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教育

超八成大學生看好互聯網行業,六成會因工作太簡單辭職

00后向往職場中乘風破浪

2021年03月29日08:23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00后向往職場中乘風破浪

  “眼前一亮。”

  趙亦敬用這四個字形容第一次看到企業內部“吐槽大會”時的感受。這種面對問題不隱藏、反而用詼諧幽默的方式呈現問題的方式,讓他產生了很強的好感。

  去年11月,就讀於軟件工程專業的00后趙亦敬成為字節跳動的實習生。人生第一份實習,他從學校所在的成都來到了北京。不管是找實習還是找工作,“企業文化、平台機遇、薪資是我比較看中的擇業標准。”而現在,4個月的實習生涯讓他覺得不虛此行。

  近日,中青校媒面向全國5868名大學生發起“大學生求職力”問卷調查,調查發現,地域、單位類型、行業等因素都在不同程度上影響著大學生擇業,他們選出的心動企業前3名,分別是字節跳動、華為、蘋果。而這屆00后在面對職場生活時,更是花樣百出,自成一派。

  互聯網大廠成熱門選擇,字節跳動、華為、阿裡巴巴成00后心動Top3

  中青校媒調查發現,超半數大學生向往新一線城市,佔調查人數的52.57%,32.16%受訪大學生表示向往一線城市,大學生對新一線城市的向往已經超過了一線城市。

  就讀於理工院校的王奕宇一直將“在一線城市工作”作為自己的奮斗目標。不過,秋招的“落敗”給對“北上廣深”偏愛不已的王奕宇澆了一盆冷水。投的簡歷石沉大海,他似乎感覺到,自己距離“令人心動的Offer”還相差甚遠。“但是工作還是要找。”決心離開家鄉“闖蕩”的王奕宇將目標城市瞄向了杭州。他了解到,現在杭州互聯網創業的活躍度在我國已經屬於第一梯隊,不少互聯網公司發展增速極快、生機盎然。經過對薪酬、工作內容等多個因素的綜合比對后,王奕宇的第一份工作定在了一家發展勢頭正勁的互聯網創業公司。

  談及對就業城市的考慮,新聞學專業的金宇碩坦言,聚集眾多媒體的北京是他的首選。“北京是媒體的重要陣地,就業平台和資源相對其他城市更豐富。”排在第二位的是沿海城市上海,金宇碩最看重這座城市的地理位置以及較多的對外交流機會。排在第三位的則是他的故鄉成都。成都作為新一線城市,近年來在人才資源引進方面表現不俗。“成都是我很熟悉的城市,不用租房、天天都能回家吃飯。但不是有句老話嘛,‘少不入蜀,老不出川’,我還是想在外面漂一漂。”

  中青校媒調查發現,除了新一線城市表現出一定熱度外,超八成大學生希望進入互聯網行業工作。調查結果顯示,00后心中最具創新活力公司,排在前三位的分別是字節跳動、華為和阿裡巴巴。

  到復旦大學讀研究生的第二個月,陳思涵就找了一份實習工作。她畢業后想到頭部互聯網公司工作,所以在學生階段就積累在這類公司的工作經驗和能力。“頭部互聯網公司有一定的積澱和規模,能給新人營造更好的學習機會,而且第一份工作可能會奠定之后的工作素養、工作習慣,這點在有規模、有體系的公司能獲得更好的鍛煉。”

  在廈門大學軟件工程系讀大三的呂曉鵬把互聯網“大廠”作為找實習和求職的首要目標。因為對游戲研發興趣深厚,他已經向字節跳動、騰訊、網易等公司投遞了簡歷,正在准備筆試和面試,並且期待暑期實習后能夠順利轉正。由於專業方向的原因,呂曉鵬發現,自己身邊的同學都想去互聯網“大廠”工作,主要是期待在這些企業中的發展空間。“能學到什麼、有怎樣的發展肯定還是要靠自己,但這些公司的平台本身會推年輕人一把。”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大學生擇業時對新興職業抱有較高熱情,在線教育老師、短視頻/直播運營、全媒體運營師對大學生吸引力大,分佔受訪總人數的53.29%、51.30%和43.36%,其次是人工智能技術人員佔31.67%,大數據研究員佔35.11%。其中,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受到工科生追捧,文史類學生則對在線教育、短視頻運營表現出較高興趣。

  或許是受到父親耳濡目染,也或許是大學期間的實踐經歷,對於張星琦而言,教師是個“有點特別的”職業。“當老師面對學生的時候,會幫助學生打開視野,承擔著引路人的責任。”

  在這樣的信念驅使下,大學畢業后,他選擇進入在線教育行業,成為大力教育清北網校的一名教師,擔任小學數學主講。在他看來,在線教育是朝陽行業,相比傳統教育,面對的學生群體范圍更廣、更具挑戰性,“如果是線下班級,你面對的可能是幾十個孩子。但如果是線上,你面對的將是上千個、甚至上萬個孩子,影響力更廣、可以輻射到更多的學生群體。”

  職場00后熱愛挑戰,部分研發崗位實習生月薪過萬

  2021年應屆畢業生人數再創歷史新高,達909萬。盡管就業壓力不小,但大學生對就業市場抱有信心。中青校媒調查顯示,超過半數受訪者對自己的月薪期待在7000元到1.5萬元,佔受訪總人數的54.47%﹔約四分之一期待薪資超過1.5萬元﹔另有2.81%受訪者期待月薪超過5萬元,這一選擇集中在工科、理科及經管類專業的學生。

