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教育

全國首個“區域教育質量健康體檢”結果報告發布 把脈教育“新痛點”

2021年05月10日08:34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把脈教育“新痛點”

  人民視覺供圖

  從今年全國兩會到前不久教育部發布的《關於加強中小學生手機管理工作的通知》《關於進一步加強中小學生睡眠管理工作的通知》等文件,學生的課外補習、睡眠不足、手機依賴、閱讀等社會熱點問題一直備受關注。

  近日,在第六屆中國教育創新成果公益博覽會新聞發布會上,北京師范大學劉堅教授、劉紅雲教授團隊發布了《全國首個區域教育質量健康體檢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報告》涉及了學生手機依賴、課外補習、睡眠不足等多個教育“新痛點”。

  據悉,該團隊連續7年採集了2638所小學、1322所初中和140所高中的數據,並通過一系列數據的分析,對當前區域教育質量面臨的挑戰進行科學“把脈”,並從教育質量綜合評價的角度,提出一系列統籌推進國家“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所需關注的重要問題。

  農村地區學生手機依賴比例高於城市學生

  4月初,河南省信陽市某學校組織學生集體砸手機的視頻在網絡上引發熱議。視頻裡有學生走上升旗台,拿起小錘子砸壞桌上的手機。面對網友的質疑,該校校長向公眾回應:因為快中考了,有家長管不住自己孩子玩手機,寫了承諾書,允許學校砸手機。

  學生“手機依賴症”成為教育中的“新痛點”。有人質疑,到底該不該為學生配備手機?也有學者建議,禁止學生將手機帶入課堂。

  《報告》的一項調查數據直觀地反映了這種“依賴症”:其中有一所學校近七成的學生有手機依賴或手機依賴傾向。《報告》認為,從整體上看來,中學生手機依賴情況比小學生更嚴重。而團隊歷年的追蹤數據顯示,有手機依賴或傾向的學生比例均呈逐年增加的趨勢。

  這背后不僅是校園對學生手機管理不力的問題。《報告》還顯示,子女手機依賴行為的產生受其父母手機依賴行為的影響較大。

  為了進一步驗証結果,團隊設計了一組調查問卷。他們向孩子提供了4個選項,選擇“父母為了玩手機,對我急躁甚至訓斥我”“父母由於一直玩手機而不關注我做什麼”等內容的學生,手機依賴比例大約是對照組的兩倍。

  劉堅發現,“在調查數據中,有超過一半的學生反映存在‘父母在家裡無論走到哪裡都要拿著手機’的現象,而家庭手機使用規則較差的學生手機依賴程度較高。”

  家在北京市的芳女士就是一位典型的“手機依賴型”家長。作為一名小學六年級學生的家長,芳女士家裡早已習慣不看電視。下班回家,她經常躺在沙發上,拿著手機看劇或刷抖音。據她觀察,家裡小孩也是“機”不離手,常常躲在房間裡拿著手機一直打游戲,“怎麼管都不聽”。

  《報告》分析,父母有手機依賴行為,其子女手機依賴的比例幾乎翻倍﹔另外,如果教師能更多地關注學生,則會減少學生對手機的依賴。

  在學生手機依賴問題上,還存在明顯的城鄉差異。

  以小學階段為例,《報告》調查發現,城市、縣鎮和農村學生擁有手機的比例分別為42%、35%和37%。雖然城市學生手機擁有率高,但農村地區學生有手機依賴和手機依賴傾向的比例最高,為17%,而城市和縣鎮地區的這一比例分別為11%和12%。

  而在中學階段,即便城市和農村學生手機擁有率相當,但農村地區中學生有手機依賴和手機依賴傾向的比例依然更高。《報告》調查發現,超過25%的農村地區寄宿生認為,自己睡眠不足的原因是“看電視電影、玩手機或網絡游戲等消遣活動”,而這一比例遠高於城市寄宿生。

  “農村地區父母共育的欠缺可能是造成手機依賴情況較為嚴重的原因之一。”劉堅分析,父母共育程度較低的孩子更容易手機依賴。城市父母能做到“養育子女過程中共同合作、與配偶合理分配育兒任務”的比例,均遠遠高於農村地區的父母。

  今年年初,教育部在《關於加強中小學生手機管理工作的通知》中提出,要細化管理措施,有限制地讓學生帶手機入校園。做好家校溝通,學校要將手機管理的有關要求告知學生家長,講清過度使用手機的危害性和加強管理的必要性。要求家長履行教育職責,加強對孩子使用手機的督促管理,形成家校協同育人合力。

  在劉堅看來,在家庭教育中,對孩子的言傳與身教是重要的:從言傳角度出發,父母應與孩子就手機使用時長、手機使用方式等制訂“家庭手機使用規則”﹔從身教角度出發,父母應認識到,通常若父母自身手機依賴較高,那麼其孩子手機依賴程度也高。他建議,“父母自身也應做好表率,養成較好的手機使用習慣”。

  補課時間越長學業成績反而下降

  今年全國兩會上,有代表委員關注到,為了“贏在起跑線上”,不少家長給孩子報了大量的課后補習班,導致學生疲於應付、睡眠不足,同時家長也苦不堪言,一些家庭甚至出現了“散盡一半家財報班”的現象。

  《報告》顯示,在小學,有22.2%的學生每周至少參加3小時以上的校外補課,而在初中學段,這一比例上升至32.8%,甚至在部分區縣,每周校外補課6個小時以上學生的比例超過35%。

  補習時間越長,對學生的成績提高是否更有益?

