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办“寒门学子课堂”老师全是清华北大毕业生--教育--人民网
人民网>>教育>>滚动新闻

大学生村官办“寒门学子课堂”老师全是清华北大毕业生

2013年03月07日10:55    来源:现代快报    手机看新闻

每周六上午的两节课,内容都很丰富,主要分课业辅导和课业拓展两部分 安德门社区供图

清华大学的毕业生刘振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能进入“角色”:刚来到雨花台区赛虹桥街道安德门社区当了个把月“村官”,他就能顺利开办“周末学堂”。每周六上午,辖区内的外来务工人员和贫困家庭子女都能在社区里免费“开小灶”。值得一说的是,为他们授课的全是清华北大毕业生,志愿者队伍已达46人。截至目前,学堂已开讲了两次,刘振最担心的“冷场”从没出现过,他反倒被家长学生的热情给吓到了。不过,刘振对这个结果似乎还很保守:“效果怎么样,现在还不好说,再等等吧。”

能文

国学、军体拳

都被搬进课堂

今年2月23日上午,安德门社区活动室内,“周末学堂”首次开讲。一大早,刘振就来到了社区,摆好了桌椅后等待大家。

“他最怕的就是冷场,前一天晚上还给学生家长一个个发去短信。”社区副书记徐舒回忆道,直到9点半前,一个个孩子来到了社区,刘振的心才放下来。

在第一节课上,为大家讲课的是清华大学博士吕政良。课堂的主题是:何以为学。“一开始,我很担心他会把这些问题说得很深奥,孩子们听不懂,所以在上课前,我跟所有老师都说,要用最简单最易懂的话来授课。”

事实证明,刘振完全是多虑了。“课堂效果特别好,就连家长也听得津津有味。”看着孩子们抢答问题,刘振高兴坏了。吕政良还准备了很多逻辑学的材料,有机会还会来讲课。除了逻辑学这样的学科外,其他老师也是个个身怀绝技,有的是数理达人,有的能歌善舞,这都可以成为日后的授课内容。

“第一节课比较特殊,类似一个开课仪式。”刘振说,常规的开课时间为每周六上午9点半到11点半,课程主要分为课业辅导和课外拓展两部分。而在上周六的学堂上,志愿者则教起了孩子们军体拳。

现在,刘振已经把课表一直排到了今年8月底,每个周六上午安排几名志愿者来上课,音乐、写作、摄影……几乎每个门类的兴趣爱好都被囊括其中。

玩泥巴的孩子

引发他的“灵感”

刘振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毕业生。去年,他毕业时听说全国各地都在招村官,他动了心。“我想在基层多锻炼一下。”去年,历经层层筛选,他来到了安德门社区。

可工作真正开始了,各种琐碎的事着实让他有些头大。“刚上班时,真有点找不着北。”不过,刘振心里笃定,来了就要为居民们做点实事。

去年10月,他下班回家时,正好经过臧家巷一带。几个孩子蹲在地上,玩着泥巴,这样的场景让他颇有感触。“他们的父母都要忙着打工,根本没时间管孩子,也没能力供他们上辅导班,一放学,孩子们就放羊了。”大学期间,刘振曾做过家教,他寻思着,要是能为这些孩子找来老师,提供免费的课外辅导就好了。

为了摸清楚情况,刘振特地做了调研,结果让他颇为吃惊:60%的家长表示周末要加班,无暇顾及孩子。

“一开始怕想法不成熟,但做完这个调研后,我觉得确实得干起来了。”刘振将想法上报后,社区党总支书记娄翠红也十分支持。“大家都挺支持我,我就放手去做了。”刘振拟了一份计划书后,活动就着手准备了起来。

托校友拉来的名校团队

计划敲定后,刘振在社区内张贴了宣传海报,鼓励符合条件的孩子报名。“年龄最好在小学三年级到初二之间,民工和贫困家庭子女优先。”海报刚发下去,就有30多人来报名。

孩子不算少了,可老师去哪找呢?大学期间,刘振曾负责过勤工助学工作,这也算是他的“老本行”。为了节省费用,他首先就排除了请专职教师授课的想法,而是发动人脉关系,找校友来帮忙。