  除了薪資期待,調查發現,超六成大學生實習薪資在每天100元到300元之間,部分研發崗位實習生月薪過萬元,00后趙亦敬就是其中一員。

  從開始有實習念頭,到投遞簡歷,再到收到幾份錄用函,“薪資、企業文化、平台機遇”一直是趙亦敬尋找心儀企業的硬標准。“對比拿到錄用函的其他幾家公司,字節跳動給出的薪資更高,日薪加上房補一個月到手差不多1萬元。”除了薪資待遇,公司年輕化,辦公氛圍自由、開放,同樣吸引著趙亦敬。他坦言,“想做點大事”是自己選擇字節跳動的初心。

  面對職業選擇,中青校媒調查發現,00后求職最看重公司發展速度以及個人成長速度,60.91%受訪者重視公司發展﹔50.58%受訪者重視個人成長速度﹔45.54%受訪者重視工作氛圍,期待和諧的人際關系﹔34.46%受訪者期待彈性辦公時間,以及自由人性化管理。此外,公司創新力、薪資待遇、晉升機制、工作自主性等也是受訪大學生較為在意的擇業標准。

  辭職原因萬萬千,那麼作為新世紀出生的第一代,成長在我國社會飛速發展階段的00后會因為什麼原因而辭職呢?調查發現,工資太低排在首位,佔受訪總人數的81.42%﹔其次是工作內容過於簡單,缺乏價值感,佔受訪總人數的61.19%﹔緊隨其后的分別是和同事相處不融洽、辦公硬件條件差、領導不理解,分佔受訪總人數的42.11%、38.45%和32.94%。此外,食堂“物不美價不廉”、上班時間太早也成為部分00后辭職的原因。

  提起擔心在工作中會遇到的問題,陳思涵和金宇碩最怕被當作“工具人”。“我會擔心遇到招人是為了‘打雜’的主管,導致自己工作沒有成就感。”陳思涵覺得,在20多歲的時候,一定要做有挑戰性的工作,一定要多學習、多積累。工作沒有發展前景、沒有什麼成長和收獲,最可能成為她辭職的原因。在金宇碩看來,“在有限土地,追逐無限可能。”隻有不斷地調整和嘗試,才能在一次次的挑戰和創新中實現自我價值。

  同樣,呂鵬也最擔心工作沒有提升空間,所做的工作沒有價值,會逐漸失去在職場中的競爭力,甚至因為缺乏競爭力而被“后浪”淘汰。本身就是“后浪”的他居安思危,給自己想好了未來發展的節奏。

  通過調查不難發現,這屆00后偏愛具有挑戰性的工作,如果工作太簡單,公司要當心被00后“炒魷魚”。

  00后一邊拼命一邊惜命

  “我們每個人的身體就好比二胡上的弦,繃得太緊就斷了。”往日的“拼命三郎”金宇碩在結束一份“常常熬夜到五更”的實習后,意識到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陳思涵則是邊拼搏邊養生的典型。最近的她不僅能早睡的時候就早睡,而且有時間時就讓自己多睡覺,“這是我恢復元氣最好的方法”,為此她把眼罩、耳塞都備齊了。桌子上擺著枸杞、花茶,但她的養生不止於此,“我媽媽給我寄了西洋參,感覺累了的時候,我就泡一泡西洋參喝。最近我還想嘗試一下推拿,我的好多同學都經常去,坐久了肩頸痛,感覺還是非常有用的。”

  中青校媒調查發現,00后們未進職場先養生,57.06%的受訪者表示,自己會攜帶枸杞、保溫杯、養生壺等到辦公室,42.44%受訪者選擇折疊床、頸枕,35.09%受訪者選擇植物。此外,零食、咖啡、加濕器、化妝品、玩偶、男女朋友照片、偶像周邊等也是00后們可能擺在辦公桌上的“職場必備品”。

  即將走上工作崗位的金宇碩對“打造自己的辦公環境”頗有想法,作為某位明星“粉頭”(粉絲中的核心成員——編者注)的他,想把偶像的周邊帶到辦公室,“這樣的工作環境應該會讓人更舒適吧。”

  一直有讀小說習慣的張星琦,辦公桌上擺著一本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雖然主業和文字沒有太多直接關系,但張星琦還是希望有時間多讀書,“文字能從深層次提升我的專業能力,比如授課技巧、和學生的溝通技巧。”除此之外,閱讀小說也是他工作之余釋放壓力、緩解情緒的良藥。

  此外,調查結果顯示出一些“有趣”的現象,比如隨著年級升高,大學生對生發液和發際線粉的需求也逐漸升高﹔34%的男生會將女朋友的照片擺在辦公桌上,相反隻有8%的女生會擺男朋友的照片。關於實習期待,除了薪資、為簡歷鍍金、進一步了解行業、提升自己能力等選項外,受訪者中14.8%的男生期待在實習中收獲愛情,而女生的比例隻有5.1%。

  00后面對與學校環境完全不同的職場,正在用自己的方式為職場路“保駕護航”。還未正式入職的呂曉鵬已經計劃好了,等找到暑期實習后,上班第一天,他就把心愛的高達手辦擺在辦公桌上,請這位兒時便相識的伙伴,和自己一起“勇闖天涯”。(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程思 畢若旭 羅希)

  (文中金宇碩、張星琦、趙亦敬為化名)

(責編:溫璐、熊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