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教育

高水平職業教育不能隻在“黑板上種田”——

職業教育體系距離“現代”還有多遠?

2021年04月27日08:28 | 來源:光明日報
小字號
原標題:職業教育體系距離“現代”還有多遠?

安徽省合肥市肥東縣的合肥理工學校智能制造實訓中心。阮雪楓攝/光明圖片

四川省華蓥市職業教育培訓中心。 新華社發

自2014年《國務院關於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提出建設“具有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以來,現代職業教育體系一直被強調,一直在路上。

我國現有職業教育體系距離現代還有多遠?要回答這個問題,需要先討論清楚職業教育的一些基本概念,比如優化職業教育類型、高水平職業教育專業、職業教育育人方式、增強職業教育的適應性等。圍繞這些問題,記者採訪了金華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浙江省現代職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王振洪、華東師范大學職業與成人教育研究所所長徐國慶、江蘇省陶都中等專業學校副校長劉煒杰、南京工業職業技術大學黨委書記吳學敏、濰坊科技學院副校長李廣偉,與專家學者一起來討論、勾勒符合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的現代職業教育輪廓。

職業教育不是地位低於普通教育的低層次教育

記者:2019年《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中首次提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4月12—13日,全國職業教育大會召開,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指示,要求進一步優化職業教育類型。怎麼理解優化職業教育類型?為什麼要優化?

王振洪:這句話的內涵實質就是不能再把職業教育看作一種地位低於普通教育的低層次教育,而是同等重要的教育類型。但是,要成為一種真正的教育類型,僅僅停留於文件遠遠不夠。當前,我國還沒有從法律層面明確職業教育的類型地位,獨立形態的職業教育體系尚未形成,職業教育的上升通道不暢通,社會仍然對職業教育存在偏見,技術技能人才的社會地位相對不高。這些問題說明職業教育還沒有從根本上確立類型定位,社會也還沒有接受職業教育的類型屬性,必須進一步鞏固職業教育類型定位。優化職業教育類型定位的根本,在於真正確立起技能型人才的類型屬性。

徐國慶:優化不同於強化。強化的主要含義是要求外部如何進一步接受職業教育的類型屬性,而優化是如何通過對職業教育體系的再設計自我實現類型屬性,優化更有行動意義。

劉煒杰:作為教育類型,當前職業教育存在以下問題:一是內在體系有待優化。中職、高職、本科彼此之間的銜接有待加強。二是培養模式有待深化。當前職業教育仍然是以學校教育為主,企業參與不夠,產教融合缺乏深度。

除此之外,優化職業教育類型還指向當前職業教育面臨的兩個關鍵問題:一是優化人才培養目標。當前已經從工業化時代下的流水線生產轉向智能化時代下的“生產島”等新的生產方式,一技之長已不夠用了,職業教育應當培養能解決復雜問題、未知問題的技能人才。二是優化學習體驗。當前職業教育依然是標准化的課程以及班級授課制下的統一化教學,但是作為兜底的教育,職業教育的受眾有著極為顯著的差異性和差別化的發展訴求,卻未能得以關照。

記者:職普融通,涉及到初中、高中、中職、高職和本科職業院校和普通本科,如何理解職普融通,各領域該怎麼做才能共同發力,實現融通?

徐國慶:普職融通的核心問題是如何讓普通教育學生接受一定的職業教育,職業學校的學生其實是已經在接受普通教育的,因為職業院校都開設了公共基礎課。普職融通需要的是動力機制,把職業教育中理論性、專業性比較強的科目納入普通高考選考科目,是普職融通的有效機制。這一措施還可以推動普通高中教育改革。

吳學敏:職普融通與德國的“雙軌制”教育不同,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不是分割的,而是要通過制度紐帶形成互為溝通的有機整體。一方面,學生可以較為自由地在不同軌道上進行轉換。另一方面,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在教育資源的共享上建立較為完善的機制。

劉煒杰:各領域應當建立縱向、橫向的接口,比如中職和普通高中之間建立接口,畢業學業水平相當的公共課與教學共建,實現學分互認,滿足條件的中職學生可以選擇普高畢業証書,參加普通高考,完成中職專業課程學習並達到學業標准的普高學生可以選擇中職畢業証書和相應的技能等級証書。

李廣偉:我認為應包括以下內容:不同教育類型銜接融通,學分互認、相互銜接、相互轉學。不同層級教育內容銜接更新,加強不同階層職業教育課程與教材一體化的建設。不同人才標准銜接共通,學校人才培養標准、職業培訓標准、職業資格標准、行業質量標准、企業用人標准等各方面的標准之間實現相互銜接、互通公用。多種學習資歷証書互通銜接,就是實施“學歷証書+職業技能等級証書”的制度,多種類型學習成果可認証、評估和轉換。

高水平職業教育不能隻在“黑板上種田”

記者:眾多職業院校都追求或者宣稱構建起高水平的職業教育專業和專業群,但無法回避的尷尬是學生還是不願意上。真正的高水平職業教育專業應該是什麼樣的?與之相隨的職業教育育人方式應該怎麼改革?

