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海原县:上学前班要买“赞助票”一票难求--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人民网教育频道>>滚动新闻

宁夏海原县:上学前班要买“赞助票”一票难求

2012年09月17日08:22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马龙(化名)花500元买来的海原一小的“赞助票”。 记者 马富春摄

  从大山里搬到县城,眼看着6岁的孩子要上学前班了,宁夏海原县农民刘强很是高兴。可到学校报名时,却因没有“赞助票”被拒之门外。想尽一切办法,经朋友托朋友,最后找到学校的老师,花了300元,终于得到一张“赞助票”,孩子得以入学,刘强这才如释重负。

  上县城小学学前班必须得有“赞助票”。新学期开学,海原县很多学生家长有着和刘强相似的经历,他们发现学前班报名都需要“赞助票”,一张“赞助票”缴费300元到500元不等,而且并不好找。

  何为“赞助票”?“赞助票”从何而来又为何一票难求?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赶赴宁夏海原县一探究竟。

  没票就报不上名

  刘强家在海原县大山深处的红羊乡刘套村,世世代代以种地养羊为生,由于家境贫寒,刘强读完小学一年级就去帮大人放羊了。这一放就是20多年,如今他的孩子都快上学了。

  年前,为了让孩子能上个好的学校,刘强一家离开了世代居住的大山,来到了海原县城。

  刚到县城,人生地不熟,一时找不到生计,刘强就卖掉家里的羊,维持一家人清贫的生活。为便于孩子上学,他们还在学校附近租了房。

  买上新衣服、新书包,9月10日一大早,刘强带着孩子报名时发现,很多人都有“赞助票”,自己买不到票,孩子无法报名入学。周围的人告诉他:“要赶紧想办法搞到‘赞助票’,再迟就没了。”

  这个大山里走出的男人顿时傻眼了。前不久,他刚听说上学前班还要“赞助票”,这下起了个大早,还是买不到“赞助票”。

  为了能尽快得到一张入学前班的“赞助票”,刘强给海原县城所有的朋友打电话求援。最后,通过朋友托朋友,找到了海原三小的一位老师,交了300元,他得到了一张“赞助票”。

  早就听说了上学前班要有“赞助票”,家毗邻海原一小的马龙并没将其放在心上。“我家的孩子不要还能要哪里的。”马龙觉得,自己家离学校这么近,户籍又在县城,孩子在海原一小读学前班不会有什么问题。

  9月10日,当马龙带着孩子去一小报名时,经历了和刘强一样的遭遇。想到自家就在学校旁边,还上不了学,马龙感觉很冤,他找过学校的老师,可老师们总以学校有规定为由,不予理睬。一头雾水又无可奈何的马龙只能托人找关系,想办法去找“赞助票”。第二天,经熟人帮忙,马龙交了500元,才拿到了海原一小的“赞助票”。

  为了让孩子进海原一小读学前班,海原县海城镇教委的摆老师最近也为“赞助票”忙碌了好一阵。“2000元都得交啊,娃娃念书呢,没办法!”摆老师说,虽然这个钱交得很窝火,但现在都形成了这样的风气,老百姓也没办法,学校要多少就得交多少,只要孩子能上学就行。

  很多农村孩子进城念书导致“赞助票”一票难求

  在海原三小的橱窗里,有醒目的校务公开栏,其中一栏中公开了各年级的收费标准。在学前班一栏,按照宁价费【2009】54号文件的收费标准,应收学杂费270元,课本费31.5元,作业费3.2元,合计304.70元。中国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公示栏里没有任何赞助费的信息。

  马龙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出具了自己颇费周折得到的“赞助票”。所谓“赞助票”,就是一张“海原一小学前班学生入学通知单”。

  该通知单开头明确“你单位职工____的子女____于二○一二年九月十五日至十六日两天到我校报名注册”。其后是6项报名条件,落款有海原一小教导处的盖章和负责人的签名。通知单右下方显示“生入字号”。

  “只要找到人,交上钱,就可以拿到‘赞助票’,也不一定全是给干部的。”在马龙出示的通知单上,除了学校教导处的盖章、一个签名和右下方的入学号,再没有任何单位和学生姓名的信息。马龙说,交钱领“赞助票”时,没有给任何票据,报名时出示一下就可以了。

  孩子上了海原四小的学前班,进城农民田小林说,比起一小,四小“赞助票”的价格还低一点,票也不是很紧张。

  刘强孩子所在的海原三小附近有大量进城务工农民租房居住,“赞助票”较四小紧张多了,但农民还是想尽办法要上城里的学校。

  “去年一小的‘赞助票’是300元,今年涨到500元了,去年其他学校没有‘赞助票’,今年全都有了。”在刘强住的地方,有很多从海原乡下搬迁来的农民,他们的孩子都在县城的各小学上学,大都经历过求人托关系找“赞助票”的事。

  “学校只收城里的干部家的孩子,干部买票容易得多,我们农村的孩子上个学真是太难了。”王玉兰一家去年从树台乡迁到县城,她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为了两个孩子上学前班,除了交300元的赞助票费,光托人走关系就花了1700元。

  “乡里没好老师,在县城有学上就行了,大人苦一点也没关系。”来自史店乡田拐村的田俊的两个孩子都在海原三小上学,她告诉记者,农村学校的教师有的不好好教课,家里农活忙时,甚至有雇用当地初中生或高年级学生给小学低年级学生上课的情况,“我们苦了一辈子,再把孩子放在那里,就没有希望了”。 田俊说,在他所在的村子,条件稍好的家庭,孩子五六岁时,大多在海原县城租房子,供孩子上学。

  “村里的学校6年前就撤掉了,孩子上小学去最近的樱桃村要翻一座山、过一条沟,去乡上的学校更远。”刘强说,孩子这么小上学就要翻山越沟,确实很担心。

  “现在‘赞助票’确实是一票难求。”马龙说,这几天,很多家长都在打听哪里有票,只要有票就行,不在乎出多少钱,也没想过交的这个钱是干什么的。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