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教育>>滚动新闻

深圳微芯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总裁鲁先平

留美博士 用所学回报祖国是我最大的梦想

本报记者 吕绍刚 邓 圩

2015年05月23日08:3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用所学回报祖国是我最大的梦想(逐梦英才)

  2015年,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原创抗癌新药西达本胺获准全球上市,让淋巴瘤患者得到了福音。这让“微芯生物”声名鹊起,轰动世界,也让更多人了解其创始人——“新药研发斗士”、“千人计划”创业导师、深圳微芯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总裁鲁先平(上图,资料照片)。

  翻开他的简历:协和医科大学分子生物学博士、美国加州大学药理系博士后,申请国际(PCT)、美国及中国发明专利多达80项,曾获卫生部医学科学进步奖三等奖,承担国家“十五” “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和“863”等多项重大科技专项……一切并不意外。

  “用知识改变中国原创药产业”

  上世纪90年代,鲁先平在美国学业有成,事业顺利:在一家药物公司北美研发中心研究部担任负责人,领导和组织新颖化学分子的设计和合成、新药筛选、临床前研究以及临床I期的研发。

  原本可以在美国过着非常舒心的生活,但他却把视线投向了祖国。“当时,中国在20年的改革开放后,许多产业都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唯独在医药领域,几乎停滞不前。”鲁先平回忆,我们国家有非常优秀的科学家,有巨大无比的市场和良好的制药基础结构,医药产业不应处在生态链的最底层。

  1999年在美国的一次留学生聚会上,他与朋友谈起中国医药行业现状时,第一次萌发了“要为国家医药产业发展做点什么”的想法。

  说干就干。2000年,鲁先平家中,5位来自不同领域的年轻中国学者将手握在一起,决定回国“用自己的知识改变中国原创药产业的现状”。

  对微芯创业团队而言,回国创业最大的困难并不是技术,而是资金捉襟见肘。2001年,微芯生物拿到了第一笔5000万元的风险投资,但对于原创新药研发而言,无疑是杯水车薪。

  在全球制药行业中,原创新药研发是一个高投入、长周期的产业。一个新药研发周期可能长达10至15年。这期间还伴随着研发失败的高风险。

  “新药研发周期长、投入大,加上早期没有漂亮的财务数据,公司融资遇到很大困难。”鲁先平回忆,2005年,由于融资困难,包括鲁先平在内的所有人工资都减少了一半。当初共同创业的5个人中,有两位因经济压力,不得不选择了离开。

  为了给自己造血,2006年,微芯生物决定将其正在研发中的西达本胺在国外进行专利授权。由于研发并未进入临床阶段,授权太早,微芯的授权收益有限。不过这却让企业得到了生存。

  渡过难关的微芯,在产品开发进入风险可测阶段后,投资价值逐渐得到认可,至今已经历6轮融资。随着西达本胺的成功上市,预计未来5年该公司销售额将达到5亿元。

  目前,同类药物全球仅有3家企业生产,其中两家在美国,每月治疗费用分别为28万元人民币和14万元人民币。而相比之下,西达本胺每月费用为2万多元人民币。在药物使用方式上,西达本胺采用口服,而非国外使用的静脉注射,更加便利。

  “良性循环才能点燃医药创新热情”

  除了西达本胺,微芯生物自主研发的治疗Ⅱ型糖尿病的西格列他钠已经进入临床三期,治疗癌症实体瘤的西奥罗尼进入临床一期,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药物正在研发中。

  微芯生物已经在肿瘤、糖尿病、免疫性疾病等领域建立多个原创新药产品线,并申请73项化合物全球发明专利,其中45项已获授权。

  “如果不具有风险控制能力或技术,那微芯生物成功的可能性只能为零。”鲁先平说,微芯生物最核心的是基于化学基因组学的集成式药物发现及早期评价平台。

  通过这个平台,科学家们可以去预测、评判设计的化学结构和寻找的靶点,是否具有成药的可能,然后做出科学选择,是继续还是尽早放弃。因为一旦进入临床研究阶段,花费的钱和时间最多,失败的成本也是不可承受的。

  正因为他们懂得全基因组表达,再通过计算机辅助结构设计、基于信息学的数据挖掘,从而得到强有力的预测性数据。即使成功几率只增加50%,那也意味着成药的机会就比别人多一倍,花的钱会远远比别人少。

  在鲁先平看来,中国有优秀的科学家、良好的制药基础,但长期以来以模仿取代创新的行业格局,导致我国一直处于医药产业链的底层,只有探索建立新药研发生态的良性循环,才能点燃中国医药行业的创新热情。

  当初回国时,国内的医药管理体系,尤其是创新药研发领域的政策和法律方面还存在诸多空白,这也导致了整个产业难以健康快速地发展。鲁先平常常出现在各种论坛和会议上,呼吁建立更健全的管理体系、更完善的风险投资机制和更充分的专利保护。

  “除了公司的壮大和研究的成功,我还收获了一帮志同道合的好伙伴。”鲁先平感慨,在企业十多年没有盈利的情况下,能把他们凝聚在一起的,靠的是科学家对创新研发的享受,以及个人强烈的责任心。而这也是微芯文化的精髓所在。

  2000年,当鲁先平告别家人回国创业时,小儿子才3岁半。转眼间,那个还在蹒跚学步的孩子已经到了上大学的年纪。尽管他每个月都会飞去美国和家人团聚,但难免也会听到来自大洋彼岸的抱怨声。

  “尽管有抱怨,但他们也都能理解。”鲁先平说,能够回到祖国,用个人所学回报生我养我的故土,是我最大的梦想。能够通过科学智慧去治病救人,是我最大的成就。“或许,这是每个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人心中都有的情结。”

    《 人民日报 》( 2015年05月23日 04 版)

(责编:郝孟佳、熊旭)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