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的西行漫记

2017年09月11日09:13  来源:中国教育报
 
原标题:校长的西行漫记

  航拍行走在壮美戈壁上的校长们。

  炎炎烈日下,行走在茫茫西部戈壁,磨炼的是意志,收获的是精神上的升华。

  热情的拥抱,是戈壁上的见面礼。当来自江西弋阳的校长张进明抵达终点时,迎接他的正是组委会工作人员的拥抱。

  清晨,来自甘肃瓜州的几位校长正在作出发前的准备,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把容量2.5升的水袋灌满。

  为了赢得竞赛,沐浴着朝阳,校长们跑步出发,开始新一天的征程。

  清泉,是戈壁绿洲送给人们最好的礼物。在绿洲宿营地,校长们正在用清泉冷敷的方式缓解一天的疲劳和脚部的伤痛。

  来自贵州务川的校长申强和队友,在行进途中停下来休息、补充食物。

  对于每一位走完全程的校长,活动组委会都准备了一枚奖牌,以示鼓励和纪念。

  开学伊始,贵州省威宁县天龙小学校长韩建国忙得不可开交。虽然学校才100多人,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食堂卫生、开学典礼、学生管理……事事都得他操心。每当忙了累了时,他总会想起暑假徒步穿越戈壁的经历,鼓励自己说,“负重前行,我会走得更坚强”。

  莫贺延碛戈壁位于甘肃与新疆交界处、河西走廊最西边,极度干旱,人迹罕至。1300多年前,唐玄奘正是从这里西出玉门,踏上了九死一生的取经之路。

  8月初,韩建国与84位来自贵州、甘肃、云南、四川、湖北、江西、黑龙江等地的校长一道,在18名企业家志愿者陪伴下,用4天3夜时间在莫贺延碛戈壁完成了100余公里的徒步穿越,在一步又一步从身到心的砥砺中,感悟“理想、行动、坚持、超越”的精神。

  江西弋阳701学校校长李有新自诩,自己几乎是“划着船”走完茫茫戈壁的。原来戈壁徒步的第二天早上,由于人多脚杂,李有新的鞋被人穿错,原本40码的鞋变成了45码。他穿着大整整5码的鞋走路,就像是划着两只船。一开始李有新还能慢慢走,到后来只能被两个同伴架着走,鞋大了磨脚,脚上很快就打起了水泡,一步一下钻心地疼。

  正是这样一次意外经历,让李有新来了一次“换位思考”。他“划着船”一边走一边想起曾经遇到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总不免着急。“我现在能体会孩子们的心情了。我也想走快、也着急,可是鞋子不合脚,怎么也快不了啊。孩子们肯定也想进步、想提高成绩,也会着急,可是总会有个什么原因,让他们暂时做不到啊。”

  四川阆中南池小学赵开敏觉得:“走过了这100公里戈壁,经历了身体和思想上的双重洗礼,以后工作、生活中再大的困难都算不上什么!”

  “一个人在最困难的时候,只要咬紧牙关,就能克服困难、取得成功。”赵开敏说,这个过程中同伴、朋友的扶持也非常重要。与他同组的四川营山行知小学校长李智,徒步第一天就把肌腱拉伤,脚上还打起9个水泡,被大家称为“泡爷儿”。李智曾一度想放弃,但同组的其他校长一个劲儿为他打气,第二天的最后5公里甚至是由几个人轮流搀扶着抵达宿营地的,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

  走过茫茫戈壁,都是姐妹兄弟。这次活动是由北京市戈友公益援助基金会脚里学院组织的“2017年好校长成长计划”的一项重要内容。从2011年启动第一届,如今已是第七届,共有399名中西部农村学校校长参加过这项计划。对于很多参加过“好校长成长计划”的校长来说,4天3夜100公里,不仅是一次前所未有的长距离行走,也是“一辈子都难以忘怀、弥足珍贵的独特经历”,更是面向未来改变和创新的起点。(文/记者 李凌 易鑫 图/通讯员 张建军 马骋 高顺凯)

(责编:魏楚云(实习生)、申宁)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

全国各地2017高考分数线及分数段分布情况 目前,2017年全国各省区市录取控制线、分数段分布情况正在陆续发布。志愿不会报?免费在线提问帮帮团专家,等你来问! 【详细】

原创报道|教育访谈录|大学排行榜

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 根据《意见》实施改革后,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将全部直接下放至高校,由高校自主组织职称评审、自主评价、按岗聘用。条件不具备、尚不能独立组织评审的高校,可采取联合评审的方式。【详细】

毕业典礼|校长访谈|2017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