王振洪:高水平職業教育專業首先應當是當地離不開的專業,能夠精准對接區域產業需求和人才需求,實現錯位發展和差異化發展,彰顯行業領域獨具特色的高水平。其次應當是業內都認同的專業,能夠通過培養不可替代的人才吸引業內高端企業與之合作,在業內擁有更多話語權和選擇權。最后還應當是國際可交流的專業,專業要能夠形成自身的職業教育模式、方案和標准,並輸出國際品牌。高水平專業群是引領高水平專業建設的關鍵。高水平職業教育專業群建設需要政府做好制度設計,學校提高職業教育供給質量、增強核心競爭力。

“工學結合”是職業教育的基本育人模式。在相當長的時期內,“以學科為中心”“以知識為本位”的傳統學科教育一直主導著我國職業教育的發展,“在黑板上種田”。一定要給學生實際本領,要把學校建在開發區裡,把專業建在產業鏈上,把工匠精神刻在學生心中,把創新意識融入學生血液。要探索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路子,使學校像企業、教室像車間、課堂像工段、教師像師傅、學生像學徒、教案像圖紙、作業像產品。

劉煒杰:高水平職業教育專業應當具有兩個關鍵表現:一是服務經濟社會發展的能力強、水平高。專業的設置具有引領性,或是對接新興產業的發展,或能引領產業的轉型升級。二是服務人的全面發展的能力強、水平高。能提供多元化的發展路徑,能根據學生不同的發展方向提供相應的教學。現有職業教育育人方式,宏觀層面產教融合深度不足。中觀層面,復合型、創新型技能人才培養的有效路徑和關照人的差異化發展需求的多元化發展通道尚未完全形成。微觀層面,學生被動接受的學習方式並未得到根本性改變。改革應當從這三個問題入手。

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需要更深入的探索與實踐

記者:增強職業教育的適應性,主要是適應什麼?經濟社會發展需要什麼樣的職業教育?

徐國慶:增強適應性,主要指提升職業教育根據產業人才需要及時調整培養方案的能力。涉及及時把握產業人才需求的能力、及時更新課程的能力和教師靈活適應新的教學的能力等方面。

吳學敏:一是增強職業教育對經濟社會發展的適應性,支撐產業發展。二是增強職業教育對人的發展的適應性,讓人民滿意。而開展本科職業教育無疑是增強適應性的關鍵一招。

王振洪:適應性是職業教育契合經濟社會發展的關鍵所在。適應性是衡量職業教育發展質量的重要指標,是職業教育能否贏得社會認可、產生社會吸引力和獲得行業企業支持的關鍵所在。適應產業升級和人民群眾高水平教育需求的客觀要求之外,還要適應高素質人才培養的現實需求。目前,我國仍然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就要求職業教育通過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培養解決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

記者: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提了許多年,到底什麼樣的體系才是適合我國國情和經濟社會需要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現有的職業教育體系距離“現代”還有多遠?

徐國慶: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應該包括學校體系、課程體系和制度體系。學校體系發展的核心內容是形成合理的中高本職業院校結構。課程體系的核心內容包括中高本一體化的專業目錄體系和專業教學標准體系。制度體系的核心內容是職業教育的支撐制度,如國家資歷框架、職教高考制度、校企合作機制、教師培養體系等。在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中,目前較為完善的是學校體系,課程體系有了較好基礎,但還需要進一步提升質量水平。制度體系則還處於初建階段。

劉煒杰:從經濟社會發展的角度來看,現代職教體系能覆蓋經濟社會發展所需要的不同層次、類型的技術技能人才培養,能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全方位的人力資源支持,而且能夠隨著新理念、新技術和新模式的應用而不斷建構新的目標體系、課程體系和教學體系。

從人的全面發展的角度來看,現代職教體系能夠面向不同的學生以及更大范圍的學習者,提供與其學習訴求相適應的發展路徑,以及與之相匹配的課程、教學及其資源。而且可以根據其需要進行即時性與泛在化相結合、碎片化(針對某一問題)和長效化(獲得學分及証書)相結合的學習支持。

從職業教育本身而言,現代職教體系中的中職教育、高職教育和本科教育既有區分度,更有銜接性。我們需要更深入的探索與實踐,才能構建現代職教體系。(記者 李玉蘭)

(責編:溫璐、李依環)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