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燕郊一幼儿园教师被指虐童 园方拒接受采访--教育--人民网
人民网>>教育>>滚动新闻

河北燕郊一幼儿园教师被指虐童 园方拒接受采访

2013年03月25日07:05    来源:法制日报    手机看新闻

  调查动机

  个别教师把孩子的生命健康权视为儿戏的恶劣行径,引发了公众对幼儿师资素质的质疑和学前教育现状的担忧。在获悉河北燕郊规模最大的私立幼儿园出现疑似虐童事件后,《法制日报》记者第一时间赶赴实地进行了调查。

  河北燕郊规模最大的私立幼儿园“幼幼幼儿园”,最近曝出丑闻——两名家长分别在孩子身上发现针眼和刀痕,声称幼儿园老师用针和刀虐待幼儿。

  接到家长爆料后,3月22日一早,《法制日报》记者赶往燕郊,和两名幼童的母亲赵女士、饶女士碰面。

  发现红点和划痕——孩子说“被针扎被刀划”

  距离发现儿子小泽臀部的伤痕已经过去了十天,赵女士还清晰地记得事发当天的情景。3月12日,她接到园方通知,说4岁的儿子小泽在幼儿园玩滑梯时不小心磕破嘴,于是便把小泽接回了家。但在小泽上厕所时,她发现他臀部竟然有5个红点。赵女士连忙问小泽,直到对孩子承诺“不送你去幼幼了,给你换个幼儿园”,小泽才说是“小张老师拿针扎的”,因为“我在玩滑梯的时候摔倒了,小张老师很生气说我淘,用针扎了我屁股,一共扎了五针”。

  孩子提到的“小张老师”正是带班老师,一个才19岁的姑娘。赵女士立刻报了警。

  燕郊西城派出所的民警进入幼儿园后,园方给赵女士播放了当天的监控录像。但赵女士看到里面只有小泽的几个不连贯画面,就连园方承认的小泽磕破嘴的镜头都没有,于是她认为监控录像不完整,怀疑被动过手脚。

  而经过燕郊人民医院的诊断,小泽被扎针眼处已感染,白细胞数目等各项指标有偏高迹象。

  几天后,小泽同班同学墨墨的妈妈饶女士联系上了赵女士。原来,饶女士发现,墨墨的脖子上有青紫色的划痕。而墨墨说,自己是在和小泽被扎的同一天,被小张老师拿刀划的,而且小泽被小张老师扎的时候,他也看到了。

  这下让赵女士想起来:不久前小泽腿上也出现过好几道划痕,小泽也曾说被小张老师划过,但夫妻俩没往坏处想,也就没放心上。而小泽腿上现在还有划痕留下的印。

  赵女士给记者出具了医院的门诊记录、检验报告单、小泽针眼照片、腿部划痕照片以及相关的几段录音。

  又有新情况——孩子称被逼喝尿吃鼻屎

  赵女士告诉记者,在见记者之前,她和饶女士刚从西城派出所出来,“因为有新情况要反映”。

  原来,3月21日晚,小泽突然说:“妈妈你知道什么是‘尿骚’吗?”他告诉赵女士,除了用针扎,小张老师还逼孩子喝尿、吃鼻屎!

  小泽说,小张老师曾经接来一杯用可乐瓶子装的尿,让小泽、墨墨和另外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喝。因为尿太臭,自己死活没喝,而墨墨和另外那个孩子把尿喝了下去,墨墨还吃了小张老师挖出来的鼻屎。

  但关于这个新情况,家长们均未出示证据。

  “我相信我的孩子!他还跟我说,‘妈妈我都说一百遍了,小张老师拿针扎我,怎么你们还不信?’”赵女士的眼眶有点红,她说,当她知道自己孩子被针扎的时候,就是愤怒和心痛,等知道孩子还被逼喝尿吃鼻屎,就浑身发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饶女士说,3月21日晚上,有人在她家、赵女士家的门口放了几箱牛奶和果篮,并称来道歉,但自己没有开门。“我们现在不接受幼儿园的道歉,必须先让作恶者受到法律的制裁,不能让这人再祸害其他孩子。”

  幼儿园——仅发表一纸声明,不接受媒体采访

  3月22日上午11点,记者来到了位于燕郊开发区行宫大街西段的幼幼幼儿园,幼儿园由五层主楼和三层裙楼构成,看着挺气派。当地人介绍,幼儿园已经建园10年,规模在燕郊算最大,之前口碑也很好。

  一位保安拦住了记者,说从现在起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他告诉记者,他在这工作好几年了,从来也没听过这种事。幼儿园现在教学秩序还算正常,没受什么影响,就是那个班的两个老师已经不上课了。

  “那两老师我都认识,挺和气的啊,怎么看都不像!”这个保安反问记者:“就算真扎屁股,那也最多扎一下吧?小孩子还能忍着不动,被老师再连扎四下?哪里还能出现五个针眼?”

  记者无法进入园区,便试图与该园负责人陈园长以及小张老师取得联系,核实针扎以及喝尿吃鼻屎等情况,但两人的电话一直处在无人接听状态。

  记者登录微博,找到了幼幼幼儿园在微博上发布的“园长声明”:“我园绝不允许有体罚孩子的现象发生,更不允许出现‘虐童事件’。假如‘虐童事件’真的存在,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毫不包庇,必要时会及时移交法律部门进行裁决,绝不姑息迁就,更不会推卸和逃避责任;如果经调查核实,老师确实没有此行为,我们也会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全力保护好自己的老师。”

  相关部门——案件正在调查取证中

  3月22日中午,记者来到西城派出所。一位孟姓民警告诉记者,三河市市局很重视这个案子,目前已经成立了专案组,幼儿园的监控录像也已封存,其余的调查取证工作正在进行中,所以具体的情况不能向媒体透露。

  记者离开时,得知该民警正在核实赵女士当时带小泽去医院看病的细节,并称还要去赵女士家中,给孩子再做一次笔录。

  3月22日下午,记者和赵女士来到燕郊开发区教育局。负责此事的张科长告诉赵女士,教育局成立督导检查组已经进驻幼儿园,家长反映的“喝尿吃鼻屎”情况,检查组也已知晓,正在调查之中,请家长放心。

  3月22日下午三点多,记者在赵女士所住的小区,见到了4岁的小泽。孩子蹦蹦跳跳地对记者喊着“阿姨好”,记者并没有看出他有什么异样。但正当记者和赵女士小声说着“幼儿园”、“医院”之类的字眼时,小泽捏了一个橡皮泥过来,指着这个细细长长的怪东西告诉记者:“阿姨,小张老师的刀就是这样的,尖尖的刀!”

  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进展。

  □特别调查

  本报记者王晓雁

(来源:法制日报)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