收獲才會願意繼續做這樣的工作,在共青團崗位上發光發熱。不久前,還有3名曾經的學生干部入選江蘇省后備人才計劃。

  更多可喜的變化發生在普通學生身上。60多年前,在學校組織為抗美援朝捐款捐物的號召下,一批批一中青年奔赴抗美援朝前線,奔赴祖國建設一線。40多年前,在老校友錢偉長“我沒有專業,國家需要就是我的專業”的感染下,無數學子投身科研,為破解“卡脖子”技術攻堅克難。

  如今,越來越多的一中學生秉承了知識報國、以國為家的優良傳統,面對疫情肆虐,有人表示將來要從醫,以救死扶傷為己任﹔有人決心學農,要像袁隆平爺爺一樣為端穩人民飯碗而奮斗﹔有人立志為師,要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培養更多人才……

  正是這樣的變化讓無錫一中共青團有信心繼續沿著老一輩的經驗智慧走下去,“我們沒有辦法保証在團委和學生干部的帶動下,所有的學生都能有改變。但隻要能在潛移默化中為學生們的心中種下一顆種子,不管它何時發芽,那都是我們共青團工作的價值所在。”張建華說。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金卓

(責編:郝孟佳、李依環)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