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胜利了!”

——访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主任吴岩

2016年06月03日13:36  来源:中国教育报
 

国际长途接通,电话那头,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主任吴岩语气激动,“我们胜利了!”

短短五个字,字字千斤,作为工程教育走出国门的亲历者、参与者和推动者,吴岩深知这次胜利背后的艰辛和坚持。2013年至今的3年时间里,从预备成员到正式成员,这一路走来,中国工程教育从原本的世界规则执行者,正逐渐向着规则制定者转变。中国的工程教育,也从此翻开了新的篇章。

能不能由大到强?

“《华盛顿协议》‘转正’,意味着我国在国际工程教育领域的发言权和影响力有了实质性提升。”吴岩说,成为正式成员,就有权参与《华盛顿协议》规则、标准和文件的制定,就能实现从被动接受别人的标准到主动参与标准制定的转变,“后面我们还要努力不断提升我国的影响力,争取更加主动的地位,引领标准和规则的制定。”

北京时间5月29日下午,吴岩坐上飞往马来西亚吉隆坡的飞机,参加国际工程联盟大会,大会将对中国转正进行表决。从北京到吉隆坡,虽然只有6个小时的航程,但在吴岩看来,这次中国高等教育远征犹如1847年中国首位留美留学生容闳远渡重洋,“这是中国高等教育的一次开眼看世界”。

这不仅是纸面上的胜利,对占据中国高等教育体量三分之一比重的工程教育学生来说,这种胜利尤其可知可感。

以前,中国的学生到美国从事工程相关的工作,“只能负责画图,最后签字的永远是外国人,收入的大头也被他们拿走”。想从事其他“上档次”的工程类工作,就必须参加美国面向非《华盛顿协议》国家的认证考试,就不得不在对方的层层标准挤压下低头。《华盛顿协议》“转正”,意味着我国工程教育毕业生获得了跨境申请职业资格的“通行证”。

“《华盛顿协议》最主要的内容是通过认证专业的学位互认,也就是说,我国通过认证专业的毕业生,在其他国家申请职业工程师资格时,可以享有与本国毕业生同等待遇。目前,我国在高速铁路、核电、资源开发等领域大力推行走出去战略,需要大量具有跨国职业资格的工程师,《华盛顿协议》转正,为国家战略提供了人才支撑。”吴岩感慨地说。

如何跨过门槛?

实际上,这个“富人俱乐部”的门槛并不低。俄罗斯、印度等用了5-7年时间才加入其中,而中国,只用了3年。

当然,成为黑马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只有九成把握”,在大会宣读结果之前,吴岩内心依旧忐忑不安,这九成的把握来自他对技术的绝对自信,“还有一成是其他的不稳定因素。”并非所有的成员对中国加入持赞成态度。

2013年,中国加入《华盛顿协议》,当时的中国只是预备会员,吴岩形容当时的处境用了四个字,“跌跌撞撞”,“没有权利,只有义务”。对于《华盛顿协议》的正式成员来说,中国当时更像一个干活的小跟班。

时移世易,中国工程教育已经跃跃欲试,吴岩说:“从一个跟随者变成平起平坐的同行者,甚至将要成为说话更有分量的引领者,这时候,其他国家感受到了压力。”

当然,从舞台边缘走向舞台中央,意味着要比以前接受更多的考验和质疑。尤其是作为世界规模最大工程教育国家,这种考验和质疑来得更为猛烈。

据统计,2015年我国工科在校生数量总计约1072万,位居世界第一。其中,专科478.8万,本科524.8万,硕士55.5万,博士13.5万,中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工程教育大国。然而,“大而不强”一直是国内外同行给中国工程教育贴上的标签。

这种刻板印象已经影响到中国工程教育获得公平的评价,让吴岩记忆犹新的是,有一次他邀请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主管国际研究和全球事务的副校长、地理学教授范芝芬(Cindy Fan)博士到武汉大学进行评估。刚刚开始的时候,范芝芬教授完全一副高冷范儿,抱着胳膊,眼神中充满了质疑和挑剔。几天工作下来,她从一个局外人变成了局内人,她对吴岩说:“毫无疑问,你们的评估标准是世界一流的,而且必将影响世界高等教育的发展方向。”

在吴岩看来,“转正”工作的技术环节已经做到了近乎无懈可击,其中最关键的环节是接受《华盛顿协议》专家的考察,争取他们积极的评价。按照《华盛顿协议》的要求,国外专家要访问各级认证机构,考察认证工作体系,还要全程观摩现场认证情况,并考察认证结论形成过程。今年4月,还召开了国际研讨会,邀请到了《华盛顿协议》各成员组织的领导,他们对中国的认证工作表示了高度赞扬与评价。这时候,吴岩心里才有了底。

面向工程教育的未来

在吴岩看来,随着中国工程教育加入《华盛顿协议》,“回归工程”,培养学生的“大工程观”,这些国际工程教育主流观念将会逐步改造传统的中国工程教育。《华盛顿协议》对毕业生提出12条毕业生素质要求包括沟通、团队合作、社会责任感、工程伦理等方面的内容。

“我国传统的工程教育更加注重毕业生的工程知识和技术能力,对于沟通、团队合作、工程伦理等方面重视不够。”吴岩说,他们曾经面向用人单位做过调查,发现用人单位更看重学生在沟通、团队合作方面的能力,而这也是毕业生目前最缺乏的能力。“同样,这也是《华盛顿协议》的标准对我们最大的启示。”

“以前国外的名校总是来评我们,对我们的大学品头论足,现在我们也要到世界强国去评评他们了。”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他跟记者开起了玩笑。

在吴岩看来,转正带来的另一个福利,是世界标准对中国高等教育评估的推动作用。但胜利的喜悦是短暂的,吴岩说:“中国工程教育迈出了走向世界的第一步,不过这一步至关重要,为未来中国工程师的国际认证打下了坚实基础。”(记者 刘博智 柴葳)

(责编:贺迎春、熊旭)

推荐阅读

十问北京民办高校招生 教你如何识别真假学校 高考结束,进入了招生季,对于一些想选择民办高校就读的考生和家长来说,如何识别真假学校,学历教育与非学历教育有何区别,一旦退学如何退费?为此,人民网就相关十个问题采访了北京市教委,帮助大家了解北京民办高校招生政策和相关情况。【详细】

原创报道|教育访谈录|大学排行榜

重点大学网购排行:央音重“颜值” 复旦“吃货”多 随着各省市高考分数招录分数陆续公布,填报大学志愿成为了近期考生最关注的一件事儿。除了院校、专业的排名外,你知道哪所大学的同学最爱看书,哪个院校是“吃货”集中营,哪里的“剁手”之风最盛行呢?【详细】

毕业典礼|校长访谈|志愿帮帮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