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焦虑“无处安放” 家庭作业岂能成为“家长作业”

2017年10月26日08:29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家长焦虑“无处安放” 家庭作业岂能成为“家长作业”

  有人“心梗住院”,有人“脑出血奔急诊”——最近,一篇《我做错了什么?要陪孩子做作业》的网文刷屏朋友圈,脑洞大开的“控诉”、略带调侃的“咆哮”,令家长们无处安放的焦虑跃然纸上。

  老实说,陪写作业陪垮身体的,毕竟是极端个例。不过,“为作业所困”却几乎戳中每个家长的“痛点”。孩子好动爱玩,得“斗智斗勇”、刚柔并济帮他集中精力;孩子困惑挠头,得循循善诱、搜肠刮肚花样启发;遇到超标习题,还得亲自上阵、全权代劳。近些年来,这种“老师领导下的家长负责制”作业模式大有蔓延之势:从PPT到手抄报,从修改习题到制作手工,从课堂作业到社会实践……甭管是幼儿园家长,还是小学生父母,通通忙得一塌糊涂。

  “小时候放学回家,爸妈在看电视,我在做作业;现在下班回家,已当父母的我,还在写作业!”家庭作业从何时起成了“家长作业”?有人提炼出这样一条发展路径:刚开始纯粹陪伴,后来督促检查,再然后批阅签字成“标配”。其间,或是为了出彩,或是不甘落后,作业从孩子“独立写”,到家长“陪着写”“主导写”,最后干脆成了众家长们的实力较量。如此一来,佳作倒是迭出,标准也水涨船高,但离孩子却越来越远。比如幼儿园要写假期游记,小学三年级得看“清末报纸”、六年级要写学术论文等等,这样的作业大多数孩子根本搞不定,只能由家长代劳。但若皆是如此,“作业”的意义何在呢?

  陪伴孩子成长,固然是家长的必修课。但家长成“主唱”,孩子“帮帮唱”,实属本末倒置。这样挣来的“小红花”,再漂亮也是塑料假花,而所谓的“孩子优秀”不过是“虚假优秀”,学校的“人才杰出”皆是“虚假繁荣”。如此怪象,有家长望子成龙的心切和“耻居人后”的紧迫,有校方作业布置的超标和业绩指标的攀比,但归根到底,是罔顾少年儿童成长规律,造成的教育责任错位。作业过于求新求异求难,超越孩子的心智发育阶段,本来学校能完成的必须仰赖家庭支持,本是孩子的事情变成家长的任务。更需警惕的是,在这一过程中,孩子心态也难免发生微妙变化:该自己面对的总想有人帮助,很可能因此而失去独立思考的热情,养成事事依赖的习惯。

  有人感慨:懂得了这许多道理,恐怕依然当不好一个家长。的确,当家庭作业摆在面前,有几位家长能底气十足地拒绝呢?纾解焦虑,不能仅仅仰赖一个或者两个“破窗式”家长,还呼唤各方参与者都来对这一风气说不。大家都多点耐心呵护孩子成长,让其在适当的学龄练习适当的能力,才能助其舒展开美丽人生。

(责编:郝孟佳、熊旭)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

图解:一张"教育成绩单” 看砥砺奋进的五年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教育事业取得了历史性进展,总体发展水平跃居世界中上行列,培养了一大批高素质人才,提高了全民族素质,推进了科技创新、文化繁荣,为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民生改善做出了重要贡献。 【详细】

原创报道|教育访谈录|大学排行榜

“双一流”建设名单落地:非新无以为进,非旧无以为守 这次“双一流”高校遴选采取竞争优选、专家评选、政府比选、动态筛选的方式,是认定“双一流”建设高校,而不是确定“双一流”身份。“双一流”建设,从方案设计之初就强调不是终身制,不是固化的。【详细】

毕业典礼|校长访谈|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