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视点:教师节变味,谁解“红包”焦虑症?--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人民网教育频道>>滚动新闻

新华视点:教师节变味,谁解“红包”焦虑症?

2012年09月10日12:36    来源:新华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新华网北京9月10日电(记者凌军辉、王莹、仇逸)又到教师节,国人尊师重教的传统,正演变为两难的道德考题。连日来,记者在上海、江苏、辽宁等地调查发现,在一些热点中小学,一边是家长苦恼送不送礼、送多少,一边是老师纠结收不收礼、怎么办,双方均患上“红包”焦虑症:理想教育的天平承载不了越来越重的红包。

  国务院近日下发的《关于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强调,对教师实行师德表现一票否决制。“家长苦恼、老师纠结”的“教育红包”为何严禁难止?如何维护师德尊严,重塑健康纯洁的师生关系?

  “教育红包”渐渐升级,家长老师焦虑加剧?

  这几天,对女儿小学二年级开学的喜悦还未散去,上海的包小明开始犯愁教师节给老师送什么礼。鲜花贺卡不实惠,现金和卡太直接。经过反复挑选,她为老师准备了两罐精品龙井,既有文人雅趣,价格也很到位。“给老师送礼最麻烦,既要保面子,又要顾里子!”

  和包小明一样犯愁的家长不在少数。记者采访发现,教师节送礼的重灾区主要是各地的一些知名中小学,对象集中在语数外等主科老师和班主任。沈阳市一所热点小学的王老师说,新学期开学以来,全班40名学生,超过一半的家长都送了礼,普遍价值数百元,还有的直接拿信封送现金。

  面对接踵而来的“红包”,很多老师并不像家长想象的那般满心欢喜。“家长的红包越厚,老师的压力越大!”南京白下区一位小学五年级班主任李老师说,拒收家长红包时常拉拉扯扯,有时还有学生在旁,场面非常尴尬。有时虽然拒收成功,但明显感觉和家长的关系疏远了。“有时候家长送的礼物实在退不回去,心理压力会非常大。该怎么对待孩子,学习管理和生活照顾到什么程度,就怕拿捏不好,都快得强迫症了!”

  从上世纪80年代的大米、腊肉,到90年代的鲜花、水果,再到新世纪的现金、购物卡,随着礼物逐渐升级,教师节开始变味。北京一所知名小学的学生家长透露,随着现金和卡数额增大,为了规避风险,这几年流行给老师送旅游,“开始是国内游,后来是出国游,没个三四万元根本拿不下!”

  不断升级的“教育红包”让师生关系、家校关系不再纯洁。“开学才3天,就学生座位问题,一年级8个班主任所接的电话短信不停,甚至有家长直接要求给孩子安排4排2座,即靠讲台中心的位置,并表示教师节一定好好‘感谢’老师。”上海一位全国劳模小学老师说,面对这样的暗示或礼物,自己会坚决拒绝,不然班级的正常教学工作根本没法开展。

  在沈阳市铁西区兴工街第一小学校长张吉新看来,红包带给教育的不是助力,而是阻力。“如果家长和老师的关系异化为金钱关系,充满了铜臭味,老师如何教书育人?何谈言传身教?”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