  劉堅帶領團隊進一步分析發現,對成績優秀的學生來說,參與校外補課反而是“有百害而無一利”:每周參與校外補課時間越長,他們的學業成績出現了不增反降的現象。

  劉堅解釋,作業時間與學業表現的關系是非線性的,當學生投入過多的時間做作業時,其學業進步的程度反而降低了。

  以初中階段為例,有34.9%的成績優秀初中生每周補課超過3小時。而在成績優秀的學生群體中,每周參與校外補課的時間越多,學生內在學習動機和主觀幸福感越低。在成績中等的學生群體中,也是如此。

  近日,在教育部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曾表示,要進一步規范中小學招生入學秩序,堅決剪斷中小學招生入學工作與校外培訓挂鉤的行為。他認為,“在此基礎上還要做到提高中小學校的教學質量,讓學生在學校學得更好、學得更足,不至於在學校裡解決不了學習的問題,還要到校外去搞補償性培訓。”

  課外補習和課內作業是導致學生睡眠不足的最主要原因

  《報告》也注意到,“手機依賴症”、課外補習班泛濫引發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報告》顯示,小學生睡眠時間達不到國家規定標准的比例是88.8%,而初中生的這一比例更是高達95.7%,有34.2%的學生每天睡眠時間不足7小時。

  團隊成員進一步分析不同區縣學生睡眠不足的原因,發現“家長安排的補習”和“學校老師布置的學習任務”是排在前兩位的最主要的原因。

  “犧牲睡眠時間不一定能帶來學生學業水平的提升。”劉堅提醒,“通常我們僅僅關注‘布置作業’‘補課’所代表的時間投入對學生學業的作用,而忽略了一些間接因素。如過多布置作業、過多補課、強調犧牲睡眠時間來學習,事實上對學生的學習動機、學習興趣也會產生負向影響。”

  團隊通過更直觀的對比分析發現,在小學階段每天睡眠時間在9-10小時的學生,根據專業量尺分數轉化,他們每個學科的平均學業成績為588.2分,而睡眠時間在8小時及以下的學生平均成績下降了66.6分,初中階段數據也有同樣的趨勢。

  參照國際同類大規模測試的分數轉換方式,“這相當於每天少睡1-2個小時的學生,比充足睡眠者少接受約1.7學年的學校教育。”劉堅解釋。

  團隊在調研中發現,不同學年段的學生反映,當自己的睡眠不足時,第二天上課會出現精神疲憊、注意力不集中等現象。

  “研究報告表明,通過‘奮戰到半夜’來提高學習成績是得不償失的。”劉堅說。

  在前不久舉辦的“世界睡眠日”的一次活動上,中國科學院院士陸林也曾提到青少年的“缺覺”問題。他認為,睡眠不足會影響身體及腦智力的發育,嚴重的或可影響免疫系統的正常功能。

  陸林建議,高中生要睡夠8個小時以上,初中生要睡夠9個小時以上,小學生則要達到10個小時左右睡眠。

  近日,教育部發布的《關於進一步加強中小學生睡眠管理的通知》也提出了明確學生睡眠時間的要求,要統籌安排學校作息時間,防止學業過重擠佔睡眠時間,合理安排學生就寢時間,切實保障學生良好睡眠,促進學生身心健康。

  《報告》也在為提升學生的幸福感找方向、找方法。綜合分析了學生睡眠、早餐、體育鍛煉、閱讀習慣及父母對子女生活的關注程度等影響因素后,團隊建議,若能基本保障睡眠、規律早餐、保証每天體育活動時間、每天閱讀半小時、父母關注子女生活,則有91.5%的小學生和84.1%的中學生會感到“幸福”。而每缺乏其中一項“保障”,中小學生幸福感的比例則下降10%左右。

  更多的教育問題還要進行深入研究。

  “如今教育質量綜合評價正邁向3.0時代。”劉堅說,勞動教育、班額問題、校園欺凌等社會熱點,已被納入到綜合評價指標體系中,數據結果分析為基礎教育發展共性問題提供了科學“指揮棒”。

  如何用好數據結果,找到教育“新痛點”的有效解決途徑?劉紅雲認為,不僅要基於大數據“自下而上”的探索,也應“自上而下”地對教育政策和成長規律深入分析,建立高效的區域教育監督和反饋機制,完善評價方法,促使問題早日解決。

  針對未來的教育質量綜合評價體系發展趨勢,劉紅雲建議,可以利用計算機、移動App等,改進數據收集的方式,還可以嘗試應用多種數據分析和挖掘技術,更深入探討多種因素對學生發展帶來的復雜影響,進一步挖掘教育問題背后的“冰山”。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楊潔

(責編:郝孟佳、熊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