“我认识几个哥们,都是在南京工作的校友,我就找到了他们。”为了让对方认识到这件事的“意义”,他总会带着校友们去城中村走走。“一圈走下来,他们看到那些孩子单调的课外生活后,就都觉得我的想法是对的。”后来,许多刚被他拉进来的校友也开始带朋友加入。

“到了今年年前,基本就敲定了下来,一共有46个志愿者。”这些志愿者中,大多数为清华毕业生,其余是北大的。“文理工商,什么专业的都有。”刘振还为这个队伍取了个名字:水木未名志愿服务队。刘振坦言,起这个名字主要是因为目前只有这两个学校的毕业生参与。“选择清华北大的毕业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跟他们比较熟。”

儿童节想带孩子们去北京

“我从小生长在农村,很能了解到这些外来务工者的不易。”刘振说,他老家在山东农村,这个成长经历也正是他特别留意民工子女的原因之一。

现在,“周末学堂”才刚刚开课,却已引来了许多家长,其中不乏城市家庭的孩子。对此,刘振坦言,大家可能是被“北大清华毕业生授课”的招牌吸引了,但社区的条件毕竟是有限的,如果报名人数太多,暂时只能先满足民工和贫困家庭的子女。

学堂已经引来了很多方面的关注,这也为刘振平添了几分工作以外的压力。“说真的,现在效果怎么样,真不好说。”他说,现在可能还有很多问题暂时没有暴露出来,还需要不断磨合才行。

“我给了自己一个期限,到今年8月是第一阶段,效果如何到时再说吧。”刘振说,他希望等到那时,学堂的效果达到了他所预期的程度,他再来介绍其中经验。

对学堂的想法还有很多,很多还没有开始真正实行。比如为孩子们贴小红花等奖励制度,鼓励大家多参与活动;课程的编排如何优化等等。“边摸索边改进吧。”

短期内,他倒是有个计划:在今年儿童节的时候,选几个表现优异的孩子,带他们去一趟北京,去清华和北大走走,也是给他们立个目标。

认真踏实想法多

刘振的老家在山东,一米八的个子,长得挺魁梧,可他的性格和身材差距可远了。

昨天,当他和现代快报记者聊天时,显得有些腼腆。“以前我来做村官的时候,很多人就觉得我傻,但我觉得这份工作更有意义。你看,周末学堂不就帮助了很多人吗?”和他一贯的谦虚相比,只有说出这句话时,他才流露出些许“成就感”。

“他交上来的计划书特别详细,很多细节都考虑到了。”安德门社区副书记徐舒也是一名大学生村官,要比刘振早来3年,谈到这个“弟弟”,她总是赞不绝口。“踏实、细心,一点架子都没有。”徐舒说,早在刘振来社区前,大家也曾有过担心,这么一个名校毕业生,会不会眼高手低。但事实是,这个小伙子除了偶尔有点经验不足外,做起事来的认真劲可足得很,想法也多。“他的计划书,我们对其中一些内容进行补充后,就能按着操作了。”

对于徐舒的夸赞,刘振有些害羞。“既然来了,就得好好做出点什么。”刘振说。

志愿者代表:

汪建翔,清华大学2010届毕业生,现在南京工作

我和刘振在大学时就认识,但这次活动我是在我们的共同好友的介绍下报名参加的。我的专长是数学,上周就去给孩子们辅导了这方面内容。

同为清华学子,我为刘振的做法感到自豪,他也为我创造了帮助别人的机会。我告诉刘振,“只要周末我有空,他随便安排我的课程。”

家长代表:

陈女士,在南京打工的苏北人,儿子在上小学四年级

我是苏北人,我和丈夫带着儿子在南京打工。周末时,我们想加班能多赚点钱,孩子只能自己待在家里,也没给他请家教。

我们的文化水平比较浅,想给女儿好一点的教育,有时也不知该怎么做。北大清华的学生在我们心里,那是很牛的,他们能为我们的孩子上课,给我们的帮助太大了,谢谢他们。

网言微语

@我爱团团2656190113:赞,社会是由这些实际行动的人推动的。

@一席话天下:期待更多村官做这些事情,接地气!

@李映文:期待更多类似关注农民工子女教育的公益。

@yuan1686868:赞一个,坚持。

(记者 刘旌)

(责任编辑:杨玉君(实习)、熊旭)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