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教育

青年人成為“中國天眼”的中流砥柱

2021年05月06日08:17 | 來源:科技日報
小字號
原標題:青年人成為“中國天眼”的中流砥柱

“我在FAST工作已經將近16年。”

“2008年博士畢業后,加入到FAST團隊。”

“從研究生開始,我就參與FAST工作。”

……

有這樣一群年輕人,他們參與了FAST建設、調試和運行的全過程,親眼見証了FAST從無到有、從概念變成現實、從荊棘小路變成康庄大道的成長歷程。他們是FAST的青年力量。

正如中科院國家天文台黨委書記、副台長汪洪岩所說,青年人在FAST團隊中佔多數,他們朝氣蓬勃、昂揚向上,從FAST建設時期開始,就擔任重要角色,在FAST的調試和運行中發揮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不怕失敗,青年人才能走在創新的路上

FAST是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的簡稱,被譽為“中國天眼”,是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

如今,位於貴州的這口大鍋能夠傲立全球天文界,離不開一群青年人的孜孜奮斗。

FAST運行和發展中心測量與控制工程部主任孫京海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人民科學家、“中國天眼”之父南仁東的學生,從2005年開始,就加入了FAST團隊,如今已經為FAST工作近16年。

談起為之傾注整個青蔥歲月的FAST,今年38歲的孫京海感慨不已。他說,是FAST幫助了自己成長,擴展知識和經驗,在克服困難和挫折中不斷收獲信心。

孫京海講述的一個攻克FAST工程變電站高壓濾波器技術難題的故事,讓我們見識了青年人敢想敢干、勇於嘗試的氣魄。

在FAST調試之初,全世界都沒有能夠滿足FAST特殊屏蔽需求的高壓濾波器,FAST團隊採購的定制產品不僅壽命短,而且可靠性不高。

“此時,如果用定制產品,就有頻繁短路失效甚至爆炸風險﹔如果不用,FAST就會因為受到自身干擾的影響而降低觀測質量,當時面臨兩難選擇。我提出,從元器件開始,重新研發高壓濾波器。”孫京海說。

然而,由於孫京海既沒有電氣電子專業背景,也沒有設計經驗,他的解決方案並沒有得到信任和支持,因為風險實在太大了。“但我堅信自己的思路是正確的,應該嘗試。”孫京海的眼裡透著堅毅。

幸運的是,南仁東贊成孫京海的想法,支持他進行技術攻關,大膽嘗試。

於是,孫京海和同事一起,悄悄開始研究。“測試、改進了很多次,我們設計研制的新產品才成功解決了這個技術難題。雖然過程很痛苦,但結果証明我的最初想法是對的。”孫京海充滿自信。

他說,青年人應該充滿好奇心,敢於嘗試自己不熟悉的技術領域,堅信辦法總比困難多,隻有不怕失敗,才能在創新的道路上走下去,解決技術難題。

正因為有了這樣一批敢於創新、不怕失敗的青年人,“中國天眼”這個當初沒有多少人看好的夢想,最終才成為一個國家的驕傲。

國家需求就是青年人科技攻關的方向

“青年人面臨科研方向選擇的時候,個人愛好能和國家需求聯系在一起會是非常幸運的,要將個人的科研發展和國家需求聯系一起,國家需求就是科技攻關的方向。”FAST運行和發展中心結構與機械工程部機械組組長姚蕊說。

像老一輩科技工作者一樣,“中國天眼”的青年人也懷有科技報國的夢想。

2005年,FAST運行和發展中心結構與機械工程部主任李輝還在讀博士,得知FAST需要用柔性鋼索支撐並拖動饋源艙后,他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這是一個大膽且不按常理出牌的創新設計,也是當時FAST團隊在研發工作中面臨的最大難題。”說起當初的情景,李輝至今仍然激動不已。

支撐饋源艙的索力范圍怎麼計算?艙姿態怎麼控制?在柔索和風作用下怎麼保証艙的位姿控制精度?

“面對這些問題,我們青年人應該出一份力,用自己所學盡最大努力攻克難題,承擔起‘回饋公眾,回饋社會,回饋國家’的責任。”李輝說。

2006年,李輝博士畢業后,正式加入FAST團隊,開始負責解決這些問題。他們與國外專家合作,開展FAST饋源支撐全過程仿真研究,通過對饋源支撐系統整體1︰1的原型仿真,論証柔性饋源支撐設計方案的可行性。

“在這期間,我通過自己的努力,成功完成了柔索索力范圍的分析計算,並建立起了艙—索懸挂系統的動力學仿真模型,從而完成了FAST饋源支撐全過程仿真的第一步,也是最關鍵的一步。”李輝說。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近10年的研究,在現場進行的饋源支撐原型第一次升艙試驗,就証明了索力測試和控制試驗的結果與仿真結果相差無幾。

“在研究中,我們經常能遇到山重水復疑無路的絕境,也能享受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悅。通過克服各種困難挫折,我學會了獨立思考,在稚嫩中走向了成熟。這些經歷讓我感覺到了為祖國獻青春洒熱血的自豪,實現了報效祖國的願望。”李輝感慨道。(記者 陸成寬)

(責編:溫璐、熊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