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教育>>滚动新闻

“科技创新让我们不惧挑战”

2015年10月09日09:12    来源:中国教育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科技创新让我们不惧挑战”

  布莱恩·施密特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桂冠学者和杰出教授,1989年获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天文与物理学学士学位,1992年获哈佛大学天文学硕士学位,次年获得博士学位。1998年,他所带领的高红移超新星搜索小组发现了宇宙加速膨胀的证据,并因此获得了2011年诺贝尔物理奖。身为澳大利亚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院院士和英国皇家学会院士,施密特教授于2013年被授予澳大利亚政府最高民事荣誉“爵级司令勋章”。

  今年6月,施密特被任命为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校长。

  ■本报记者 黄蔚 通讯员 段林林

  9月6日至9月8日,澳大利亚诺贝尔奖获得者布莱恩·施密特(Brian Schmidt)教授来到北京,三天行程中,他为中国的科学爱好者们举行了6场科学讲座或沙龙。这位科学“大咖”因为使用超新星作为宇宙探测器并且发现了宇宙加速膨胀,而与两位同事共同获得了201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此次北京行,他从光学谈到哈勃的星系研究,从儿时的科学启蒙谈到日后组建团队探索宇宙,每场天文物理学讲座的主题都围绕宇宙大爆炸、宇宙加速膨胀等等前沿知识,为现场观众带来一场场天文学知识盛宴。

  9月7日,在央视的一档节目现场,本报记者抓住机会,有幸就科技创新等话题对诺贝尔奖获得者、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候任校长施密特进行了专访。

  教育和科技的创新可帮助人类保持繁荣

  问:作为澳大利亚研究天体物理并且获得了诺贝尔奖的科学家,您如何看待我们今天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

  答:我想大家永远不要忘记一点,就是人类现在经历的是人类史上最最繁荣的阶段。回想一下两千年以前,如果没有教育科学技术的分享,也就不会把全人类的智慧和思想融合,一起分享知识一起进步,进而能过上今天美好的生活。

  当下,并不是每个人都过着无比完美的生活。我们今天的世界会面临很多前所未有的挑战,比如随着人口不断爆炸,地球马上面临八九十亿人口的压力,需要我们用教育和科技创新迎接未来的一些挑战,让将来的人们延续今天这样的繁荣富强。

  只有通过教育,通过科学的进步和技术的发展,我们才有理由相信能够让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人们过上富足的生活,实现人类可持续发展。这些不是一夜就可以实现的,需要几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

  一味追逐实现某个现实目的去研究会扼杀创造力

  问:您对中国的教育状况有什么样的发现,您如何看待科学探索在人类文明进程中所发挥的作用?

  答:我们发现,在中国,东部沿海地区的教育比较发达,这种发达的教育跟世界上最发达的教育没有什么区别。

  将来,我们会把这种扎实的基础教育转化成现实可用的东西,但这个过程绝不是直接实现的。万维网的发明是现代社会的巨大创造,但它产生于一个物理实验室,并不是为了发明而发明,而是出于对知识的渴望;无线网络的发明也不是为了某个特别的目的而发明的。所以说,任何发明都不是我们可以计划的,它是发生在不断进行的科学探索过程中的。

  这些发明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当中,我们可以通过科学发明学到更多的东西。举个例子,科学家们使用互联网,可以帮助教育者实现更好的教育,还可以使现在的人们通过互联网接受到质量更高的教育。现在,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网络了解到世界上的任何事情,这在人类历史上是第一次实现。

  当然,我们的挑战还很大。我们希望更多的人接受更高层次的教育。中国、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很多国家正加大对大学的资金投入,因为大学是真正获取更高层次的知识和思想的地方。投资大学教育,让人们获得更好的知识和智慧是解决当下问题的关键。

  需要注意的是,很多人希望大学学到的知识立即变为新的产品、新的思想和新生事物。但并不是所有的知识都能够立即应用于现实。很多新的想法和创意往往源自于我们所做的基础研究,如果一味追逐实现某个现实目的而进行研究,可能会扼杀这种创造力,因此我们需要兼顾基础研究和为了现实目的而进行的应用研究。

  科学无国界,科学是最具国际化特点的。例如,早在1963年,中澳尚未正式建交的时候,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天文学家就曾共同开展基础科学研究,当时并没有为是否研究出现实的产品而苦恼,而是在努力推动人类科学的进步,至于科学研究的推动所带来的新产品的产生,都是基础科学研究带来的附加价值。因此,知识和思想的分享没有国界,人们不应该因为竞争就限制知识和思想的分享,应该通过这些分享来实现人类最大限度的进步。

  明年1月,我将就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校长。中国已经成为我们重要的合作伙伴,我期待通过共同合作完成更多重要的事情,期待加强科学、学术合作关系,共同为解决世界问题尽一份力。

  探索欲和求知欲在科技教育过程中具有核心作用

  问:我们在成长过程中经历了各种决定人生的考试,现在实施素质教育,但是可能由于升学压力大而效果很难持续,想知道澳大利亚在这方面与中国有什么不同?

  答:我个人认为,与澳大利亚教育体系相比,中国的教育确实有很多考试,不太重视创造力,不太重视鼓励学生,不太重视开放性思维训练,但是这些都在发生改变。

  为什么?因为中国的父母希望孩子将来走的路在改变,这些道路的规则也在改变。如果你想去哈佛,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我们不只是看成绩,还要看这些学生是否真正有探索欲、求知欲,这在科技教育过程中具有核心作用。如中国科学院大学近期在招录本科学生的时候也不只是看成绩。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招生面试的时候,我不只选高分学生,同时更多考量学生其他方面如动手实践、与他人合作等综合的能力。

  通过我对中国的观察,我发现中国只要意识到一个问题的严重性,就会立刻采取措施去改正,而且很快会取得进步。比如说我最近去北京的一些好的中学,我发现了一些非常积极的变化,评价指标上并不只是强调成绩。我相信未来中国一定会在教育创新方面做得很好,明年可能实现不了,但是假以数十年相信能够实现。

  诺奖奖牌过安检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得奖后,施密特远在美国北达科他州的祖母想要看看金牌,于是他把金牌带在身边前往美国,但在过安检时,安检机器发出了警报,工作人员围了上来……原来,纯金打造的金牌因为吸收了所有的X光变黑了,大家都没见过这样一个全黑的东西。接着施密特被盘问纯金奖牌是谁给的,他幽默地回道,“瑞典国王。”工作人员继续追问,“他为什么给这个?”施密特配合道:“因为我发现了宇宙正在加速膨胀。”然后他开始向他们解释这是个诺贝尔奖的奖牌……

(来源:中国教育报)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