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启功先生百岁诞辰 师者启功 组图--人民网教育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人民网教育频道>>滚动新闻

纪念启功先生百岁诞辰 师者启功 组图

2012年07月30日10:12    来源:光明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7月26日是先生百岁诞辰,本刊特刊此文以志纪念。

  反对机械死板的分段教学

  这家,那家,在启功先生看来,只不过是一个说辞,他认可的是“教师”二字。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这的确是个问题。

  “我甚至想,当初辅仁大学并入师范大学之后,当时的领导一定很犯难:究竟把启先生分到哪个系?中文系?历史系?还是美术系?分到中文系又该分到哪个教研室?古代文学?古代汉语?民间文学?那时还没有什么书法系,如果有,也许就分到那里去了。而最后分到古代文学,又让他教哪一段?先秦?唐宋?还是明清?”在启功先生诞辰100周年的纪念会上,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赵仁珪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可不是,尽管启先生谦称“东抓一把,西抓一把”,但他的确是精通各种学问,包括文学、文献学、文物学、小学、史学、民俗学、红学、佛学等等,而且又是书法、绘画大师。

  “众所周知,启先生分到古代文学教研室之后,最反对的就是机械死板的分段教学。”

  他曾把古代文学分成三段或四段比喻为吃鱼,吃鱼可要“中段”,但鱼的中段能硬性规定从第几片鳞起,到第几片鳞止吗?文学的发展难道都是随一代帝王的兴起而兴起,又随一代帝王的灭亡而灭亡,从而可以硬切成几段吗?

  正因为启先生反对死板的分段,提倡通学,提倡要打下广博的基础知识,提倡对自己非本专业的知识也要有所涉猎,并巧妙地比喻为“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用以启示学问不仅要贯通、还要旁通、横通。

  他特别强调要把文献学、小学的知识有机地融合到文学的教学中,谦虚地将自己讲的课称为“猪跑学”。

  “所以他的教学才能那样游刃有余、深入浅出、点面结合、举一反三,有如高明的全科医生,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有的教师,却不能做到这一点,教先秦《左传》的,却教不了汉代的《史记》,尽管这二者之间有那么紧密的联系;教宋诗的却不知宋诗的特点实际滥觞于唐代的韩愈等人。自己对中国文学的认识就是破碎的、肢解的,那怎么能教会学生对中国古代文学有一个全面清晰的认识呢?事实证明,过细的分科绝不利于教学。所以我们应提倡教师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古今中外,乃之三教九流都应该略知一二才好。”赵仁珪教授深有感触。

  书法只是业余爱好

  “职为人师,人之所敬。虚心向学,安身立命”

  启功先生自己曾写过一个座右铭:“职为人师,人之所敬。虚心向学,安身立命。”启先生说他首先是一个教师,然后勉强算是一个画家,书法只是他的业余爱好。

  在朱玉麟的回忆里,有过这样的描述:“作为研究生,我们的受教往往是不定期地到他家中闲谈,有时候一两周一次,有时候一周两三次。因为他的见多识广,总是在海阔天空的闲谈中使我们得到知识的积累和思想的锻炼。他在家的日子,来自五湖四海求教的人永远是座无虚席。除非那些人是有特别的约定。否则,中午我们轻轻一敲门,先生便马上把我们让进屋内,然后朝先来的社会名流一拱手:对不起,老兄,我的学生来了,我要上课。于是我们坐下来,也还是一样的闲谈。但在他的心念中,他对我们有着义务和责任,我们的到来就是他尽责的时刻。”

  “他86岁的那年春夏,完完整整地给我们上过他人生最后一次系统的课程。每两星期上一次,他早早地挪动着脚步,将家里的椅子集中到客厅,给我们拿好茶杯,然后开始一个上午的讲授,讲他几十年来一直思考着的中国古代学术史和文献学问题——在那样的时候,他不应门,也不接电话——后来甚至把电话拔了;在那样的时候,没有什么比他作为一个导师在恪尽职守时更为重要。”

  启先生带研究生还有很多值得提倡的教学方法,如到研究生的宿舍去开课,让研究生到自己家中来听课,而其授课的方法又有独到之处,他戏称之为“熏”,戏称为“天上一脚,地上一脚”,强调一对一的因人施教。

  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副会长柴剑虹说,陈垣校长曾跟启功先生谈起“教学九条”,启功先生一辈子记住并实践了这九条,并将其归纳为四个字:循循善诱。讲师承关系,包括传承这种教学方法、教学精神,而不只是限于某个学派。同时,也要提倡创新的精神和方法,包括要放手让自己的学生独立地思考、大胆地求索(也就是启功先生常常强调的“敢于捅马蜂窝”)。这些,都是中国传统教育中的精华。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