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教育>>滾動新聞

全國兩會代表委員熱議:本科職教需進一步加強頂層設計

2021年03月15日08:57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本科職教需進一步加強頂層設計

相較於1423所高職院校,22所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以下簡稱“本科職教”)試點的院校算不上是個大數目,但卻足以在職教領域掀起持久討論,並且成為全國兩會代表委員熱議的職業教育話題之一。

“國家已經明確職業教育是種類型教育。作為類型教育,它需要構建自己從低到高的教育體系,比如中職、高職,而本科職教的出現則打破了職業教育止步於專科層次的‘天花板’。”全國政協委員、廣東技術師范大學副校長許玲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國務院於2019年印發的《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指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同時提出要“推動具備條件的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型轉變,鼓勵有條件的普通高校開辦應用技術類型專業或課程。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

本科職教的試水,主要緣於我國對高層次高技能人才的迫切需求。“因為我國的產業結構升級,相應的技術結構、人才結構也在升級,對中職的需求已經沒那麼大了,對本科層次的人才需求越來越大,加上我國勞動人口受教育年限不斷增長,所以職業教育要升級,這不僅包括學生的能力、結構、素質,也包括學歷。”許玲說。

但本科職教與應用型本科究竟有何區別?在許玲看來,這是一個令職教界很多人困惑的問題。

“一般來看,應用型本科和本科職教在培養理念、思路、目標上不會有本質性差異。但現在的問題是不少應用型本科辦得不‘應用型’,還是學著985高校進行人才培養,應用型不夠。”在許玲看來,本科職教是試圖從職業教育內部進行突破,在職教“應用型”的基因上進行更高層次技能人才的培養。

許玲認為,下一步,國家應進一步厘清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的關系,更明確地界定職業教育作為類型教育的定位、體系建設等,包括本科職教的發展路徑等,同時學界也應加大對職業教育的理論研究來支撐職教的實踐。

“《職業教育法》立法時是在我國職業教育發展的起步階段,隻明確了專科層次的職業教育並未明確本科層次職業教育,發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還沒有法律依據,原來規定的有關內容已經難以適應職業教育改革的新形勢、新任務、新要求。”對此,全國人大代表、浙江金融職業學院院長鄭亞莉建議,加快修訂《職業教育法》,明確高等職業教育包括專科、本科等的學歷體系,為發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提供法律依據,掃清法律障礙。

“目前本科職教的試水基本上是摸著石頭過河。”全國人大代表王紅軍已經連續兩年提出“本科職教”相關建議。他所在的工作單位南京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已於去年升格為本科職業院校,並更名為南京工業職業技術大學,“具體怎麼做,我們也是在不斷嘗試”。

王紅軍也希望,國家能進一步加強對職教本科的頂層設計,教育部等相關部委能盡快出台本科職教基礎性規定、指導意見和支持政策,如本科層次職業教育的學位管理及授予辦法、人才培養的指導意見及相關專業教學標准等,積極營造發展的生態系統,促進本科層次職業教育高起點、高質量發展。

在具體實踐中,鄭亞莉觀察到,有的地方探索高職院校和本科院校“4+0”聯合培養模式,推進高職院校和本科院校聯合“3+2”人才培養模式,與此同時,教育部升格了一批民辦高職院校為本科職業院校,部分省市進行了獨立學院與職業院校合並為本科職業院校的探索。

但鄭亞莉認為,高職院校和本科院校聯合培養的主導權仍是普通本科院校,高職院校沒有學歷和學位授予權,但是,民辦本科層次職業院校在以公辦為主的職業院校群體中代表性不夠,而獨立學院與高職院校合並組建本科職業院校的經驗難以推廣。她建議,教育主管部門總結現有各類試點經驗,統一思想,理順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在管理本科職業院校的管理權限,明確專科學校升格是發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的主渠道。

具體到本科職教試點院校,許玲表示,它們目前存在著歸屬感不強、認同度不高兩大問題,“目前本科職教試點院校,除了南京工業職業技術大學,都是民辦高職,它們與辦得比較好的高職院校還是有差距的,認同度不高。這也造成了這些院校在職業教育、應用型本科的學術共同體內歸屬感不強”。她認為,應盡快吸納優質高職院校加入本科職教的隊伍中來。

王紅軍也注意到,目前承擔本科職教試點的學校數量極少,加上這些學校辦學實力相差較大,部分學校辦學實力不如專科層次高水平學校,不利於營造支持本科職教發展的生態系統。

鄭亞莉建議,將2019年教育部遴選的56所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建設單位升格為本科職業院校,作為發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的主渠道,進一步擴大本科層次職業教育的試點工作。“一方面,這批學校類型特色鮮明,在長期的辦學實踐中,高水平高職院校能夠聚焦高端產業和產業高端,服務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支撐產業轉型升級﹔另一方面,這批學校辦學基礎扎實,特別是技術技能積累、教育教學改革、職業技能大賽等方面代表了中國特色高等職業教育的高水平,能夠發揮示范引領作用”。

此外,王紅軍認為,還應進一步引導和支持本科職業學校打造高水平發展平台,創設一批適合本科職業教育定位的發展項目,引領本科職業教育的改革和創新。比如,可設立“專家型”雙師培養項目,引導和扶持本科職業學校引進一批大國工匠型專家、培育一批領軍型高水平專家﹔設立“高水平產教融合基地”項目,支持本科職業學校和行業頭部企業開展深度產教融合,以技術為紐帶打造命運共同體﹔設立“本科職業教育專業教學資源庫”項目,推動契合本科職業教育需求的優質專業教學資源的共建共享和整體質量提升﹔設立“規劃教材”項目,支持和帶動一批本科職業教育課程和教材的建設等。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孫慶玲

(責編:郝孟佳、熊旭)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